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洛]排队

放眼望去,大厅里乌泱泱站满了人,洛风站在人群里看着五六米开外的屏幕,号叫到30150,距离他的30457还有三百多个人头。他前面的两个小姐来得要比他早上许多却也只能看着远少于等待人数的那五十几个椅子叹息,歪歪斜斜地靠在柱子上垂着头摆弄手机,时不时朝他撇上一眼,然后凑在一堆哧哧笑了两声。

这种对他容貌的评头论足,从过去到现在几乎没有停止过,在以前以这个年轻人的性格说不定会觉得有点尴尬——谢云流和祁进就不太喜欢外人对自己评头论足,反倒是李忘生在这方面脾气甚好,表现得极为从容——但自从和裴元在一起之后,兴许是那位先生天生的能言善道、也有可能是和那几位擅长出画本的师妹交流多了,他在夸人这方面有了长足...

[帝韦伯]恶趣味联盟

“哦!又是一位军师。”伊斯坎达尔弯下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姑娘,又抬起头瞅了瞅跟在他身后一脸不爽的少年模样的caster,突然大笑起来,“这是那个枪兵主人的侄女?”

“后来成为了妹妹,”埃尔梅罗二世蹙着眉头说道,也只有这个时候,莱妮丝才能从年轻的韦伯·威尔维特身上看到丁点对方成为埃尔梅罗二世后的影子,“总之她现在的情况和我差不多。”

“哦哦原来如此!”伊斯坎达尔点点头,但这并不表示他听明白了,横冲直撞攻占了大半个世界的陛下素来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加以关注,迦勒底来了多少个英灵、master又氪了多少金、吉尔伽美什有没有用宝石砸人、伯爵有没有贡献私房钱之类的事情不在他的关心范围内...

这孩子真好!!!!是官方指定CP粉头!

是谁!!!!买给我的!!!!!!

[银英]东方快车谋杀案21[完结]

尤里安一头雾水,他刚勉勉强强跟上监护人先生那段长篇推理的节奏,突然又被迫接受了一个更奇怪的说法——出兵费沙——从地理学的角度考虑,费沙位于联盟和帝国之间,一直以来作为中间贸易国维持着中立态度,当然这种不偏不倚只是对外的借口,即使是这个年轻人,日常也能从各种报刊杂志上看到该国特有的搅屎棍生存方式。

今天站站这边,明天站站那边,两头都有生意两边都不得罪。

他的养父曾经就这个情况做过相当长篇幅的吐槽,类似于“迟早阴沟里翻船”的说法也提到过几次却没想到就在今时今日、在这个离费沙还有几百公里的地方,战争让人毫无防备地突然而至,在莱因哈特的默认下从杨威利口中被丝毫不差地推理了出来。

他看看监护人先生...

[银英]东方快车谋杀案20

案件推理到这一步对于侦探先生来说还有一个未解之谜——伯爵到底是什么时候确认凶手并逮捕犯人的。若是昨天晚上,即使窗外风雪交加,睡在隔壁房间的自己也不可能毫无所觉;若是今天才动的手,那伪装成列车司机的凶手之前又藏身何处呢?

事实上,在与这些先生、小姐们接触过以后,杨威利已经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伯爵身边有人心思并不单纯,奥贝斯坦先生没一句真话、罗严塔尔先生也有隐瞒了诸多事实,联想到米达麦亚是最后一个赶上火车的人,一个特别微妙的想法隐隐约约冒出了头,“我留意到之前唯独克斯拉先生您进出车厢的次数最多,所以负责抓捕计划的应该是您。”

假冒的侦探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个推测,杨威利立刻跳过了在他心中徘徊的...

星辰之下章53

弗罗多悄无声息地走进了酒窖,他是个谨慎的年轻人,在局势的判断上有着出人意料的敏锐度,自然很容易就发现停车场里也有两三个形迹可疑的人在四处徘徊,“他们为什么找你?”山姆靠了过来,他是巴金斯一家最忠诚的朋友,所以即使理智在告诉他留在楼上会比较安全,依旧义无反顾地跟了下来。

“天哪你怎么来了?楼上……”

“皮聘和梅里会处理上面那两个,毕竟老板的表弟爱情长跑十多年终于求婚成功,今天晚上每个人都有免费的酒喝,自然会有无数人挡住他们的视线,趁着上面乱糟糟的功夫,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接的官司碰到麻烦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弗罗多悄悄合上门躲进了酒窖楼梯的转角处,“但前几天我感觉有人总在我身后...

我在去年,给“亚非文学bot”写过一个私信,想找bot上半年发的某篇诗,那是个非常冷门的叙利亚作者,淘宝京东甚至找不到这个作者的中文版书籍,感谢bot让我认识了中东这样一个传奇的外交官先生


当我说:
“我爱你”
我知道
我在为一座不识字的城市,
创造一个新的字母。
我在为一座空无一物的会堂,
背诵我的诗篇。
我在向那些不懂得
醉酒之乐的人们,
分享美酒。

当我说:
“我爱你”
我知道
野蛮人会追捕我
以沾着剧毒的匕首,
弓与箭。
我的照片会被贴满
整个城墙。
我的指纹
会被散布给每个警卫站。
丰富的奖励将会给予
那些将我的头颅上交的人们
我的头颅会被挂在城门上
就像一个巴勒斯坦柑橘

当我将你的名字
写在玫瑰之书上
我知道
所有愚昧无知的人们...

[银英]东方快车谋杀案19

[图片]

OK,还有一章结束!应该能够圆上之前所有的问题


之所以把F4搞的那么聪明是因为原作里他一手主导了莱因哈特的崛起,所以这个人实际上心思非常深,玩宫斗莱因哈特真的玩不过他

这种小范围的算计人,只有他玩得最好

莱因哈特一开始的确不知情,他上车是想用自己钓保皇派的大鱼,但他因为更清楚大家的为人所以早一步开始善后工作,杨威利如果再多问两个人,所有证据包括杀人犯都肯定被莱因哈特转移走了,所以他不得不放弃盘问直接推理结果,造成了他不断推理出答案、不断否定推理、不断再次推出新答案的局面

[银英]东方快车谋杀案18

尤里安试图跟上监护人的想法,但杨威利先生丢出来的只言片语实在是过于零碎,他想了许久都无法将它们拼成一块完整的画面,“你否定了有人进来的说法、又认为伯爵没有杀人,侯爵夫人也没有杀人,那还能有谁?”

“答案显而易见,我想伯爵已经猜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好了我亲爱的尤里安,麻烦你将所有人请过来,再不来,恐怕所有痕迹都被清理干净了。”

尤里安一头雾水地站了起来一边好奇发问道,“您是说有人在包庇凶手?”

“不,与其说是包庇凶手,不如说是希望将这件事情控制在他们内部进行处理罢了。”杨威利靠在沙发上慢吞吞的啜了两口红茶,温热的带有一定点酒味的饮料大幅度地安抚了窗外冰天雪地带来的阵阵寒意,而当他再次抬起...

这是个什么游戏啊!!我要自闭了!!!帕帕力莫死了QVQ

死了啊!!!!!QVQ

我为什么要打这个游戏?我是抖M吗?我就应该吃个直升包吃个剧情包,这样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QVQ

………………………………………………………………………………给我两粒保心丸…………………………………………………………………………………………这是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为什么啊QVQ

SE你没有心!!!!!!你没有人性!!!!!!QVQ

TVT


人干事啊??????谁想出来的剧情啊??????是人吗??????????

[银英]东方快车谋杀案17

但这依旧无从解释希尔德小姐那一下就能被戳穿的假话,以这位小姐的聪明才智应该很清楚怎样才是最好的脱身方法——既然一车人几乎都是伯爵的下属,又能确定伯爵他肯定没有动手,就应该顺着侯爵夫人“有一个外人潜入”的说法说下去,反正当时昏天黑地,没有人能够确定真的无人进入过。

“米达麦亚先生,您能请罗严塔尔先生来一下吗?”

“但我可以保证,他并没有做过任何事情。”

“是的,我很清楚这点,事实上整个案件我已经有了些头绪,只是还缺少了一些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的小细节,如果罗严塔尔先生能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话,我想应该足以解开我的疑惑。”那位先生以侯爵夫人情人的身份隆重登场,恐怕在私底下也与那位夫人有些交情,...

愿爱长存

愿梦想不死

愿终有一日能在日光下行走

既然号没炸,那我要继续开麦了

给大家捋一捋几个重点问题

一、肖战知道吗?

现在的粉圈和过去的粉圈不一样,二十年前的大粉尚且能够拿到正主寄过去的前排门票,现在的大粉都是拿工作室工资的,所以他必定知情。

众所周知,当欧美圈的演员出柜后就很难再接到直男角色,国内耽美改作品后,要脱离CP的影响也有一定的难度,更何况腾讯始终把他俩捆绑在一起,他想脱身不算奇怪。

现在这种情况不过是清理粉丝没掌握好度而已。

但他接下来要付出的代价大概是一辈子。

从利益角度来看他血亏到海里去了。

二、除了抵制他所有的代言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

继续创作、不要停止阅读。

柏林墙存在了30年,最终也成为了一片露天画廊,电子墙兴许能再持续个五年...

即使今天晚上我的lof会被炸号,有些话也要说得堂堂正正明明白白

所有文电脑里有备份

删一次我发一次

删号也好墙也好,从当年露西法开始到现在,从未停过也不可能会为了这种事情停下来

从历史上来看,这种事情以前发生过无数次,未来说不定也会有无数次,作为这一代人,我们看到过、我们见过、我们就绝对不能忘记

保持记忆、保持爱和勇气、看向前方终有希望

08年的时候我觉得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前进,12年过去了,我依旧觉得日后总会好的,其他人我肯定管不了,希望自己不会倒下去

ps.但肖战请立刻去死

?????????????

我问我基友,奥尔什方和我做过什么,才会让他觉得我的肉体销魂?

我基友说……看夜光手表


帝韦伯站街梗

我喜欢的其他CP这梗都有了只有帝韦伯没有,这怎么行!

在线码字,晚上24点前写完,特别沙雕,怕lof吞文,我20分钟保存一次

这篇就不进帝韦伯短篇集了(((我觉得应该没人跳出来开除我的粉籍?

========================================

1、

韦伯跳了起来。

他抱住自己的裤子跳了起来。

说实话他现在浑身疼,但血管里的酒精好歹随着昨天晚上稀里糊涂的一夜蒸发掉了大半,才让他战战兢兢地靠在床边稍稍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他的论文终于过了审,肯尼斯勉勉强强给了他个B——这很不容易,整个班里只有一个人的分数比他高,但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他……一个刚成年...

我来简单说一下,我认为普通人应该有的逻辑

1、我国在某些方面过于保守、应对愚蠢、只喜欢一刀切、不动脑子、思想僵硬僵化、法律没有跟上   √  (但这不是你们这群傻逼拿来当枪的借口)

2、拿法律做铲除异己手段的人又蠢又坏    √  (可见你们这群废物毫无本事)

3、你写rps就是错的,我的哥哥是直男   × (纸片人是没有人权的望周知)

4、我举报某个人而已嘛! ×  (按下举报按钮就...

五分钟(36)

和聪明人说话的好处是,他们永远都会做最让人舒心的决定,loki看着医生疾驰而去的车,突然有那么一丁点后悔,他应该给自己与冬日战士找个住处,医生家显然是个很不错的选择,但贸然和中庭人扯上联系说不定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动作,譬如……现在活跃在地球上的钢铁侠就是个麻烦的角色。

在来之前,loki分析过他兄弟的几个朋友,虽然他们在雷神的脑子里只闪过那么几个画面但也留下了几个重要的部分足够恶作剧之神仔细分析——复仇者联盟中大部分人,雷神都抱有敬意,当然考虑到他们都和他兄弟并肩作战过(在这里loki忽略了第一次合作的起因源自于他本人这点)有这样的情绪并不奇怪,然而只有三个人让他非常在意。

一位女性,thor...

五分钟(35)

Loki有无数的办法脱身,地球的引力对阿斯加德人来说毫无意义,要带走冬日战士其实轻而易举,但事实上他根本无处可去。这里不是他兄弟来过的那条时间线,地球上的人类既不知道雷神也不知道自己,对于阿斯加德的认识不过是北欧神话小说中的一个片段、一丁点无关紧要甚至没多少人会去记住的段落,神明的荣光对于现代的地球人而言毫无意义,他当然不能指望找个信徒的家作为容身的据点。

但眼前这位先生就不一样了,他和魔法有缘分——虽然现在不是,但日后迟早会成为他兄弟“正义的伙伴”,loki当然不喜欢正派人物,如同他兄弟一样光辉伟大的人若是多来几个他铁定会疯,但魔法师是不一样的。

他们喜欢奥秘、对所有东西都保持着一定的好...

这是个置顶2.0

在进入这个lof之前请先大声朗读ID,确保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虽然我填坑,但挖坑的速度更快……

本lof基本只做作为同人文的更新地点,在大部分时间里会在lof和WB同步更新,偶尔会出现的碎碎念和梗,除了肯定会写的之外其他都会在一天或者几天里删除掉,请留言的小伙伴不要介意!

大部分的文都被合集处理了,有少数一旦更新就会被关进小黑屋的文还请自行按照TAG搜索

希望大家愉快的一起玩耍哦ღ( ´・ᴗ・` )比心

lo主非常博爱,除了一直在写的CP外还有诸多墙头,如果雷到大家还请不要在意~

ps.今年会回绿JJ写回原创~

[茸布茸]潘那科达•福葛!你已经第6次删除老子的帖子了!你想干嘛!

有种单挑

就做个打赌小软件,你凭什么删我帖子!

#1☆☆☆PXMETs0plVYAUYY7 于留言☆☆☆

我还以为真有人要找参谋单挑

还想看看是哪路好汉

#2☆☆☆FjLNx54Bv2stSNxC于留言☆☆☆

有种写出来,有种别划掉

你还是黑帮吗!要脸吗?

#3☆☆☆C9guW4kb497gNjML于留言☆☆☆

emmmm我觉得兴许就是他还要脸所以才划掉了

#4☆☆☆DIU1MmO4cMUi9Kl2于留言☆☆☆

只有我好奇前面5个到底怎么了吗?

#5☆☆☆MSl157KtmBgx9L7R于留言☆☆☆

打赌小程序是怎么回事?

打什么赌?庄家是谁?赌资多...

[帝韦伯]那个英国人会做菜!10

仓鼠计划最终成了众所周知的“秘密”,事实上这也不奇怪,即使托勒密能受得了每天三顿都有希腊酸奶点心的日子,他可怜的智齿也承受不住这样的糖分厚爱,品尝它的对象不得不扩大到了其他人身上。众所周知,当一个秘密只有两个人知道的时候,有大概率谁都不会说,但当有第三个、第四个人知道的时候,那就不是秘密了,变成了所有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哦,好吧,韦伯不知道,此刻这个年轻人正在做涂面包用的鸭肝酱。

这是个细碎的活计,虽然做法一点都不复杂,但要将鸭肝切开,清除隐藏在内部的血管需要不少时间和足够的耐心,在伊斯坎达尔的店里还有单独售卖的窗口,所以每周需要的量非常巨大。他一边做一边在背诵前几天营养学的上课内容。...

星辰之下章52

往好的地方想,现在是晚上九点,一个二十多岁、事业有成的年轻人想在外面泡个吧、与朋友们吃个饭喝个酒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纽约有不少地方信号垃圾,一时之间联系不上并不奇怪,但索伦的阴影宛若乌云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无法被阳光穿透、无法被风吹散。

“我去找他。”格洛芬德尔和弗罗多在工作上曾经有所交集,知道他偶尔有去烈酒鹿酒吧小酌一杯的习惯——那个温馨的小地方在某座大厦的负一层,是弗罗多和他的朋友们以及合作伙伴经常会去的地方,“即使索伦的人查到巴金斯先生,一时半会也不会想到东西在弗罗多手里,我们还有时间。”

“小心,格洛芬德尔,”上了年纪的夫人沉声说道,“我没法确定有多少人盯着这里,但必定是有的,如果你...

[帝韦伯]暴君4

古代波斯的诸多壁画中往往会将皇族刻画得比寻常人更为高大来凸显其尊贵,但大流士三世却是实打实地比其他人都高出一截,他皮肤略有些黝黑、披着紫色的袍子,头发与大部分中东人一样在尾部略微有些打卷,在火光的映衬下,看上去居然还有些亮晶晶的,韦伯摸不清头发上涂的到底是从希腊进口的橄榄油还是由埃及进口的香精,当然考虑到此时此刻安息还在波斯国土范围内,作为著名的香料产地,那里也应该会向巴比伦进贡相应的产品。

他试图表现得不动声色,在这个年轻人心里他认为自己绝不应该向大流士低头,说起来有些可笑,此时此刻威尔维特先生并非不清楚自己处于一种怎样尴尬的环境中,只要有一个人喊破他的来历——神代魔术师的强悍程度至少在时...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