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星辰之下三十五

埃尔隆德缓缓走进书房就看到瑟兰迪尔靠在卧榻上记着什么。一束阳光穿过高处装饰着的彩色玻璃照在他手中的笔上,反射到对面的墙上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白光,微风吹入撩起了他几缕金色发丝。在教授先生印象中这应该是公爵阁下难得的柔和状态,在这被他定义为足以安心显露出真实自己的地方,在卸去平日的凌厉与攻击性之后,原本如同刀锋一样锐利的气势不见了踪影,这个名字中被赋予春天含义的先生虽然在过去的大部分时间里都用寒冰笼罩住自己但现在显露在埃尔隆德面前的却是难得一见的冰雪消融的样子。

教授先生走过去在瑟兰迪尔的长发上印上了一个吻,这才发现公爵阁下手中端正记录的并非是他庞大事业中的某个部分,而是一本兰花培养手册,在最新的...

星辰之下章三十四

接下来的一切仿佛定格在了下一秒内。

枪声响起的瞬间,阿拉贡能听到莱格拉斯叫自己的名字、玻璃爆裂、身后椅子被重重地摔在地上、一瞬间被放大到极限的无线电通信器发出了刺耳的嘶鸣声和人惨叫的声音,但这么多杂音却依旧没有办法掩盖住索伦微笑着锁上门的那下轻微脆响。

惊慌不过维持了一瞬,阿拉贡并没有选择冲上去,这种勇气虽然可嘉却在现在显得相当无用,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转过头时已经重新恢复了镇定,而莱格拉斯显然也已经控制住了场面,这个年轻人在阿拉贡扑向门口、监控人员拔出枪的瞬间做出了精准的判断——虽然因为所站位置的关系他没有办法阻止那两个人开出第一枪但总算在他们准备瞄准阿拉贡的时候将之迅速击倒。

椅子砸在...

星辰之下章三十三

与天气晴朗的纽约不同,沙漠的天空看起来好像正酝酿着一场雷暴,黑色的乌云下不时闪过几点雷光,虽然现在还是下午的两点,但天色已经和夜间没有什么区别了。

阿拉贡收到了来自甘道夫办公室的回电,司法部长先生显然已经搞定了莱格拉斯的身份问题,只是鉴于这次拜访的隐秘性,他掩盖了真实的目的而是以调查陈年卷宗的名头让两人进入监狱。这倒是个好借口,不需要和索伦正面接触可以省却许多不必要的问题,还能与监狱内部的管理层交流一下,打探一下那个家伙的真正动向。

就如同所有人猜测的那样,阿拉贡也认为索伦并不可能会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蹲在牢里直到死去,那个男人的身体里仿佛天生流淌着罪恶的鲜血,不会甘于被禁锢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

星辰之下章三十二

“我得出去一次,你和我一起去吗?”其实这也不符合规定,但阿拉贡却总觉得莱格拉斯也应该去看看,他需要一个人陪着自己不至于到时候因为看到仇人而彻底地失去理智,博罗米尔、法拉墨虽然也能承担这个重任,但索伦对于他们却没有像是自己与莱格拉斯那样具有更深切的意义,“虽然有点麻烦,按照规定你是不能进去的,但我想……司法部长先生应该能找到一个好借口,让你和我一起去。”

莱格拉斯眼睛一亮蹭地一下窜到了阿拉贡身边,虽然他还不知道到底要去那里,但第一次收到来自朋友的邀请让他相当兴奋,“好啊,我们去哪里?”

“去见索伦。”

年轻人的眼神瞬间变了,阿拉贡能够看到在那极为短暂的时间里天真褪去换上的是寒冷如冰的憎恶,...

星辰之下章三十一

阿拉贡不想去探究这段话中含有怎样的深意,事实上他认为这不过就是这个年轻人简单粗暴的逻辑推理,以博格的身份来看无论他说还是不说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别,索伦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手下被警察抓住(他是否真的背叛并不重要,这也正是阿佐格突然找上自己的理由),只是莱格拉斯未免也太过直白了。他非常无奈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位年轻人便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博格身上,倒霉的毒贩子看起来疼得不轻,虽然看得出他竭尽所能地正在控制着不让自己在条子面前呻吟出声,但考虑到刚才拿一下撞到的位置,阿拉贡很认真地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先去找个医生(当然也可以是法医)。


“他居然敢打我!”博格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了——这让阿拉贡忍不住开始好...

星辰之下章三十

如果可以我很想写《虐死安纳塔的一百种方法》——但我实在太讨厌索大眼了!所以我根本想不出来怎么花样弄死他!!


顺便,从时间线上来算的话,目前只是周日的早上而已(周四晚上-周日早上72小时还没过)我真是话唠TVT


===========================================



而此时此刻,索林正不断腹诽的愚蠢的纽约警方正视图从博格口中找到点线索,由于首席大法官和司法部长的同时插手干预,莱格拉斯暂时成为了警方需要保护的证人,而得以和阿拉贡同进同出。因为周六中午的那场出人意料的“美救英雄”段落之后,随着人们口口相传中必定会出现的误差,莱格拉斯的战斗力也...

星辰之下章二十九

虽然说已经到了29……但实际上按照真正的分章,大概才第五章/第六章左右。


然后丢个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40971


我认真地希望它不要像其他几本丢进天窗的本子那样真的开天窗了TVT


=======================================



比尔博·巴金斯先生此时此刻正坐在他的小花园里——那是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私产,放眼所及之处的一草一木都是他亲手栽种培养的——在这里,他曾经写出过好几本脍炙人口的游记和两本到现在都列在推荐书单上的童话故事,一直以来这位先生给人的印象永远充满着开朗的...

星辰之下章二十八

其实我想写ET的音乐剧15题已经很多时间了_(:з」∠)_一直没空呢

然后我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写出这么甜的东西…………果然说是十多年的爱的积累吗?不对啊吉莱我也爱了十几年了!也没有写出这么甜反而越来越补刀,这不科学!

============================================

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舞蹈是年轻时代必须要学的礼仪技能之一,虽然可能因为时间的关系技术上有所退步,一开始彼此手拉手留心步子却免不了互相踩上两脚但在适应节奏之后一切都渐入佳境,从过去到现在这两个习惯于掌控一切的男人在舞步的选择上出乎意料地没有什么争执,他们俩早就已经过了为这种事情起争端的岁...

星辰之下章二十七

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回到家的时候是晚上十点,这两位先生在放了管家一个长假之后非常有兴致地结伴去百老汇看了一场音乐会——虽然这是埃尔隆德为了让瑟兰迪尔不要这么挂心于莱格拉斯特意做出的安排,但显然这点相当有成效,至少在他俩一路回来的时候这位苛刻的艺术爱好者的全副精神都就新任的女主角扮演者的唱功做出了深刻而周到的点评。

“她的高音相当不错,气息圆润,吐字清晰,而且稳定度很好,在几个关键点处理得非常妙,很有当年第一版那位女士的风范,但低音……实在是太差了。”挑剔的先生列举了极点他觉得不太满意的地方,最后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我很遗憾原作者太过偏爱第一任了,所有艰难的高音和低音转换部分也就只有那位小姐可...

星辰之下章二十六

萨鲁曼的口才非常好,随着整个故事的逐渐深入,莱格拉斯的脸色也变得愈来愈苍白,他依稀还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曾经对画像上的爷爷产生过好奇,只是自己父亲当时太过苍白的脸色让他彻底失去了继续追问下去的兴趣,他压根没有办法想象那时候的父亲——萨鲁曼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和各种形容词用来描述当年自己父亲在祖父还活着的时候的幸福生活与后来突然离世后所面临的各种打击。

“我曾经听甘道夫说过当时的事情,我想你也应该能够明白,在群敌环绕的时候根本不可能让人继续悲痛下去,逝者已逝,剩下的都必须活人去背负。”老先生拖长了音调说道,“我可以理解他不告诉你任何事情的理由,痛苦之需要一个人去承受就可以了,作为他的独子你并不需要...

———— 1 2 3 4 5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