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

星辰之下49

盖拉德丽尔夫人坐在她那为人称道的花园中,与坐在她对面的比尔博·巴金斯先生的花园相比,这位公主所拥有的领地显然庞大得多,若是换一个时候,这位女士恐怕会心情很好地与有着同样爱好的作家逛一逛这个大院子,谈一谈玫瑰和铃兰的生长环境,兴致起了也许还会亲自下一次厨——她的丈夫凯勒鹏先生恐怕会非常期待。

不过显然今天并不是个好日子。

自从接到米斯兰达关于索伦越狱的消息后,她的脸色就不曾好转过。当然不只是她,这一桌与埃尔隆德、瑟兰迪尔沾亲带故的皇族成员们——或者说是当年的幸存者们——统统一脸凝重地聚在一起,“显然,有人背叛了。”

没人比他们更清楚索伦所关押的地方有多么森严,出于仇恨、憎恶和...

星辰之下48

这几乎不能算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安慰之词,不过莱格拉斯的心却没来由地被这股暖流所抚平,那些冰冷的黑暗在阿拉贡的目光下飞快地退散到了角落里。

真是太奇怪了,这个年轻人禁不住想,我这是怎么了。

那双眼睛,带着那样深的温柔,让自己无法选择地沉溺在其中,他原本觉得自己好像不太懂阿拉贡的意思,但在真正接触到对方眼神的那一瞬间又好像全都明白了,这是年轻的莱格拉斯从未体会过的新奇的感情,它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又让人觉得顺理成章,仿佛是早就应该如此一样的正常,索伦所带来的死亡阴影被充满春天气息的鸟鸣声所取代,他忍不住羞涩地笑了一下又觉得自己这笑有些莫名其妙,他心中为之喜悦却又不知道喜悦从何而来,矛盾的思想在年轻...

星辰之下47

莱格拉斯躺在地上,长时间的缺氧让他头晕眼花、隐隐作呕;很难让人想象以索伦的身高和体型,在被关押长达20年之久的漫长岁月里,力量居然一丁点都没有减少,哪怕没有镜子这个年轻人都能想象得到自己的惨状,不过比起身体上的疼痛,精神上受到的打击恐怕更大一些。那家伙就是有这样神奇的力量,他能轻而易举地摧毁一个人的精神和意志,以毁在他手上的天之骄子的数量来看,莱格拉斯既不会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必须承认,这里面瑟兰迪尔也有那么几分责任。

溺爱孩子的父亲将这个年轻人保护得实在是太好了,诚然他有选择性地给绿叶看到过些黑暗但索伦却如同深渊,当你注视着他的时候,深渊也在逐渐将你吞噬。这种如同窒息一样的痛...

星辰之下 四十六

沙漠通往城市主干线的道路被警车堵得严严实实,荷枪实弹的警察在几近停顿的车流中穿梭,他们仔细对比车里每个乘客的脸、翻查车辆的后备箱,警犬在车的底部窜来窜去,这样的严防死守要想一个人强行突破绝对是个异想天开的主意,但索伦显然没把这一切当回事儿。

他悠然自得地坐在车上打开音响,广播里传出了轻快的曲调,那是一首老歌,哪怕是被关押长达二十年的索伦也对这首曲子耳熟能详,这首原本作为电影插曲的著名小调被各式各样的人用各种风格演绎过,而现在这个版本正是刚出道的新人自行编曲演绎的rap版本。

他按照原来的去掉哼了两句,伸出手拍了拍司机的肩膀,便趁着警察不注意的瞬间打开车门,从缝隙中滑了出去。然后三下两下就来...

星辰之下 四十五

瑟兰迪尔猛地转过方向盘将车拉离对方的火力范围,只是这个动作对于颇为崎岖不平的沙漠地带而言实在是太过粗暴了,在猛地颠簸了两下之后,一脸沙子的埃尔隆德缩回车里朝身边一脸无辜表情的瑟兰迪尔看了一眼。

他俩的视线不过就这样交错了一秒,车的控制权便再次回到了教授先生手中,公爵挪到了后座再次端起枪瞄准了对方,不过此时此刻风雨已经渐渐停歇,双方虽然依旧在沙漠中你追我赶但前方的道路已然清晰可见起来,通信信号也因为天气的变化而有了好转,但现在谁也顾不上去联系一下甘道夫。

索伦不怎么高兴地朝后面看了一眼,对方的车远远地缀在后面怎么也甩不掉,这种过于执着的心态很容易就让他联想到某个人,不过此时他暂时没多少怀念对...

星辰之下 四十四

一写到ET我就热血沸腾,顺便我找到了个好人帮我画星辰之下的插图,简直泪流满面!我要做个烫银硬壳封面的ET本嗷嗷嗷嗷嗷打滚!!!

--------------------------------------------------------

前面两辆车分了开来,索伦所在的那辆一下子加快了速度,而另一辆则死死地挡在了埃尔隆德的车前,它几次三番试图阻挡他们继续追赶的步伐,而瑟兰迪尔却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可能存在的另一种目的。

“他们想抓住我们。”

“这不奇怪。”埃尔隆德朝身边的人看了一眼,“我们只有两个人,而他们显然不止两个,数量的差距自然会让那群家伙暗自高兴。”

“可惜我们并不好抓。”瑟兰...

星辰之下 四十三

现在是晚上六点三十八分四十二秒,距离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接到凶讯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四个小时,他俩的车冒着大雨在几乎无法辨别方向的沙漠中飞快地奔驰着,从指南针和公里数来推测目的地应该就在前方不远处。

瑟兰迪尔垂着头摆弄手里的枪,从法律角度来看这显然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武器,更别提这把凶器的威力了,十三发子弹、袖珍激光瞄准、消声器,虽然产自捷克但稳定性一直来都非常值得陈赞,况且这并不是他手头唯一一把武器,在他脚边还竖着一把自动步枪,枪口朝着窗微微倾斜,高度足够他立刻握住。

此时窗外还下着大雨但比起一个小时以前情况已经好多了,他俩能够看到原本暗沉宛如黑幕的天空已经有了一点变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场雨...

星辰之下 四十二

其实本来我设计这里肯定是更血腥的,至少AL双双挂彩……但实在不舍得虐_(:з」∠)_我真是个好人!给自己点个赞

顺便说一句这就是典型的,再怎么牛逼也打不过神经病的典型例子,因为神经病不讲路数的

=========================================

索伦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在几分钟之前他已经示意自己所有的手下都出去检查车辆和路况,然后在十分钟内撤离,这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这位看起来永恒不老的黑暗主宰并没有从刚才那场大规模的杀戮中得到彻底的满足,他需要更多的血才能让自己重新恢复元气。

就好像神需要祭品一样,索伦也需要,不过他对祭品的要求比需要纷繁复杂仪式的祭...

星辰之下 四十一

索伦想要离开的心思并不难发现,黑暗是逃跑的最好掩护,风和雨可以扫掉逃跑时所产生的一切痕迹,但阿拉贡绝对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

“这不是个好主意,”瑞达加斯特从桌子底下伸出头来说道,“等他走吧,那样更安全。”

“然后让他去祸害别人?这我可做不到。”阿拉贡朝莱格拉斯看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拿起枪离开了监控室,莱格拉斯离开前还非常体贴地帮瑞达加斯特关上了门,从监控屏里可以看到他俩沿着走廊一路上了四楼,而此时此刻在一楼的索伦已经开始下令准备离开。

事实上,很难有人说清楚索伦目前到底是否还有理智——在大部分时候他看起来都很平静,但他的随从们却根本不敢对他说任何一个字,在杀人的时候这位先生从来不考虑...

星辰之下四十

走廊里终于平静下来,莱格拉斯趴在阿拉贡身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袋被玻璃碎片划伤了好几道口子的警察先生笑着伸出手揉了揉这年轻人金色的头发,“我在想……”他轻声咳嗽了两下,忍不住朝对方那沾满血迹的衣服上扫了两眼,“我在想,如果你父亲知道你现在这样,不知会有多生气,说不定会被他用你们意大利人特有的方式处决的。”

“放心,我会在狂欢节的时候找神父赦免你的。”莱格拉斯低声笑了起来,“当然,为了让观众有绝对的视觉享受,我会在刽子手即将割断你脖子的那一瞬间才出现。”

“那真是谢天谢地了莱格拉斯老爷。”警察先生带着点感激不尽的语气接口,顺势站了起来,“那么我尊敬的莱格拉斯先生,你愿意和我一起继续向前吗?”...

星辰之下三十九

不论瑞达加斯特再怎么小心地控制,铃声依旧无可避免地响了起来。监控屏上索伦抬起头面对着监控摄像笑了起来,这个笑容看起来极为艳丽,如同毒花在绽放时带着致命的香气,他伸出了手指了指外面便有几个人端着枪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莱格拉斯一把抓住还攀在门上的技术先生,轻巧地将他甩进了监控室——这个动作做得行云流水,阿拉贡在边上愣了愣神之后衷心祈祷这一招永远不要出现在自己身上,他俩差不多高,而从身板上看的话,自己可能还比莱格拉斯要壮实一点,已经不如那个年轻人能打了就更不能被他一把抓起来,这是个攸关自尊的严肃问题绝对不容任何马虎相待。

这个年轻人完全不知道阿拉贡脑子里在想什么,在简单粗暴地安顿完瑞达加斯特之后...

星辰之下三十七

瑞达加斯特是被枪声惊醒的。作为一个优秀的技术人员他于昨天晚上被萨鲁曼从床上叫起来,深更半夜长途跋涉了整整五个小时才赶到这里就为了维修一个无关紧要技术问题,他到达的时候实在是太晚了,只有晚班的守卫为他开了门然后又因为太晚了直接躲在技术室的电脑桌下面瞌睡了一晚而错过了约定离开的时间。

索伦动手的时候他还睡的正香,梦中他养的小动物正一个个拉着手围着他跳舞,也幸亏是他悄无声息地躲在桌子下面,让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平时就被锁着空无一人的电力控制室依旧保持着原样,哪怕经过门口也不过是就是漫不经心地撇了一眼,这让他比第九层里的其他人要幸运许多,但逃过了一劫的同时五楼被关上的大门也让他没法离开。

与阿拉贡和莱...

星辰之下三十六

瑟兰迪尔整装待发,他是个非常优秀的衣架子,莱格拉斯也继承了这一血统。埃尔隆德曾经说过,如果哪天瑟兰迪尔要上战场,他也会如同平时一样打扮地如同可以去参加一场宴会一样。事实证明这话没有说错,哪怕接下来可能要面临一场恶战,瑟兰迪尔也依旧一丝不苟地梳了头发、把它们扎成一个马尾(这让他从某个角度看起来和莱格拉斯非常相像)、穿着最便于行动的正装、带着他那几个戒指,一声不吭地走在最前面。

虽然面上不显,但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极为焦灼,与知道一点的阿拉贡和莱格拉斯不同,在索伦被捕之后,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出席了那场审判,埃尔隆德坐在前面,瑟兰迪尔坐在最后全程旁听了整个过程。

索伦坐在最前面,他打着精致的领带、穿...

星辰之下三十五

埃尔隆德缓缓走进书房就看到瑟兰迪尔靠在卧榻上记着什么。一束阳光穿过高处装饰着的彩色玻璃照在他手中的笔上,反射到对面的墙上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光,微风吹入撩起了他几缕金色发丝。在教授先生印象中这应该是公爵阁下难得的柔和状态,在这被他定义为足以安心显露出真实自己的地方,在卸去平日的凌厉与攻击性之后,原本如同刀锋一样锐利的气势不见了踪影,这个名字中被赋予春天含义的先生虽然在过去的大部分时间里都用寒冰笼罩住自己但现在显露在埃尔隆德面前的却是难得一见的冰雪消融的样子。

教授先生走过去在瑟兰迪尔的长发上印上了一个吻,这才发现公爵阁下手中端正记录的并非是他庞大事业中的某个部分,而是一本兰花培养手册,在最新的...

星辰之下章三十四

接下来的一切仿佛定格在了下一秒内。

枪声响起的瞬间,阿拉贡能听到莱格拉斯叫自己的名字、玻璃爆裂、身后椅子被重重地摔在地上、一瞬间被放大到极限的无线电通信器发出了刺耳的嘶鸣声和人惨叫的声音,但这么多杂音却依旧没有办法掩盖住索伦微笑着锁上门的那下轻微脆响。

惊慌不过维持了一瞬,阿拉贡并没有选择冲上去,这种勇气虽然可嘉却在现在显得相当无用,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转过头时已经重新恢复了镇定,而莱格拉斯显然也已经控制住了场面,这个年轻人在阿拉贡扑向门口、监控人员拔出枪的瞬间做出了精准的判断——虽然因为所站位置的关系他没有办法阻止那两个人开出第一枪但总算在他们准备瞄准阿拉贡的时候将之迅速击倒。

椅子砸在...

星辰之下章三十三

与天气晴朗的纽约不同,沙漠的天空看起来好像正酝酿着一场雷暴,黑色的乌云下不时闪过几点雷光,虽然现在还是下午的两点,但天色已经和夜间没有什么区别了。

阿拉贡收到了来自甘道夫办公室的回电,司法部长先生显然已经搞定了莱格拉斯的身份问题,只是鉴于这次拜访的隐秘性,他掩盖了真实的目的而是以调查陈年卷宗的名头让两人进入监狱。这倒是个好借口,不需要和索伦正面接触可以省却许多不必要的问题,还能与监狱内部的管理层交流一下,打探一下那个家伙的真正动向。

就如同所有人猜测的那样,阿拉贡也认为索伦并不可能会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蹲在牢里直到死去,那个男人的身体里仿佛天生流淌着罪恶的鲜血,不会甘于被禁锢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

星辰之下章三十一

阿拉贡不想去探究这段话中含有怎样的深意,事实上他认为这不过就是这个年轻人简单粗暴的逻辑推理,以博格的身份来看无论他说还是不说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索伦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手下被警察抓住(他是否真的背叛并不重要,这也正是阿佐格突然找上自己的理由),只是莱格拉斯未免也太过直白了。他非常无奈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位年轻人便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博格身上,倒霉的毒贩子看起来疼得不轻,虽然看得出他竭尽所能地正在控制着不让自己在条子面前呻吟出声,但考虑到刚才拿一下撞到的位置,阿拉贡很认真地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先去找个医生(当然也可以是法医)。


“他居然敢打我!”博格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了——这让阿拉贡忍不住开始好...

星辰之下章三十

如果可以我很想写《虐死安纳塔的一百种方法》——但我实在太讨厌索大眼了!所以我根本想不出来怎么花样弄死他!!


顺便,从时间线上来算的话,目前只是周日的早上而已(周四晚上-周日早上72小时还没过)我真是话唠TVT


===========================================



而此时此刻,索林正不断腹诽的愚蠢的纽约警方正视图从博格口中找到点线索,由于首席大法官和司法部长的同时插手干预,莱格拉斯暂时成为了警方需要保护的证人,而得以和阿拉贡同进同出。因为周六中午的那场出人意料的“美救英雄”段落之后,随着人们口口相传中必定会出现的误差,莱格拉斯的战斗力也...

星辰之下章二十九

虽然说已经到了29……但实际上按照真正的分章,大概才第五章/第六章左右。


然后丢个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40971


我认真地希望它不要像其他几本丢进天窗的本子那样真的开天窗了TVT


=======================================



比尔博·巴金斯先生此时此刻正坐在他的小花园里——那是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私产,放眼所及之处的一草一木都是他亲手栽种培养的——在这里,他曾经写出过好几本脍炙人口的游记和两本到现在都列在推荐书单上的童话故事,一直以来这位先生给人的印象永远充满着开朗的...

星辰之下章二十八

其实我想写ET的音乐剧15题已经很多时间了_(:з」∠)_一直没空呢

然后我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写出这么甜的东西…………果然说是十多年的爱的积累吗?不对啊吉莱我也爱了十几年了!也没有写出这么甜反而越来越补刀,这不科学!

============================================

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舞蹈是年轻时代必须要学的礼仪技能之一,虽然可能因为时间的关系技术上有所退步,一开始彼此手拉手留心步子却免不了互相踩上两脚但在适应节奏之后一切都渐入佳境,从过去到现在这两个习惯于掌控一切的男人在舞步的选择上出乎意料地没有什么争执,他们俩早就已经过了为这种事情起争端的岁...

星辰之下章二十七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回到家的时候是晚上十点,这两位先生在放了管家一个长假之后非常有兴致地结伴去百老汇看了一场音乐会——虽然这是埃尔隆德为了让瑟兰迪尔不要这么挂心于莱格拉斯特意做出的安排,但显然这点相当有成效,至少在他俩一路回来的时候这位苛刻的艺术爱好者的全副精神都就新任的女主角扮演者的唱功做出了深刻而周到的点评。

“她的高音相当不错,气息圆润,吐字清晰,而且稳定度很好,在几个关键点处理得非常妙,很有当年第一版那位女士的风范,但低音……实在是太差了。”挑剔的先生列举了极点他觉得不太满意的地方,最后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我很遗憾原作者太过偏爱第一任了,所有艰难的高音和低音转换部分也就只有那位小姐可...

星辰之下章二十六

萨鲁曼的口才非常好,随着整个故事的逐渐深入,莱格拉斯的脸色也变得愈来愈苍白,他依稀还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曾经对画像上的爷爷产生过好奇,只是自己父亲当时太过苍白的脸色让他彻底失去了继续追问下去的兴趣,他压根没有办法想象那时候的父亲——萨鲁曼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和各种形容词用来描述当年自己父亲在祖父还活着的时候的幸福生活与后来突然离世后所面临的各种打击。

“我曾经听甘道夫说过当时的事情,我想你也应该能够明白,在群敌环绕的时候根本不可能让人继续悲痛下去,逝者已逝,剩下的都必须活人去背负。”老先生拖长了音调说道,“我可以理解他不告诉你任何事情的理由,痛苦之需要一个人去承受就可以了,作为他的独子你并不需要...

星辰之下章二十五

1、本文武力值差不多是这样的

瑟兰迪尔>莱格拉斯>埃尔隆德>阿拉贡

2、魔都SLO我会带ET的推广小本子(不是本文!!原著向注意!!)数量很少有要的留言告诉我,我算下人数


莱格拉斯对于物质几乎没有什么需求,阿拉贡一路跟在这个正在采购的年轻人身边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除了基本生活用品之外其他东西都没有什么兴趣,这种无欲无求的心态实在不像出生在现代社会的人,警察先生忍不住地脑补了一下身边这个比自己小上几岁的年轻人在以前过的日子,最后发现出现在自己脑袋里的画面要么就是走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上的修士要么就是十七世纪城堡中的小王子——可能后者适合对方的皮相但前者更贴近他的性...

星辰之下章二十四

刀剑乱舞出阵总共734次,全图鉴了哈哈哈哈哈

果然新年新气象,真让人高兴

============================================


阿拉贡在对付离家出走少年这方面并没有太多的经验,事实上按照莱格拉斯的岁数来看这也不能算是离家出走,他看了一眼乖巧地跟在自己身边的年轻人,有一瞬间没有办法将刚才那个战斗力惊人的画面与之联系在一起,这种两面性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对莱格拉斯、乃至于教育出他的瑟兰迪尔产生了好奇。

“其实你父亲他很爱你。”阿拉贡琢磨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憋出这么句话,说完他就觉得后悔起来,这原本就是人家的家事,而他与莱格拉斯只见过几面、相处时间没有超过...

星辰之下章二十三

莱格拉斯离家出走了——虽然话是这么说,实际上这个年轻人没有多少可以去的地方,他虽然在纽约整整带了一年半但依旧没有多少和人交往的经验,在大学里他的男性同学更多地喜欢关注女性的身材,而女性同学显然对他的脸更感兴趣,真正的友谊什么的离这个年轻人实在略有些遥远。

不过,总算还有一个人可以帮忙。

阿拉贡再次看到莱格拉斯的时候,距离这个年轻人离开不到二十分钟,考虑到这个时间点纽约市内的车况,显然他们开出去绝对不到五个街区就不欢而散了。这个年轻的警察刚想说什么,就看到自己的养父接起了电话——他甚至都没有看来电显示就能清楚地叫出电话另一头那个人的名字,“你猜得没错,他的确是在这里,放心,我会让艾斯泰尔看住...

星辰之下章二十二

大家好,马上就要过年了,从今天开始我那长达十四天的愉快休假正式开始=。=

但………………………………………………不要指望我每天都会更新!!

因为——————愉快摸鱼的时间到啦!!!!!!!


PS.这个世界上最难做的就是夹心饼干中间的那个夹心——BY管家

=================================


加里安非常适时地开着车出现在瑟兰迪尔身后,公爵就如同风一般将差一点又变成犯罪嫌疑人的莱格拉斯带走了,当父子俩回到车里的时候,公爵这才非常认真地再次打量起自己的爱子,当然他相信以莱格拉斯的身手并不会在那个毛贼手上吃亏,但作为父亲他依旧相当忧虑。

“我没事,ada...

星辰之下章二十一

上班的摸鱼时间

============================

埃尔隆德很快就察觉到了瑟兰迪尔情绪上的波动,这是那样尖锐而明显的情感甚至还带着点自我折磨的意味,显然这深沉到极点的感情完全是因为自己所说的话让瑟兰迪尔想到了很多事情——那个他俩彼此都不愿意提及的过去。

与瑟兰迪尔不同,埃尔隆德的性格更加内敛,和尖锐的公爵相比他在应对伤痛方面很容易地选择了自我放逐,他离开了意大利,来到了美国,求学、结婚、生子,近乎决然地断绝了与那段回忆有关的一切人,虽然这和彼此担负的东西不同也有所关联但就如同瑟兰迪尔其实并不如同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坚强一样,也许是看尽了生死,埃尔隆德反而表现得要比他更为...

星辰之下章二十

……胃炎发作了_(:з」∠)_想吐

===============================

很难形容加里安在接到莱格拉斯电话时有多震惊,这个被他从小看到大的少爷居然连续两天被同一个警察带走、去了同一个警局两次,在几天以前是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所以哪怕莱格拉斯再怎么在电话里哀求,加里安依旧毫不犹豫地给瑟兰迪尔汇报了所有情况——电话那头的公爵先生显然也和管家一样为此感到震惊和愤怒。

事实上埃尔隆德也没想到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瑟兰迪尔的脸色会这样难看,虽然全程他的回应不过是哦?是吗?好我知道了……之类的语气词但他的眼神却因为对方所说的话变得越来越阴沉,这显然不是个好现象,而就在他试图搞...

星辰之下章十九

办公室の摸鱼时间_(:з」∠)_

其实已经无心上班只想放假了

=============================================

此时,法拉墨正兴致勃勃地对伊欧墨讲述昨天凌晨发生的事情,因为换班的关系伊欧墨没能在昨天凌晨看到这出好戏。这个年轻人口才相当不错,整个故事在符合事实的情况下从他口中说出来带着一丁点小夸张和十足十的幽默感,让伊欧墨整整笑了一分钟,“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真想看看这个场面,一定非常精彩。”这个年轻人感叹起来,就看到博罗米尔走了过来。

“你运气真好,”他表情凝重地说道,“这个场面你马上就能看到了,阿拉贡在半路上被人袭击了,是那个小子救了他,救护车和...

星辰之下章十八

莱格拉斯全程保持沉默,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还没人下车的SUV上,而他的手则不由自主地朝腰间摸了上去,在那里有一把小小的匕首始终藏在皮带里,那是他从小就带在身边的东西,虽然当年在他收到这份来自父亲的馈赠的时候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和平时代里他还要带上这个东西,但从小到大的经历已经非常明白地告诉了他,父亲的判断绝对没有错误。

“条子,就是你抓走了我的儿子?”那辆车上终于有两个人下来了,连同还在车上的司机一共是九个人,从阿拉贡按下要求增援的按钮后到现在差不过已经过了五六分钟却毫无动静,极有可能是对方身上携带了什么让电波无效的烦扰器,莱格拉斯想着,整个人稍稍测过身一边打量着正逐渐包围过来的家伙,一边慢慢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