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星辰之下 四十一

索伦想要离开的心思并不难发现,黑暗是逃跑的最好掩护,风和雨可以扫掉逃跑时所产生的一切痕迹,但阿拉贡绝对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

“这不是个好主意,”瑞达加斯特从桌子底下伸出头来说道,“等他走吧,那样更安全。”

“然后让他去祸害别人?这我可做不到。”阿拉贡朝莱格拉斯看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拿起枪离开了监控室,莱格拉斯离开前还非常体贴地帮瑞达加斯特关上了门,从监控屏里可以看到他俩沿着走廊一路上了四楼,而此时此刻在一楼的索伦已经开始下令准备离开。

事实上,很难有人说清楚索伦目前到底是否还有理智——在大部分时候他看起来都很平静,但他的随从们却根本不敢对他说任何一个字,在杀人的时候这位先生从来不考虑到对方是不是自己人,这使得目前还活着的这些也不敢去思考自己是否还有走出这个监狱的机会。

但即使人人都知道索伦是个疯子,这些家伙也从未考虑过背叛——并非没有人做过这种事情,只是那个敢于对索伦动手的家伙早就被这个疯子敲断所有骨头挂在门口示众的形式宣告过背叛的代价,况且这些跟随者对于其他人哪怕是同僚的性命并不太放在心上,他们都是罪大恶极之辈心中毫无善念,杀人放火之类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家常便饭,而索伦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提供给他们肆无忌惮行事的魔王了。

一般情况下索伦很少会对外在的人和事产生兴趣,但今天他们可以敏锐地发现他们的主人对还困在下面的那两个小子有几分兴趣,带着点想要玩猫捉老鼠游戏的他在示意让喽啰们准备车辆的同时情不自禁地想要去玩弄、想要去捕捉他们,当然他们必须活着,但活着的定义却非常宽广。拉出肠子一时也不会死去,切开非主动脉的血管也不至于立刻丧命,索伦想看他们挣扎、想看他们彼此彼此残杀的样子。

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血腥画面,有时候是阿拉贡和莱格拉斯有时候是他自己和另一个人,画面穿梭交织在一起的结果是有那么几分钟索伦差点以为自己不在美国沙漠的中心而是在欧洲的城堡。他带着带看向远处,盼望着能够看到那两个家伙出现在楼梯口的身影。

抓住他们。

蹂躏他们。

看着他们垂死、看着他们绝望。

“其实,有一个长得还有点像你,”他轻声说道,金色的头发微微遮住眼睛,掩盖住了许多不断涌现出的回忆画面,某个名字在他唇齿间转动却始终不曾说出口,“我倒挺希望他和你有那么点血缘关系,你倔强什么都不肯说,但愿现在上来的那个肯说些什么。”他转过头冲着某个角落——那个地方空无一物——絮絮叨叨地说起了自己“光辉伟大”的计划,而被他看中莱格拉斯正跟在阿拉贡身后走进三楼的监狱长办公室。

他们在里面转了一圈,很遗憾地发现能够联系外界的设备已经统统被砸毁了——当然好消息是控制整个监狱的电波干扰器也被破坏,他俩得以在手机储存柜的残骸里找到一只勉强可以用的。

“出去之后我一定会记得给自己换个这牌子的,”莱格拉斯拿起自己那被一脚踩碎的手机带着点伤感说道,“显然太过智能就欠缺了点牢固。”

阿拉贡朝他笑了笑,然后低头开始拨电话,被子弹擦过一角的手机在通话功能上显然还能继续运作,这让年轻的警察先生松了一口气,而接下来甘道夫的声音总算让这两个一直以来提心吊胆的年轻人不约而同地坐在了地上,“甘道夫,索伦越狱了。”

“我们已经知道了,事实上今天并不只有你们一批人突然来监狱,埃尔隆德也派了人来……显然那位先生已然遇害了。”可能是因为信号问题,也有可能是因为手机本身岌岌可危,司法部长先生的声音带着点咝咝作响的电流声听起来有些模糊,“只要索伦不知道你们还活着他就不会来找你们!因为天气的关系可能我们还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不要做危险的事情!”

“……抱歉,甘道夫,”阿拉贡朝莱格拉斯苦笑了一眼,“事实上他知道我们还活着。”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我和莱格拉斯,他见过我们。”

他俩很清晰地听到了甘道夫骂了句脏话,但当司法部长先生还想在说些什么,那个不过勉强使用的手机看起来已经到了极限,屏幕在飞快地闪了几下白光之后,便再也没有办法操纵了。阿拉贡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但当他将刚才那段话再仔细思索一遍之后,敏锐的警察先生就发现了蕴藏其中的可怕信息。

埃尔隆德派去的人。

埃尔隆德……

这意味着甘道夫的信息来源极有可能出自自己可敬的养父,而考虑到他与自己身边这个年轻人的父亲之间存在的恋情,势必等于瑟兰迪尔也知道了发生在监狱里的一切,“莱格拉斯,你父亲知道你在这儿了!”

金发年轻人呻吟了一声,带着点不知所措朝身边的警察先生看去,显然阿拉贡对此也毫无办法——两个晚辈几乎已经能够想象双方至亲在接到消息时是多么惊慌失措,埃尔隆德可能还会稍微冷静一点,瑟兰迪尔却只有莱格拉斯一个孩子,而莱格拉斯要想的比阿拉贡更为深远一些,虽然他对埃尔隆德了解不深,但却是从小到大在瑟兰迪尔身边长大的,公爵先生为了儿子的平安花费了相当大的心思,而在那些各式各样的老师背后是几乎无法逾越的瑟兰迪尔自己。现在的莱格拉斯也许在面对索伦的时候还有所犹豫,但如果换成是瑟兰迪尔的话,那个看起来永远都像是能够参加晚宴一样的父亲是绝对不会像他这样在地下徘徊,这和胆怯与否并没有关系,而是在经过无数实战之后才具备的直觉。

“我们上去。”莱格拉斯对阿拉贡说道,这个年轻人其实非常清楚,如果瑟兰迪尔在这里,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上楼去的,在刚才漫长的僵持过程中,他已然有些明白了索伦的想法。

这也许是所有反派的通病,他们压根没有办法保守秘密,反而越是困难的谋杀越是容易激起凶手想要倾诉的欲望,当时的动作、当时的心态,甚至是风的方向都可能成为他们津津乐道的谈资,人证作为证明他力量的一种方式,才是索伦并没有对自己下狠手的原因,而现在这也变成了自己行动的主要方向。

阿拉贡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率先跨出了办公室的门。

 

 

对了回答一下前几天有人回答我的问题

莱格拉斯和索伦打是绝对打不过索伦的……理由其实蛮简单的,虽然一个是神级外挂,但另一个是不要命的神经病,后者显然更难对付一点

评论(7)

热度(30)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