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星辰之下 四十六

沙漠通往城市主干线的道路被警车堵得严严实实,荷枪实弹的警察在几近停顿的车流中穿梭,他们仔细对比车里每个乘客的脸、翻查车辆的后备箱,警犬在车的底部窜来窜去,这样的严防死守要想一个人强行突破绝对是个异想天开的主意,但索伦显然没把这一切当回事儿。

他悠然自得地坐在车上打开音响,广播里传出了轻快的曲调,那是一首老歌,哪怕是被关押长达二十年的索伦也对这首曲子耳熟能详,这首原本作为电影插曲的著名小调被各式各样的人用各种风格演绎过,而现在这个版本正是刚出道的新人自行编曲演绎的rap版本。

他按照原来的去掉哼了两句,伸出手拍了拍司机的肩膀,便趁着警察不注意的瞬间打开车门,从缝隙中滑了出去。然后三下两下就来...

星辰之下 四十五

瑟兰迪尔猛地转过方向盘将车拉离对方的火力范围,只是这个动作对于颇为崎岖不平的沙漠地带而言实在是太过粗暴了,在猛地颠簸了两下之后,一脸沙子的埃尔隆德缩回车里朝身边一脸无辜表情的瑟兰迪尔看了一眼。

他俩的视线不过就这样交错了一秒,车的控制权便再次回到了教授先生手中,公爵挪到了后座再次端起枪瞄准了对方,不过此时此刻风雨已经渐渐停歇,双方虽然依旧在沙漠中你追我赶但前方的道路已然清晰可见起来,通信信号也因为天气的变化而有了好转,但现在谁也顾不上去联系一下甘道夫。

索伦不怎么高兴地朝后面看了一眼,对方的车远远地缀在后面怎么也甩不掉,这种过于执着的心态很容易就让他联想到某个人,不过此时他暂时没多少怀念对...

星辰之下 四十四

一写到ET我就热血沸腾,顺便我找到了个好人帮我画星辰之下的插图,简直泪流满面!我要做个烫银硬壳封面的ET本嗷嗷嗷嗷嗷打滚!!!

--------------------------------------------------------

前面两辆车分了开来,索伦所在的那辆一下子加快了速度,而另一辆则死死地挡在了埃尔隆德的车前,它几次三番试图阻挡他们继续追赶的步伐,而瑟兰迪尔却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可能存在的另一种目的。

“他们想抓住我们。”

“这不奇怪。”埃尔隆德朝身边的人看了一眼,“我们只有两个人,而他们显然不止两个,数量的差距自然会让那群家伙暗自高兴。”

“可惜我们并不好抓。”瑟兰...

星辰之下 四十三

现在是晚上六点三十八分四十二秒,距离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接到凶讯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四个小时,他俩的车冒着大雨在几乎无法辨别方向的沙漠中飞快地奔驰着,从指南针和公里数来推测目的地应该就在前方不远处。

瑟兰迪尔垂着头摆弄手里的枪,从法律角度来看这显然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武器,更别提这把凶器的威力了,十三发子弹、袖珍激光瞄准、消声器,虽然产自捷克但稳定性一直来都非常值得陈赞,况且这并不是他手头唯一一把武器,在他脚边还竖着一把自动步枪,枪口朝着窗微微倾斜,高度足够他立刻握住。

此时窗外还下着大雨但比起一个小时以前情况已经好多了,他俩能够看到原本暗沉宛如黑幕的天空已经有了一点变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场雨...

星辰之下 四十二

其实本来我设计这里肯定是更血腥的,至少AL双双挂彩……但实在不舍得虐_(:з」∠)_我真是个好人!给自己点个赞

顺便说一句这就是典型的,再怎么牛逼也打不过神经病的典型例子,因为神经病不讲路数的

=========================================

索伦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在几分钟之前他已经示意自己所有的手下都出去检查车辆和路况,然后在十分钟内撤离,这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这位看起来永恒不老的黑暗主宰并没有从刚才那场大规模的杀戮中得到彻底的满足,他需要更多的血才能让自己重新恢复元气。

就好像神需要祭品一样,索伦也需要,不过他对祭品的要求比需要纷繁复杂仪式的祭...

星辰之下 四十一

索伦想要离开的心思并不难发现,黑暗是逃跑的最好掩护,风和雨可以扫掉逃跑时所产生的一切痕迹,但阿拉贡绝对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

“这不是个好主意,”瑞达加斯特从桌子底下伸出头来说道,“等他走吧,那样更安全。”

“然后让他去祸害别人?这我可做不到。”阿拉贡朝莱格拉斯看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拿起枪离开了监控室,莱格拉斯离开前还非常体贴地帮瑞达加斯特关上了门,从监控屏里可以看到他俩沿着走廊一路上了四楼,而此时此刻在一楼的索伦已经开始下令准备离开。

事实上,很难有人说清楚索伦目前到底是否还有理智——在大部分时候他看起来都很平静,但他的随从们却根本不敢对他说任何一个字,在杀人的时候这位先生从来不考虑...

星辰之下四十

走廊里终于平静下来,莱格拉斯趴在阿拉贡身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袋被玻璃碎片划伤了好几道口子的警察先生笑着伸出手揉了揉这年轻人金色的头发,“我在想……”他轻声咳嗽了两下,忍不住朝对方那沾满血迹的衣服上扫了两眼,“我在想,如果你父亲知道你现在这样,不知会有多生气,说不定会被他用你们意大利人特有的方式处决的。”

“放心,我会在狂欢节的时候找神父赦免你的。”莱格拉斯低声笑了起来,“当然,为了让观众有绝对的视觉享受,我会在刽子手即将割断你脖子的那一瞬间才出现。”

“那真是谢天谢地了莱格拉斯老爷。”警察先生带着点感激不尽的语气接口,顺势站了起来,“那么我尊敬的莱格拉斯先生,你愿意和我一起继续向前吗?”...

星辰之下三十九

不论瑞达加斯特再怎么小心地控制,铃声依旧无可避免地响了起来。监控屏上索伦抬起头面对着监控摄像笑了起来,这个笑容看起来极为艳丽,如同毒花在绽放时带着致命的香气,他伸出了手指了指外面便有几个人端着枪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莱格拉斯一把抓住还攀在门上的技术先生,轻巧地将他甩进了监控室——这个动作做得行云流水,阿拉贡在边上愣了愣神之后衷心祈祷这一招永远不要出现在自己身上,他俩差不多高,而从身板上看的话,自己可能还比莱格拉斯要壮实一点,已经不如那个年轻人能打了就更不能被他一把抓起来,这是个攸关自尊的严肃问题绝对不容任何马虎相待。

这个年轻人完全不知道阿拉贡脑子里在想什么,在简单粗暴地安顿完瑞达加斯特之后...

星辰之下三十七

瑞达加斯特是被枪声惊醒的。作为一个优秀的技术人员他于昨天晚上被萨鲁曼从床上叫起来,深更半夜长途跋涉了整整五个小时才赶到这里就为了维修一个无关紧要技术问题,他到达的时候实在是太晚了,只有晚班的守卫为他开了门然后又因为太晚了直接躲在技术室的电脑桌下面瞌睡了一晚而错过了约定离开的时间。

索伦动手的时候他还睡的正香,梦中他养的小动物正一个个拉着手围着他跳舞,也幸亏是他悄无声息地躲在桌子下面,让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平时就被锁着空无一人的电力控制室依旧保持着原样,哪怕经过门口也不过是就是漫不经心地撇了一眼,这让他比第九层里的其他人要幸运许多,但逃过了一劫的同时五楼被关上的大门也让他没法离开。

与阿拉贡和莱...

星辰之下三十六

瑟兰迪尔整装待发,他是个非常优秀的衣架子,莱格拉斯也继承了这一血统。埃尔隆德曾经说过,如果哪天瑟兰迪尔要上战场,他也会如同平时一样打扮地如同可以去参加一场宴会一样。事实证明这话没有说错,哪怕接下来可能要面临一场恶战,瑟兰迪尔也依旧一丝不苟地梳了头发、把它们扎成一个马尾(这让他从某个角度看起来和莱格拉斯非常相像)、穿着最便于行动的正装、带着他那几个戒指,一声不吭地走在最前面。

虽然面上不显,但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极为焦灼,与知道一点的阿拉贡和莱格拉斯不同,在索伦被捕之后,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出席了那场审判,埃尔隆德坐在前面,瑟兰迪尔坐在最后全程旁听了整个过程。

索伦坐在最前面,他打着精致的领带、穿...

1 2 3 4 5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