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

[锤基]五分钟 32

坐骨神经疼……医生让我不要久坐_(:з」∠)_

拜毫无逻辑的复联4所赐,本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它给了完美的答案……

loki现在在雷神1的时间点,距离复联1还有一年不到的时间,小蜘蛛目前只有8~9岁,博士还在当医生,古一会出现,虽然我很喜欢大姐X古一这个CP,但本文不会有这对CP

漫画里thor和loki两个人一直住在一个房间里,哪怕他们长大了也是如此,官方什么意思大家自己领会

-----------------------------------

来中庭并不是个好主意。

Loki站在十字路口忍不住后悔起来,他会来地球的理由非常多,但总结下来其实只有三点,首先hela已经找...

[锤基]五分钟 31

在乍然看到odin的时候,loki就毫不掩饰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自从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很多曾经被他看在眼里却被刻意忽略掉的一些小细节一下子全都冒了出来,这让他更加愤恨和不甘,若不是因为突然冒出来的未来的索尔让局势变得情况不明,可能他就会一门心思地做出些与那个索尔所处的世界几乎一样的行动了。

他在心里嫌弃了一下那个thor的多管闲事,又忍不住朝frigga多看了两眼,他能理直气壮地向所有人宣布众神之王亏待了他、是个可恶的绑架婴儿的罪犯,但frigga却是这世上最好的母亲,哪怕loki此时此刻有一肚子的火气想要冲着他父亲咆哮也最终在看到神后的时候冷静了下来。

不过他素来对怎么激怒thor非...

[锤基]五分钟 30

索尔话音刚落便敏捷地往旁边一闪——他实在是太熟悉洛基的风格了,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他刚才那番话会让恶作剧之神多么生气,换做是别人在他面前义正言辞地宣布几年后自己的国土会灭亡、父母会去世的话,他也会忍不住朝对方脑袋上来一榔头的,但匕首……这招真是太习以为常了以至于索尔一边躲开一边又该死地怀念他兄弟这一小小的攻击手法,不得不说比起六年后的刺杀水平,现在还有大幅度的提升空间。

“我只能在这里停留五分钟,洛基,我们就不能心平气和地说两句?”他摊开手笑眯眯地问道,完全没把掉在脚边的匕首放在心上,“我以为你挺想看到我的?”

恶作剧之神十分厌恶这种被彻底看透的感觉,眼前这个即使灵魂波动与自己的索尔几乎一致,...

[锤基]五分钟 29

原本索尔认为这场会面会充斥着温情,兄弟俩回忆过去展望未来,为建设更为美好的阿斯加德而努力的时候,未来进行时的那位索尔突然取代了他的位置。

就在洛基面前,换得理直气壮、换得毫不掩饰。

这实在是过于有恃毋恐了,即使是洛基的确像过要见一见未来的索尔也不能忍受那家伙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取代现在索尔的位置,从理智上他并非不能判断两个索尔之间的相似——雷神在大部分时候都过于好懂了,是个几乎一眼就能看穿所有心思的家伙,这种坦荡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变化但洛基却是能一下子就分辨出来的。

六年后的索尔身上总缠绕着一丝阴影,他看向自己、看向周围所有东西时脸上总会情不自禁地带上一点怀念,他的灵魂饱经风霜、受尽折磨,年轻...

[锤基]五分钟 28

任何一个阴谋家在这种时候都会选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洛基却还没进化到这一步,他尚且有瞻前顾后的忧虑。事实上在他下定决心要让索尔和海拉拼的你死我活的几秒后,这位阿斯加德的小王子便立刻否决了这个计划,一般情况下大家可以将这种心情转变视为恶作剧之神的反复无常,但若是让索尔来解释的话——此处特指未来的那位——雷神看问题的方式反而异常简单粗暴。

六年后的索尔·奥丁森先生能抬头挺胸地对着九界万物理直气壮地宣布“因为我俩相爱!”而无人反驳,但现在那两位神族兄弟却是做不到这点的,他俩未曾遭逢大难、虽然心有灵犀却忽视了之间最重要的东西,如果弗丽嘉肯在里面做一些指点的话——但众所周知,爱神从来不会...

[锤基]五分钟 27

如果可以的话,洛基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找上奥丁,让那糊涂的老头想办法打发了这该死的头生子,但作为九界最优秀的法师他又敏锐地发现海拉并不能算是真正出现在了阿斯加德。诚然众神之父上了年纪让施加在死亡女神身上的封印开始逐渐有了点松动,这给了海拉一丁点能够放出影子活动一下的空间,但奥丁毕竟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神明,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海拉就没法突破阿斯加德。她最多就如同现在这样,用一个淡淡的绿色影子作为媒介在镜子里闪现那么几分钟。

谢天谢地。她应该暂时没法从镜子里走出来,这让洛基稍微安了点心,但马上一堆的问题紧随其后地跳了出来——她来了多久、她想干嘛、她知道另一个索尔的事情吗?

此时此刻,阿斯加德的所有人...

[锤基]五分钟 26

比起要考虑更多的索尔,洛基要思考的其实只有一个问题。

自己该何去何从。

奥丁没发表关于自己身世的任何意见、索尔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把自己是约顿海姆人这件事放在心上,弗丽嘉……她是这世上最好的母亲,按理来说他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继续蹲在阿斯加德,舒舒服服地当他的小王子——除了肯定没有继承权之外,平时的生活应该毫无变化,但他不甘心。

事实上这种在别人看来应该感恩戴德的情况,对于洛基来说反而成为了一种羞辱,过去的所作所为说不定早就被奥丁看在眼里,自己的表现就是一个自不量力的无知小丑令人发笑。

当然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处理掉这个问题,譬如说杀掉奥丁、杀掉索尔……甚至是杀掉弗丽嘉,这样阿斯加德的王族就只剩...

[锤基]五分钟 25

未来的索尔还在思考如何平复他兄弟那敏感的情绪的时候,现在进行时的索尔根本没发现他已经连续踩到洛基十几个痛点,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俩之间的矛盾并非是单纯的阿斯加德继承人之争,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和逻辑之间的感情已然不是单纯的兄弟情分,反而有着更深、更值得挖掘的微妙关系,这是瞒不过弗丽嘉的,而奥丁——很难说众神之父到底知道多少东西,毕竟在大部分人看来奥丁无所不知。

雷神焦头烂额,他素来是个藏不住心事的神明,在过去的大部分时候,索尔对于自己的火爆脾气一向听之任之,他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而洛基——显然不是武力就能处理的,他太了解洛基了,虽然大部分人眼里他兄弟如同一条毒蛇但在他看来洛基聪明又坚韧,是最游刃...

[锤基]五分钟 24

最近破事儿多到爆炸,搬家、家里人和自己都要开刀、我最好朋友的妈妈又突然过世,杂七杂八的事儿凑到一块大半个九月连生日都没能好好过QVQ到现在还浑身贴满了膏药我好累啊QVQ

PS.我喜欢的CP婚了是这个月我唯一开心的事情了

=======================================

你不想再失去可曾想过我拥有过什么吗?洛基差一点冷笑出声,在过去的日子里他曾经以为自己只不过是没能拥有奥丁的爱而已——父亲在阿斯加德是个非常特殊的名词,他代表了勇气和力量,是人生路上唯一的引领者,但即使奥丁手中提着灯也绝对不可能照亮自己的道路。

他是索尔的父亲。

不是我的。

洛基的锱铢必较...

[锤基]五分钟 23

“说来听听,关于六年后的你,”洛基提了提嘴角,捧起索尔的脸仔细端详起来,“那个你和现在的你截然不同,是什么改变了你?姐姐?阿斯加德的变故?还是我?”恶作剧之神隐隐约约觉得索尔的变化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但这种想法实在过于往脸上贴金了,事实上在这之前他虽然和索尔关系亲密,可是这种亲密大多维持在面子工程,他没法控制住自己对兄长存在的恶意,而现在显而易见,他曾经受到过的冷待和漠视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他是个法师、比其他阿斯加德人更为弱小。

而是他……根本不是阿斯加德人,这让他非常迷茫。

鉴于日后对洛基的了解——如果未来的钢铁侠或者是复仇者联盟的其他人出现在这里的话也许会毫不犹豫地指出其实‘你就是缺爱’...

[锤基]五分钟 22

与六年后的那位洛基不太一样,此时这位年轻的小王子尚且不知天高地厚,对外界的邪恶也仅止于平时打过交道、看索尔打架的那部分,在他印象中最坏的无疑是霜巨人——是的,他应该就是最坏的那一批。他甚至对日后那些著名的、热爱侵占地球的反派BOSS们毫无交集,事实上如果此时此刻他走进反派酒吧的话说不定会因为太过稚嫩被那群老江湖们丢出去,不过也就因为这份稚嫩让他没有六年后那位的偏激和愤懑,反而有了足够的心思去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得不说他的这个想法被六年后的索尔彻底摸透了,虽然未来的雷神并没有全知全能到猜出他那心机深重的弟弟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但他看到过这世上最糟糕的部分,应该没有比那更让人痛苦的了,无...

[锤基]五分钟 21

这几天的事情几乎耗掉了洛基所有的耐心和忍耐力,他在吼完之后只觉得疲惫从心底涌出,他看了一眼索尔又看了一眼奥丁,毫不犹豫地穿过这对父子身边怒火中烧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他没像过去那样乒乒乓乓地乱砸一气,反而坐在床边仔细打量着周围的各种装饰,弗丽嘉的审美无可挑剔而索尔的英勇无畏也给这间房间增加了不少光彩,他几乎可以悉数说出每一件摆设的过去和获取经过——鉴于其中有一部分他也参与其中,可以说几乎都是回忆的一部分。

是的,即使恐惧和不安占据了他整个心灵,但有一点洛基是不能否认的。

他爱着阿斯加德,哪怕这里的人并不一定以同样的心情来回馈也依旧爱着这片土地,诚然也许这份心情会被嗤笑(事实上洛基自己也觉...

[锤基]五分钟 20

洛基原本以为自己看到了傻瓜的极致——毕竟没有几个人会想出来这种处理方式,但让他震惊的是,索尔这异想天开的主意居然得到了回应。

“哦,很好,那接下来呢?我们该去哪里?这么多子民怎么去这种问题你想过吗?”奥丁面不改色地提出了一堆问题,颇有一种你提了个很好的想法让我们仔细讨论一下就照着办吧的架势。

不不不等等别闹,可怜的小王子目瞪口呆地站在边上,第一次觉得毫无血缘关系看起来也挺好的,至少在这种父子一起智障的情况下他还能维持清醒、正常的认知。

“这和不战而降有什么区别?”他终于憋不住叫了起来,“天哪我们打都没打一下就想着跑吗?”看在九界诸神的份上这可是洛基非常难得表现出勇敢、坚定不屈这种精神的时...

[锤基]五分钟 19

索尔不懂,亦或者他根本懒得去思考奥丁的想法,这位目前脑子还一根筋的雷神暂时的关注重点还停留在他兄弟身上——洛基的想法非常重要,鉴于他逃跑未遂,雷神很难确定恶作剧的神明接下来会做什么,但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洛基至少为母亲、为阿斯加德想一想。

这很难,索尔清楚这一点,他没法用言辞来说服洛基,毕竟众所周知,恶作剧之神才是那个嘴皮子灵活的家伙,而索尔只擅长打架,所以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弟弟,试图用充满了温柔和爱意的目光去融化他兄弟那颗被冰块封锁住的内心。

好吧,这个说法有些恶心但对洛基并非毫无用处,黑发的神明蹙着眉犹豫了一会最终配合起了雷神,“就随便出去走了走,然后谈了谈心,毕竟这两天发生在索尔身...

[锤基]五分钟 18

这不能怪洛基突然怂了,任谁在面对如此盛怒之下的索尔的时候都会忍不住退缩,而恶作剧之神又是最会审时度势的那一个,所以只能接受被提溜着衣领拖回金宫的下场。当然更让他糟心的是几分钟之后,他不得不面对泪眼朦胧的母亲和一脸严肃的……奥丁。

真是要命。

此时此刻洛基脑子里只剩下了这四个字,搞事被抓到并不是第一次,但像现在这种情况倒是很让他头疼,首先他没想好怎么面对奥丁——经过几个小时的冷静他虽然依旧愤愤不平、怨气冲天,但索尔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即使奥丁慢待了他,弗丽嘉也不曾做错过任何事情,她是完美的母亲,哪怕不考虑她还有三年的性命也绝对不应该用“你不是我母亲”这样的话去回应她的爱。

是的,如果阿斯加德...

[锤基]五分钟 17

当洛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得意洋洋的索尔的时候,心里非常不优雅地冒出来了成百上千句脏话,是的,正如六年后的索尔所预料的那样,在当天夜里恶作剧之神打算悄悄溜出阿斯加德——他现在时态的兄弟正蹲在那条在未来被摸得清清楚楚的密道门口。

呵呵,真是被算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看起来你好像知道的不少,”他憋着一口气只恨不得上去把雷神锤个半死,“或者说说看你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洛基瞒着索尔的事情至少能写十本书,但雷神花了六年把他弟弟的破事儿统统摸了个底朝天——这中间必须感谢银河护卫队的倾情奉献,兔子先生在八卦这一领域有着杰出的敏锐度,大大丰富了雷神的知识库,不过在前几次那有限的五分钟里,索尔肯定是没...

[锤基]五分钟 16

如果认为两兄弟之间因为有了共同的敌人而和解的话那完全是在做梦,事实上为母亲伤怀的感性情绪不过就维持了几秒,理性便迅速占据了洛基的脑子,他冷冰冰地看着索尔——弗丽嘉的生死的确令人在意,但同时他对阿斯加德的仇恨值几近满点。

他不是傻子,既然已经知道自己是霜巨人,那洛基就在瞬间给了自己全新的定位,一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虽然从来没在他的剧本中出现过,但此时此刻他好像也就只能本色出演了。

在这里,必须申明一点的是,在洛基知道自己身世之前他所有的想法大部分围绕着让索尔吃点亏这个中心思想进行,要他性命这种想法他还不曾真正有过,只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他已经失去了继承阿斯加德皇位的可能性,如果他还对这里...

[锤基]五分钟 15

如果仔细剖析索尔现在的心情的话,恐怕只有用惶恐不安来形容,是的,即使他还能勉强压制住洛基也不过是稍微让他内心深处那些恐惧安分一些罢了,比起想的太多的他的兄弟,雷神那一根筋的脑子里其实只剩下了唯一一个消息。

他的母亲最多再活三年、他的父亲不过五年就会离世,阿斯加德会毁于大火,他身边的弟弟会被拧断脖子。

一个个字眼如同刀子血粼粼地扎在他心口,如果不是他暂时对这未来存疑(年轻的王子对阿斯加德的武力极有信心,即使是未来的他诉说将来的不幸,有些事情也未必能动摇他的信念)恐怕会表现得更加暴躁和焦虑,到时候与同样被不安恐惧包围的洛基凑在一起就不是和平谈话,而是几乎能够想象的兵戎相见。

他克制着自己——...

[锤基]五分钟 14

若是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奥丁也不至于让洛基有这么大的反应。事实上在年轻的阿斯加德小王子看来,索尔身上有什么特别值得称道的优点的话,就是他的诚实。

是的,雷神是绝对不会对着自己说谎的,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让他绝望。

一直以来,年轻的火神都认为自己之所以不受重视完全是因为奥丁偏心的缘故,众神之父显然更喜欢他孔武有力却没啥脑子的大儿子,而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自己的存在就特么是一个笑话。

“好吧……”他花了足足五分钟才勉强平息了一下情绪,又花了五分钟整理了一下语序这才带着自嘲的笑容问道,“好吧那我到底是什么?中庭人不可能有我这样的寿命,亚尔夫海姆的精灵没有我的身高、华纳海姆是弗丽嘉的出生地...

[锤基]深渊之上 一篇无聊的番外

写zeus的时候的突发奇想,调剂一下作为魔都人被哑炮台风伤害的心灵——说好的台风呢!!!!!

亮点自寻!!!!

ps.不明白梗的可以去翻前文,简单来说路易斯=洛基,唐纳德=索尔

深渊1=雷神1

深渊2=复联1

深渊3=雷神2

短篇小说集是一本侦探小说,洛基叫它复联杀人案件,大家看的时候可以代入一下

本评论撷取时间点在电影版上映之后——就是作者是谁已经完全暴露了。

==================================


《深渊之上》 (新版)

全部评价(6.5万+) 晒图(500) 追评(100+) 好评(6.5万+)...

[锤基]五分钟 13

我一定是疯了。洛基面无表情地看着霜巨人的尸体默默地想到,大概是因为这两天情况太过混乱的缘故,等到他想起来还有这两个家伙的时候仪式早就凉透了,他当然不可能放任这两个家伙继续留在金宫里,况且搞破坏已然完全没有意义。他处理掉了尸体、为了避免麻烦还仔仔细细地打扫了一下,这才满心郁结地坐在地上开始继续思考起人生来。

如果只剩下索尔和我……那会是多么可怕的世界啊。

他没有办法去想象金宫的失败、没有办法去思考弗丽嘉的离世,事实上要不是他了解索尔、相信索尔,哪怕到现在他都会毫不犹豫地认为雷神疯了,他被某种魔咒迷失了信纸,胡编乱造出了一个姐姐。

看在诸神的份上。

一个头生子!

洛基甚至来不及去思索那是...

[锤基]Become God 4

索尔花费了点时间和口舌终于说服托尼解除了098身上的学习限制系统——他不得不为此下了很多保证、做了无数承诺才让钢铁侠按下确认键,即使如此史塔克先生依旧喋喋不休地重复着人工智能可能造成的危机。

“当然我不是想让你厌烦,索尔,但我们吃过这苦头所以不能再来一次,”托尼已经从黑寡妇那里听说了昨天发生的事情,作为普通人类他们当然无法听出“I’m groot”里存在的细微差别,但索尔动容了那一秒确实让人无法不在意的事实,雷神到底听到了什么成为了一个梗在钢铁侠喉咙口说不出的问题,他当然希望这种毫无意义的教学课程能让索尔分掉点注意力但绝对不希望雷神培养出个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留心点我的朋友,虽然这话有些残...

[锤基]五分钟 12

就当海拉生母不详

反正神话里奥丁风流韵事不比希腊的那个少

=======================================

弗丽嘉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儿子在走廊里追来打去,如果他俩还是15岁的话,神后也许可以一脸慈爱地批评少年人的冲动和鲁莽,但现在他俩1500岁了,再有这种动作就显得极不得体,只是这一回,优雅的女神并没有训斥两个年轻的王子,反而笑眯眯地站在一边看着洛基挥舞小刀。

她对海拉这个名字并非一无所知,事实上在索尔和洛基尚且年幼的时候,她的丈夫就经常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两个孩子——那是带着忧虑和烦恼的表情——她曾经一度想要追问,却一次又一次错过了追求真相的机会。...

[锤基]五分钟 11

索尔居然会说谎了!在乍然判断出这一点的时候,身为恶作剧之神的洛基可一点都没有“雷神堕落”的欣喜若狂反而因此陷入了沉思。在这一千多年的神生中,他从未见过索尔露出如此压抑、痛苦的表情,他的兄弟,原应该是这个世上最快活的王子,他受人爱戴、他强大又富有魅力,几乎没有什么烦恼可以让他皱一下眉。

而现在看看他浑身上下洋溢出来的苦痛吧。

当然他不可能去问索尔到底发生了什么,首先索尔绝对不会说实话,其次洛基也并不是那种喜欢追根究底的人,他总喜欢退守在交往的安全界限里,做个冷眼旁观的关注,然后在最有利的情况下出手。是的,他爱这种好事都他占、麻烦索尔背的人物设定但不等于他会放弃成为救世主的决心——事实上在他看...

[锤基]zeus

本文又被称为《thor杀人事件》

是《深渊之上》中洛基所写的侦探短篇集中的一篇,故事讲述了唐纳德医生精心策划了一起电击杀人事件,弄死了他的同事托米。由于作者先生的滤镜及对原型人物的偏爱,小说中的杀人犯最终成功逃脱了追捕,成为了短篇小说集中唯一一篇没有得到法律制裁的作品。

文中经常被“我”嘲讽的警察ban先生是我们尊敬的博士,剩下的人应该可以一一代入,基妹夹带私货大家懂的。


PS.我恶补了一下触电的原理……但物理已经完全还给老师了,不确定文里的手段是不是真的能够实现。


==========================================

章一

四小时前

夕阳...

[锤基]5分钟 章10

奶一口他法…………

===========================================

“所以我们真有一个姐姐啊?”洛基觉得自己在外面等得天荒地老才终于看到索尔被奥丁放出来,若是换成以前他兴许会因为这漫长的等待烦躁地先来一波嘲讽,但继承权绝对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拿出来开玩笑的小事,恶作剧之神有野心同样也有脑子,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提没有必要提的事情,“那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即使心中对此已经有所推论,洛基依旧非常谨慎地再问了一遍,“父亲准备怎么做?”

索尔还有些云里雾里,他不是另一个对后事心如明镜的雷神,洛基的身世让他烦恼不安了整整一夜想不出解决之道,那从天而降的姐姐更是...

[锤基]兵临城下 10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还好我不赌!!!!!!!!!!不然今天就要从我家窗户跳下去了!!!!!!

==========================================

洛基其实有许多想说的,为什么要杀掉巴尔德、自己为什么会飞快赶来、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阿斯加德、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等等等等,他每一个字都想要对索尔倾诉,即使他很清楚其中大部分不会得到对方的认同——就如同大部分人所认为的那样(事实上洛基本人也这么想)——他和索尔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他喜欢用的手段是索尔完全不喜欢甚至非常厌恶的,一直以来横跨在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大多也始于此,但至少此时此刻,洛基是想要倾诉的,就像每个犯...

[锤基]5分钟 章9

六年后的索尔兴致勃勃地哼着小调,诚然连续游走在两个世界所带来的强烈负担虽然让他浑身剧痛但却依旧没能影响到雷神的好心情。黑寡妇看着他,在不打搅对方雅兴与陈恳提出建议这两者间选择了后者。

“一直以来我对魔法都不太了解,你明白的,索尔,它们和人类平时接触到的物理和化学不太一样,但奇异博士曾经从物理学的角度和托尼讨论过这个问题,我想时空魔法也应该在此基础上没太大变化?”这个开场白听着就非常严肃,雷神的动作僵硬了那么一瞬间——当然这没能逃过娜塔莎的眼睛,诚然黑寡妇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可能会深深地打击到这位神明,但总要有人站出来的,“只要时间线有一丁点变化那就不是现在了,我想作为一个神你应该比我更理解这个...

[锤基]5分钟 章8

这是一个残酷又无情的世界。

当然一切都是索尔的错!

洛基晕头转向地坐在地上,他没掩饰过自己的野心——当然在这位小王子看来作为第二继承人,与其让索尔那没脑子的家伙登上皇位还不如自己来,但!就在刚才!就在十五分钟前!

他发现索尔和自己居然还有一个姐姐。

一个姐姐!

奥丁居然有头生女!

若不是母亲的表情也很震惊、周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唯独他父亲神色不变,他几乎会以为那是附身在索尔身上的邪灵在胡说八道、在搬弄是非,就像所有心怀险恶的魔物一样试图挑拨离间。

但奥丁承认了!

他承认自己有一个被流放到冥界的女儿,哦好吧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位公主的名字了,海拉……听起来还挺不错的,可不等于人不错...

[锤基]5分钟 章7

洛基打了个哈欠,昨天晚上索尔的事儿折腾了大半夜,虽然最后弗丽嘉将他赶了回去,但他毕竟还惦念着藏着的俩霜巨人,只是碍于他激发了整个阿斯加德的防御系统,贸然出门显然是个不明智的举动。计划的不顺让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当然这并不是他失眠的唯一理由,事实上就在他心烦意乱地躺在床上,试图找个机会偷溜出去的时候,索尔居然走了进来,他坐在床边唉声叹气、长吁短叹,若不是洛基死死地闭着眼睛装作自己已经熟睡的样子,恐怕会憋不住跳起来给这家伙一刀。

你不过就是被一个邪恶的巫师诅咒了而已,即使有什么能附身在你身上一次、两次,但接下来他总会被我抓到然后被钉在金宫的长廊前,让所有敢于冒犯雷神的人知道,阿斯加德神圣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