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

[帝二世]我的危险情人2

二、

伊斯坎达尔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在接培宋的电话,他身边的几个人里就属培宋最唠叨,以至于这个原本应该十五分钟就结束的话题拖拖拉拉了接近半小时,“你说快点!”他忍不住打断那家伙的抱怨,顺手将来复枪的瞄准器拆下来塞进了钓鱼包的侧袋里,“我已经知道时钟塔里的只有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鬼了,然后呢?不过就是抢了那位lord三笔生意,况且对方也不怎么在乎的样子,没有气冲冲的必要。”

“抛出两个小鬼,这和蔑视我们有什么区别?”培宋非常不满地哼了一声,“虽然我……不,应该说我们所有人并不赞成您将一部分生意挪到英国这一决定,但既然要进入英国就必定会和时钟塔开展,对方不可能允许我们切下蛋糕的一部分,我们也不可能看...

[帝二世]我的危险情人(1)

双向隐瞒自己身份的史密斯夫妇梗

大帝去钓鱼其实就是去处理马其顿的生意了(

先说一下这里面藏了个非常重要的时事梗,就是昨天新闻说希腊突然开始还债了(我知道很多人都不会注意,但这个梗才是我突然想写这篇文的原因


一、

最近时钟塔的lord不太顺心,前几天有三路生意被人突然截了胡,当然生意这种事情原本就是你情我愿,他派出弗拉特和斯芬去谈本来也就没想着能顺顺利利,毕竟众所周知,这两个年轻人能干是很能干但在人情世故上总欠缺了几分火候,而时钟塔其他几位声名赫赫的先生小姐们素来在武力上更胜一筹,自然不能指望他们谈判的手段。

不过若是三笔生意被各路人马一抢而空倒还能让人释怀一二,但统统...

帝韦伯同人短篇集《forever》

购买地址:请点这里

二维码地址见图2

封面 @EGG_ 

里面收入了帝韦伯的短篇散文和小短文20+篇

大部分在lofter都有,可以顺着TAG找~

发货日期在12月,CP摊位暂时未出,等出了会补上~

ღ( ´・ᴗ・` )比心

[帝韦伯][帝二世]美味关系

首先,帝韦伯的短篇同人集《forever》淘宝地址点这个 

封面是 @EGG_ 太太画的

这周六就可以拍了,不过考虑到最近众所周知的状况,也不想给代理和我自己带来没必要的麻烦,所以本子12月发货

====================================

埃尔梅罗二世先生站在厨房里,蹙着眉拨弄着厨房菜谱APP,格雷站在边上欲言又止,这位小姐自然是有足够理由表现出不安的,作为入室弟子,一直以来都是她负责照顾这位时钟塔之星,自己老师在家务能力上的水平如何她是心里最有数的那个,“那个……师傅,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二世先生看着菜谱APP...

[帝二世]战棋游戏

…………………………emmmmm

火焰纹章天下第一(

韦伯要是火纹主角,他早气死了

======================================


自某著名战棋游戏上市之后,埃尔梅罗二世先生便开始了例行的攻克之旅,兴许是因为游戏种主角的职业与他相似的关系,他莫名其妙地就对那三个班级真情实感了起来,以至于非常难以接受剧情后半段自相残杀的部分,一周目的时候他不知剧情,二周目便不得不开始了艰难的学生拯救计划,但即使如此也有绝对无法被拉到己方的少男少女。

这位老师其实心里清楚,这世上大部分合家欢结局只会存在于迪士尼的动画片里(况且这两年也不太走这种路线了),以游戏中的设...

[裴洛]中秋

裴元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洛风在厨房刷螃蟹,案板上摆着已经和好了的面团和肉馅,还有各种早就已经配好了的菜。和洛风不同,裴元是个吃块面包就能过日子的家伙,在过去还没谈恋爱之前,这位医学院首席的个人形象往往是披着头发、叼着面包、穿着T恤、拖着拖鞋,总之怎么舒服怎么来、怎么方便怎么来。

洛风就不一样了,兴许是曾经照顾过生活技能几乎为零的师傅谢云流,他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日常生活都很有一套,以至于这两个人同居在一起之后,裴元往往会生出自己站在厨房里唯一能做的就是吃这种微妙错觉。

这种事情洛风是绝对不会介意的,甚至他很高兴地看到裴元喜欢他做的菜,但谢云流却看不得这个,大概是一直以来这位法学系大佬心有愧疚的...

[帝韦伯][帝二世]亚里士多德如是说

官方用主任来论证帝韦伯是真爱,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能用亚里士多德来论证他俩是真爱啦!

私设,柏拉图的宝具是雅典学派,能够将古希腊所有先哲召唤在一个场景里,大家对学术进行讨论,因为是柏拉图的宝具,所以场景固定会召唤他的老师苏格拉底、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本文就是亚里士多德就《会饮篇》的相关内容对老师及在场的其他先贤进行针对自己学生恋爱问题的讨论。

大部分都在瞎说,不过说一下人际关系,色诺芬是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也是苏格拉底的学生,从岁数上算色诺芬是柏拉图的师兄,阿伽松是苏格拉底的朋友、阿里安是亚历山大的脑残粉,也是色诺芬的崇拜者、斐德罗和阿里斯托芬是柏拉图的朋友

==============...

我以前觉得自己写短篇写得可垃圾了!

你看还不是被逼出来了(

[帝韦伯][帝二世]冰块

我觉得迦勒底的酒鬼应该会都很喜欢政哥哥的白酒……

这周忙翻天天加班_(:з」∠)_

本来跟土豆太太说好我周四更,但实在是太累了回到家就睡着了

土豆太太想看大帝把二世完全藏在披风里!

====================================

自从东方的那位皇帝来到迦勒底之后,酒鬼们的可选余地又多了一些,只是与其他酒类不同,真正优秀的白酒从外表看上去与净水毫无区别,如果放置在密封的玻璃瓶里,光靠肉眼并不能第一时间判明内容物,而众所周知,迦勒底里热爱搞事的从者数量远超标准,以至于加班加点到晕头转向的埃尔梅罗二世先生一不留神灌下了小半瓶。

先是惊天动地的咳嗽声,然后是因为受...

额,有人要看二世的星盘

捡主要的说一下


太阳落在天秤座,代表追求高等知识或杰出地位的强烈意志。这会产生一种科学的倾向,对於智识和了解生命的运作有热切的渴求。由於这种好奇心,会积极追求新事物,尤其是当太阳位於某些星座的时候。

喜爱旅行,喜爱探知各种可能性,兄弟姊妹、邻居通常在你的生命中非常重要,但要注意表达及沟通的方式,这对他们相当重要。

月亮落在白羊座

月亮处于白羊座时,会使得个人倾向浮动,而且具有受情感驱使的本质。月亮在这个位置的人通常行事轻率,而很少顾虑到后果,常突然一时气愤,但是很短暂很快便忘记了。


水星落在天蝎座

水星在天蝎星座的人拥有强烈的直觉,能够了解一些深奥...

[帝韦伯][帝二世]星座

今天在课上,埃尔梅罗二世先生没收了三本星座书,这些可不是天体科流出的参考类读物,而是那群麻烦的小鬼不知从哪个书店里买来的今年星座运势大全——那些不过是骗骗小女孩的东西,如果每个人都照着它趋利避害那才真是贻笑大方,不过明明在座的都是魔术师,星盘图到底如何摆弄应该是每个人的必修课,居然还有人会相信诸如今天穿绿色就会碰到好运之类的事情实在是不可理解。

在大部分时候,这位时钟塔的著名讲师总会对这种小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今天预定的课程本来就是星相学相关的知识,而底下的学生又如此的不给面子,让这位先生大为光火,“如果每个星座的人都按照这本书上的指示去做,那满大街就只有十二种人了。”

“但老师,星座与...

[帝韦伯][帝二世]暴君2 下

ps.韦伯作为英灵被召唤的面板参考FGO,不过鉴于他是韦伯本人被英灵化,而不是被某个英灵凭依,所以除了幸运值会提高,其他都有不同程度的削弱(他也不需要其他数值,基本没有他打架的戏份,有也是菜鸡互啄)

ps2.琐罗亚斯德教的善恶双神里有个熟悉的角色,叫安格拉·曼纽……

ps3.这名字我想了好久好久,没有比它更合适的啦(

=======================================

当然仔细想想居然讲不好到底谁受得惊吓更大一点,主持仪式的祭祀显然没有想到就这么点祭品居然能够成功,所以在看到韦伯坐起来的瞬间也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惨叫,当然比起受到惊吓的少年魔术...

[银英]东方快车谋杀案10

如果没有那条小狗的话,奥贝斯坦先生兴许会被人当成是罗马尼亚的吸血鬼,毕竟他身材消瘦、面无血色、双眼偶尔会闪烁着微妙的红色光芒——后者的存在让侦探先生愣了一下,“这是义眼吗?”

义眼和假肢作为正常的医用临床康复辅助物品,对于其他国家的人来说,因为意外而不得不安装它们属于非常正常的事情,但考虑到那位先生的国籍,反而就成了一件稀罕事,黄金树家族一直以来反对任何形式上的人体再生,家族的先祖、王朝的开拓人鲁道夫·冯·高登巴姆皇帝陛下曾经颁布过《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虽然那位疯狂的皇帝死后这条法令就被去除了,但余毒却残留到现在都未曾完全脱去。如果仅考虑到这一点的话,眼前这位名...

[帝韦伯][帝二世]与哲人说

这是他第三次看到那个幻影。

吕克俄斯是雅典哲学的花园,有无数人日日在这里走动,但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那个影子。

一个少年人的影子。

和他的老师、师祖不同,他对神明的存在素来敬而远之,即使吕克俄斯在阿波罗神殿附近也不代表他会如同城里的其他人那样经常给予供奉和祭祀,然而那个少年的存在却让他不由自主地质疑起自己一贯坚持的想法。

那绝非是从幽冥而来、有冤仇需要倾诉的亡魂,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戾气,反而像是某棵树、某个湖泊的精灵在人世间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归奥林匹斯的路,但挂在他身上的衣服却是那样的古怪透顶,也不知是用什么东西织就而成,与他所知道的各国的着装都不一样。

“你是谁?”

“你想说...

午休的时候在考虑帝韦伯短篇还能写点啥……一下子摸出了6个梗,每周一个可以坚持到事件簿结束…………

最后那篇应该叫事件簿与生日快乐,如果我没算错的话,那事件簿完结的那天正好是我生日

[帝二世]头发

“自古以来头发就有存储魔力的用途,在远东,头发会被女性用来做成诅咒的道具,一般情况下,这种魔法在恋人或者曾经作为恋人的双方之间作用最大,彼此之间的思念会扩大头发中的魔力,在欧洲也有相应的记录,不过比起诅咒的道具,欧洲人更喜欢用头发作为护身符,以加深双方之间的感情。”

“老师!我很乐意把自己的头发给老师你当护身符。”

“要么现在闭嘴要么课程结束后论文字数翻三倍,自己选吧。”

以上是非常普通的埃尔梅罗二世授课日常,如果没有某人多话的话,这场授课应该会平静无波地继续到下一个环节才对,但弗拉特先生显然不是那种会在适当时候闭嘴的性格,所以在下一秒他毫不犹豫地举手提问道,“老师!那收集脱发有用吗?”...

[帝韦伯][帝二世]一个鬼故事

即使是神秘集中的时钟塔,当一群想象力丰富的年轻人凑在一起的时候总会不可避免的发生许多与普通人类学生几乎毫无区别的小事,譬如他们中总有那么几个人非常固执地认为,可敬的埃尔梅罗二世先生家目前栖息着一个幽灵。

“我看到过!”弗拉特信誓旦旦地说道,“一个白色的影子,嗖一下飘进了老师的房间。”

“……你是在做梦吧?”斯芬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如果有生人出现,我怎么可能会没有发觉?”

“都说了是鬼怎么可能有味道!”

“是你老眼昏花看错了吧,窗帘之类的东西如果随风飘扬,被误认成鬼怪的事情不是很多吗?”

“可是说到鬼的话,我也有一次看到过个影子,不过是红色的。”

“前几天老师家旁边的楼发生了火灾,是...

我想写

作为容器不能准确认识到自己是个人的中原中也,与一开始完全将他视为工具,却发现自己爱上工具的太宰治。

完全无法接受这一点的他最终因为织田作决定离开港黑,在武侦再次和中也相遇之后,他开始好奇为什么明明就没有正常人类的感情却还能表现得那么像人类,最终发现15岁时自己说,真的超喜欢他的时候是发自真心的,并不是因为他是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而是在那时候就认可了他身为人类的那一部分而一时冲动说了出来,却立刻被他内心否认的事实。

等我手好了写

[帝韦伯][帝二世]一场对谈

格雷如同一只小猫似的被人拎着领子提溜起来,自从来到迦勒底之后,她已经很习惯某位王者这样形式的突然袭击了,“您好,”她歪了歪头看向身后那个高大的红发男人,“午安,伊斯坎达尔先生。”

当然,那位红发大汉还有许多种称呼,在这里大部分英灵会称呼他为征服王,少部分会喊他法老,这些称呼大多源于这位先生在成为英灵之前的功绩和领土,只有她的老师会非常理直气壮地当着所有迦勒底工作人员的面用带上几分嫌弃的语气喊他一声笨蛋。

当然他也不生气,每次都乐呵呵地应了,完全没有传说中的风范——当然在这里并不是说伊斯坎达尔会和史书里一样喝酒上头就拔剑砍人,事实上在迦勒底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英灵不在少数,不过可能是因为迦勒底中...

最近腱鞘炎发了……暂时停更_(:з」∠)_

爪子不利索了QVQ

[裴洛]鹊桥仙

鹊桥仙


自他出秦岭已有月余,前几日接到谷中传书,言说长安似有红衣教人出入,纯阳已派出若干道人下山襄助天策府,又说红衣教中有毒能惑人心智,故谷主也想遣药王弟子出山或可解长安之危,不知该派哪位弟子更为可靠。

他寻思良久于纸上写了几个名字、注明必须要带上的几味药,又琢磨了一会在信的末尾添上了两笔,“红衣教中女子众多,若要成事必化为老妪于田间出没,如今道教昌盛,乡野妇孺家中皆有纯阳真人像,亮出身份虽有打草惊蛇之虑,然阴谋诡计架不住雷霆手段,破邪立正需以利刃加之,切不可因是女子而妇人之仁。”他又写到,“此地数日阴雨,水位渐高,若是明日阴雨散去倒也罢了,若是再连下几日恐有决堤之危,兴许...

是这样子的,前天我收到了讯使的娃娃然后我发现衣服可以脱………………真的毛质超柔软啊!

然后我忍不住脑补了一个梗


罗德岛卖员工娃娃赚钱,银灰看到了打烊,发现娃娃的衣服可以剥,就忍不住吐槽我的部下居然被你们罗德岛这么搞!博士你是穷疯了吗?

博士说,是啊我们真的太穷了

银灰说那为什么不卖你本人的娃娃

因为娃娃毛摸着很软,大猫一边摸一边尾巴甩啊甩啊

博士眼睛都看直了完全不经过大脑思考就来了一句,其实本来你是我最想做的娃娃,但我不舍得让你被其他人摸!

银灰愣了一下,回了一句,如果把你做成娃娃,我脱得肯定更带劲,说着还戳了戳娃娃的肚子

博士说,流氓!

然后他们就干了个爽!

第二...

[帝韦伯]枷锁

埃尔梅罗二世阁下的家混乱不堪,格雷经常在打扫的时候突然从某个角落里挖出一只袜子或者是一根领带,但有一个地方却是极为干净的。

或者说,整个房间最危险的地方。

她当然知道那里放了什么,事实上整个时钟塔都知道lord 埃尔梅罗二世在十年前曾经参加过远东的圣杯战争——当然除他以外无人生还,关于那段过去,时钟塔内部也是众说纷纭,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位当年还被叫做韦伯·威尔维特的年轻人能够活下来是他运气太好。

“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活下来,肯尼斯·艾尔梅洛伊先生都惨死了。”之类的说法源源不断地冒出来,这种尖酸刻薄的说辞若是碰上其他君主旗下的学生说不定会因此怒不可遏,但现...

[帝韦伯][幼帝二世]鲸之歌

“呐,说说埃及,”少年王背着手站在世界地图前,“你告诉我,我征服了一大片疆土,后来又四分五裂了,然后呢?”

“他们有些昙花一现,只维持了一二十年便成为了其他国家的附庸,有些则整整维持了三百年,”长发的老师伸出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托勒密的埃及王朝,是古埃及历史上最后一个王朝,它创立时轰轰烈烈,灭亡时也留下了这世上最绚烂的一笔。”

“它有着伟大的历史,作为人类最早的文明之一,那片土地孕育出了文字、天文、水利的运算和无数神奇的建筑,但我想说的却并不仅仅只有人和土地。”他的指尖点在尼罗河上,现代地图上的那片土地是运河的附近,在当年兴许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今天我想谈谈这里。”

“法尤姆?那是...

[帝韦伯]童贞话题

“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梅尔文先生对着格雷小姐如是说道,“是关于你的老师的,但每次我问他他都一脸马上要打死我的样子。”

“诶……师傅吗?”少女犹豫了一下,她当然知道自己老师和眼前这位先生之间的“孽缘”,不过从现代魔术科的角度来看,这也算是个偶尔能搭把手的盟友了,“不过,难道是很为难的问题吗?”

身体虚弱的愉悦犯一边啊呀呀地叫着一边笑起来,“很简单啊,格雷你不好奇吗?”他眨了眨眼,“以你老师的魔术回路,在圣杯战争的时候应该过得很艰难吧。”

“诶?”大概是她的老师对于第五次圣杯战争的执念太强了,这位少女对那个奇妙的赛制并非毫不知情,不过正如梅尔文所说的那样,以埃尔梅罗二世身上那贫瘠的魔术回...

[帝韦伯]那个英国人会做菜!9

这文必须我自己下厨才有灵感,但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时间烧饭了……

饿了么加重了懒病(

顺便我诚挚建议,看的时候稍微吃点东西

=========================================

9

当天晚上的检讨会,这个倒霉的小子理所当然的因为失误成为了批评的重点对象,很不幸,切洋葱的工作不得不再次延长下去。

“你说炸鸡做的好就可以不用切洋葱的!”韦伯·威尔维特虽然一边恼火于自己连羊排都做不好但依旧对伊斯坎达尔的食言而肥不怎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作为下属,他是唯一一个敢用这种语气对老板的人。

当然并不是说伊斯坎达尔为人苛刻,事实上这个大汉对人对事自有一...

[帝韦伯]葡萄酒

“这应该是马其顿出的酒,”他晃动了一下酒杯,在灯光下,葡萄酒的颜色如同红宝石,晶莹剔透又带着微妙的光泽,“据说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腓利嗜酒如命,马其顿也因此成了著名的酒厂发源地,到后来它成为了罗马的一个行省被苏拉所控制,成为了他麾下最赚钱的产业之一。”他凑在杯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戴维娜的韵立生长在火山岩附近,长出来的葡萄也带有一丝烟火气,大部分情况下,葡萄酒应该是没有辛辣味的,但韵立却总有一丁点若有若无的硫磺味,它并不会随着时间而消失,反而会因为漫长的压制和发酵变得更为浓郁。”

“然后它有一点橄榄的味道,在希腊连空气中都有一股橄榄的香气,做成橄榄油的话,初榨的风味能让色拉更上一个层次,但它里...

[银英]东方快车谋杀案9

在大部分情况下这样缜密的推理已经足够构成间接证据来证明伯爵先生嫌疑甚重,但却不足以成为定罪的证据,事实上仔细想想整个案件有许多说不通的地方,首先伯爵先生本人出现在这里的就是本案最不合理的地方。

“明明是在同一辆车上,两位却从来没有在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而现在后面在场的大部分人却都和那位陛下见过面,如果真有心要取他性命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出现这么多双方都很熟悉的面孔。”佛瑞德李希四世在位时期的私生活新闻相当多,女色、违禁药物、酗酒,即使是铁打的身体也经不起如此的摧残,在与他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时候,杨威利便已经发现那位先生身患多种疾病——肺、肝……可能还有胆囊和胰腺都存在一定程度的问题,像这样...

[幼帝二世]仪式


补档!被屏得我无话可说了(FXXK

[帝韦伯]云雀

Higher still and higher.

From the earth thou springest.

Like a cloud of fire;

The blue deep thou wingest,

And singing still dost soar, 

and soaring ever singest.


亚历山大躺在病床上,他今年不过33岁,论理应该是人类最活跃的年龄但这位先生已经住院很久了。医生找不出他到底得了什么病,却用尽办法都无法阻止他身体上的急速衰弱,医疗器械虽然能够勉强控制住那不知名病毒的侵入,却没有一种方法可以放缓此时此刻正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