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星辰之下章二十五

1、本文武力值差不多是这样的

瑟兰迪尔>莱格拉斯>埃尔隆德>阿拉贡

2、魔都SLO我会带ET的推广小本子(不是本文!!原著向注意!!)数量很少有要的留言告诉我,我算下人数


莱格拉斯对于物质几乎没有什么需求,阿拉贡一路跟在这个正在采购的年轻人身边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除了基本生活用品之外其他东西都没有什么兴趣,这种无欲无求的心态实在不像出生在现代社会的人,警察先生忍不住地脑补了一下身边这个比自己小上几岁的年轻人在以前过的日子,最后发现出现在自己脑袋里的画面要么就是走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上的修士要么就是十七世纪城堡中的小王子——可能后者适合对方的皮相但前者更贴近他的性...

星辰之下章二十四

刀剑乱舞出阵总共734次,全图鉴了哈哈哈哈哈

果然新年新气象,真让人高兴

============================================


阿拉贡在对付离家出走少年这方面并没有太多的经验,事实上按照莱格拉斯的岁数来看这也不能算是离家出走,他看了一眼乖巧地跟在自己身边的年轻人,有一瞬间没有办法将刚才那个战斗力惊人的画面与之联系在一起,这种两面性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对莱格拉斯、乃至于教育出他的瑟兰迪尔产生了好奇。

“其实你父亲他很爱你。”阿拉贡琢磨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憋出这么句话,说完他就觉得后悔起来,这原本就是人家的家事,而他与莱格拉斯只见过几面、相处时间没有超过...

星辰之下章二十三

莱格拉斯离家出走了——虽然话是这么说,实际上这个年轻人没有多少可以去的地方,他虽然在纽约整整带了一年半但依旧没有多少和人交往的经验,在大学里他的男性同学更多地喜欢关注女性的身材,而女性同学显然对他的脸更感兴趣,真正的友谊什么的离这个年轻人实在略有些遥远。

不过,总算还有一个人可以帮忙。

阿拉贡再次看到莱格拉斯的时候,距离这个年轻人离开不到二十分钟,考虑到这个时间点纽约市内的车况,显然他们开出去绝对不到五个街区就不欢而散了。这个年轻的警察刚想说什么,就看到自己的养父接起了电话——他甚至都没有看来电显示就能清楚地叫出电话另一头那个人的名字,“你猜得没错,他的确是在这里,放心,我会让艾斯泰尔看住...

星辰之下章二十二

大家好,马上就要过年了,从今天开始我那长达十四天的愉快休假正式开始=。=

但………………………………………………不要指望我每天都会更新!!

因为——————愉快摸鱼的时间到啦!!!!!!!


PS.这个世界上最难做的就是夹心饼干中间的那个夹心——BY管家

=================================


加里安非常适时地开着车出现在瑟兰迪尔身后,公爵就如同风一般将差一点又变成犯罪嫌疑人的莱格拉斯带走了,当父子俩回到车里的时候,公爵这才非常认真地再次打量起自己的爱子,当然他相信以莱格拉斯的身手并不会在那个毛贼手上吃亏,但作为父亲他依旧相当忧虑。

“我没事,ada...

星辰之下章二十一

上班的摸鱼时间

============================

埃尔隆德很快就察觉到了瑟兰迪尔情绪上的波动,这是那样尖锐而明显的情感甚至还带着点自我折磨的意味,显然这深沉到极点的感情完全是因为自己所说的话让瑟兰迪尔想到了很多事情——那个他俩彼此都不愿意提及的过去。

与瑟兰迪尔不同,埃尔隆德的性格更加内敛,和尖锐的公爵相比他在应对伤痛方面很容易地选择了自我放逐,他离开了意大利,来到了美国,求学、结婚、生子,近乎决然地断绝了与那段回忆有关的一切人,虽然这和彼此担负的东西不同也有所关联但就如同瑟兰迪尔其实并不如同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坚强一样,也许是看尽了生死,埃尔隆德反而表现得要比他更为

星辰之下章二十

……胃炎发作了_(:з」∠)_想吐

===============================

很难形容加里安在接到莱格拉斯电话时有多震惊,这个被他从小看到大的少爷居然连续两天被同一个警察带走、去了同一个警局两次,在几天以前是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所以哪怕莱格拉斯再怎么在电话里哀求,加里安依旧毫不犹豫地给瑟兰迪尔汇报了所有情况——电话那头的公爵先生显然也和管家一样为此感到震惊和愤怒。

事实上埃尔隆德也没想到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瑟兰迪尔的脸色会这样难看,虽然全程他的回应不过是哦?是吗?好我知道了……之类的语气词但他的眼神却因为对方所说的话变得越来越阴沉,这显然不是个好现象,而就在他试图搞...

星辰之下章十九

办公室の摸鱼时间_(:з」∠)_

其实已经无心上班只想放假了

=============================================

此时,法拉墨正兴致勃勃地对伊欧墨讲述昨天凌晨发生的事情,因为换班的关系伊欧墨没能在昨天凌晨看到这出好戏。这个年轻人口才相当不错,整个故事在符合事实的情况下从他口中说出来带着一丁点小夸张和十足十的幽默感,让伊欧墨整整笑了一分钟,“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真想看看这个场面,一定非常精彩。”这个年轻人感叹起来,就看到博罗米尔走了过来。

“你运气真好,”他表情凝重地说道,“这个场面你马上就能看到了,阿拉贡在半路上被人袭击了,是那个小子救了他,救护车和...

星辰之下章十八

莱格拉斯全程保持沉默,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还没人下车的SUV上,而他的手则不由自主地朝腰间摸了上去,在那里有一把小小的匕首始终藏在皮带里,那是他从小就带在身边的东西,虽然当年在他收到这份来自父亲的馈赠的时候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和平时代里他还要带上这个东西,但从小到大的经历已经非常明白地告诉了他,父亲的判断绝对没有错误。

“条子,就是你抓走了我的儿子?”那辆车上终于有两个人下来了,连同还在车上的司机一共是九个人,从阿拉贡按下要求增援的按钮后到现在差不过已经过了五六分钟却毫无动静,极有可能是对方身上携带了什么让电波无效的烦扰器,莱格拉斯想着,整个人稍稍测过身一边打量着正逐渐包围过来的家伙,一边慢慢拔

星辰之下章十七

办公室の摸鱼时间

==================================


这件事情和莱格拉斯完全没有关系才对。在今天早上接到司法部长电话的时候,年轻的警长先生很认真地再次将案情梳理了一下,却发现这就是个极为普通也完全没有成功的栽赃案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必要再去让莱格拉斯确认一下——毕竟他在当时就已经说得非常清楚,在那个他完全不熟悉的环境下,当大部分女士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大部分时候都感到极不自在,压根没有留意周围的其他人——这符合抓住博尔格时对方的供词,却又被要求再一次进行确认。

一开始阿拉贡以为这可能是因为莱格拉斯的身份的关系——贵族这种东西他只在时代

星辰之下章十六

甘道夫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哪怕埃尔隆德没有给出任何承诺但光凭他俩的眼神就已经给了他足够的保证,但显然索林很不满意这点,虽然比尔博·巴金斯先生是一片好意——毕竟在那里和埃尔隆德起冲突绝对不是明智的事情——但他依旧希望事情按照他的意愿执行,而不是这样贸然地打圆场。

“你应该让我继续质问瑟兰迪尔!”他试图咬牙切齿地抱怨一番,却在对上作家先生那冷静温和的眼神之后压下了怒火,“好吧,我知道莱格拉斯那个小子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他挠了挠头说道,“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了上我的确非常冲动行了吧?”

比尔博收回了带着点谴责的目光再次看向窗外,他不喜欢和人争执,更何况面对的是索林,自从失去孤山集团之后

———— 1 2 3 4 5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