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五分钟 23

“说来听听,关于六年后的你,”洛基提了提嘴角,捧起索尔的脸仔细端详起来,“那个你和现在的你截然不同,是什么改变了你?姐姐?阿斯加德的变故?还是我?”恶作剧之神隐隐约约觉得索尔的变化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但这种想法实在过于往脸上贴金了,事实上在这之前他虽然和索尔关系亲密,可是这种亲密大多维持在面子工程,他没法控制住自己对兄长存在的恶意,而现在显而易见,他曾经受到过的冷待和漠视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他是个法师、比其他阿斯加德人更为弱小。

而是他……根本不是阿斯加德人,这让他非常迷茫。

鉴于日后对洛基的了解——如果未来的钢铁侠或者是复仇者联盟的其他人出现在这里的话也许会毫不犹豫地指出其实‘你就是缺爱’...

[锤基]五分钟 22

与六年后的那位洛基不太一样,此时这位年轻的小王子尚且不知天高地厚,对外界的邪恶也仅止于平时打过交道、看索尔打架的那部分,在他印象中最坏的无疑是霜巨人——是的,他应该就是最坏的那一批。他甚至对日后那些著名的、热爱侵占地球的反派BOSS们毫无交集,事实上如果此时此刻他走进反派酒吧的话说不定会因为太过稚嫩被那群老江湖们丢出去,不过也就因为这份稚嫩让他没有六年后那位的偏激和愤懑,反而有了足够的心思去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得不说他的这个想法被六年后的索尔彻底摸透了,虽然未来的雷神并没有全知全能到猜出他那心机深重的弟弟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但他看到过这世上最糟糕的部分,应该没有比那更让人痛苦的了,无...

[锤基]五分钟 21

这几天的事情几乎耗掉了洛基所有的耐心和忍耐力,他在吼完之后只觉得疲惫从心底涌出,他看了一眼索尔又看了一眼奥丁,毫不犹豫地穿过这对父子身边怒火中烧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他没像过去那样乒乒乓乓地乱砸一气,反而坐在床边仔细打量着周围的各种装饰,弗丽嘉的审美无可挑剔而索尔的英勇无畏也给这间房间增加了不少光彩,他几乎可以悉数说出每一件摆设的过去和获取经过——鉴于其中有一部分他也参与其中,可以说几乎都是回忆的一部分。

是的,即使恐惧和不安占据了他整个心灵,但有一点洛基是不能否认的。

他爱着阿斯加德,哪怕这里的人并不一定以同样的心情来回馈也依旧爱着这片土地,诚然也许这份心情会被嗤笑(事实上洛基自己也觉...

[锤基]五分钟 20

洛基原本以为自己看到了傻瓜的极致——毕竟没有几个人会想出来这种处理方式,但让他震惊的是,索尔这异想天开的主意居然得到了回应。

“哦,很好,那接下来呢?我们该去哪里?这么多子民怎么去这种问题你想过吗?”奥丁面不改色地提出了一堆问题,颇有一种你提了个很好的想法让我们仔细讨论一下就照着办吧的架势。

不不不等等别闹,可怜的小王子目瞪口呆地站在边上,第一次觉得毫无血缘关系看起来也挺好的,至少在这种父子一起智障的情况下他还能维持清醒、正常的认知。

“这和不战而降有什么区别?”他终于憋不住叫了起来,“天哪我们打都没打一下就想着跑吗?”看在九界诸神的份上这可是洛基非常难得表现出勇敢、坚定不屈这种精神的时...

[锤基]五分钟 19

索尔不懂,亦或者他根本懒得去思考奥丁的想法,这位目前脑子还一根筋的雷神暂时的关注重点还停留在他兄弟身上——洛基的想法非常重要,鉴于他逃跑未遂,雷神很难确定恶作剧的神明接下来会做什么,但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洛基至少为母亲、为阿斯加德想一想。

这很难,索尔清楚这一点,他没法用言辞来说服洛基,毕竟众所周知,恶作剧之神才是那个嘴皮子灵活的家伙,而索尔只擅长打架,所以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弟弟,试图用充满了温柔和爱意的目光去融化他兄弟那颗被冰块封锁住的内心。

好吧,这个说法有些恶心但对洛基并非毫无用处,黑发的神明蹙着眉犹豫了一会最终配合起了雷神,“就随便出去走了走,然后谈了谈心,毕竟这两天发生在索尔身...

[锤基]五分钟 18

这不能怪洛基突然怂了,任谁在面对如此盛怒之下的索尔的时候都会忍不住退缩,而恶作剧之神又是最会审时度势的那一个,所以只能接受被提溜着衣领拖回金宫的下场。当然更让他糟心的是几分钟之后,他不得不面对泪眼朦胧的母亲和一脸严肃的……奥丁。

真是要命。

此时此刻洛基脑子里只剩下了这四个字,搞事被抓到并不是第一次,但像现在这种情况倒是很让他头疼,首先他没想好怎么面对奥丁——经过几个小时的冷静他虽然依旧愤愤不平、怨气冲天,但索尔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即使奥丁慢待了他,弗丽嘉也不曾做错过任何事情,她是完美的母亲,哪怕不考虑她还有三年的性命也绝对不应该用“你不是我母亲”这样的话去回应她的爱。

是的,如果阿斯加德...

[锤基]五分钟 17

当洛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得意洋洋的索尔的时候,心里非常不优雅地冒出来了成百上千句脏话,是的,正如六年后的索尔所预料的那样,在当天夜里恶作剧之神打算悄悄溜出阿斯加德——他现在时态的兄弟正蹲在那条在未来被摸得清清楚楚的密道门口。

呵呵,真是被算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

“……看起来你好像知道的不少,”他憋着一口气只恨不得上去把雷神锤个半死,“或者说说看你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洛基瞒着索尔的事情至少能写十本书,但雷神花了六年把他弟弟的破事儿统统摸了个底朝天——这中间必须感谢银河护卫队的倾情奉献,兔子先生在八卦这一领域有着杰出的敏锐度,大大丰富了雷神的知识库,不过在前几次那有限的五分钟里,索尔肯定是没...

[锤基]五分钟 16

如果认为两兄弟之间因为有了共同的敌人而和解的话那完全是在做梦,事实上为母亲伤怀的感性情绪不过就维持了几秒,理性便迅速占据了洛基的脑子,他冷冰冰地看着索尔——弗丽嘉的生死的确令人在意,但同时他对阿斯加德的仇恨值几近满点。

他不是傻子,既然已经知道自己是霜巨人,那洛基就在瞬间给了自己全新的定位,一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虽然从来没在他的剧本中出现过,但此时此刻他好像也就只能本色出演了。

在这里,必须申明一点的是,在洛基知道自己身世之前他所有的想法大部分围绕着让索尔吃点亏这个中心思想进行,要他性命这种想法他还不曾真正有过,只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他已经失去了继承阿斯加德皇位的可能性,如果他还对这里...

[锤基]五分钟 15

如果仔细剖析索尔现在的心情的话,恐怕只有用惶恐不安来形容,是的,即使他还能勉强压制住洛基也不过是稍微让他内心深处那些恐惧安分一些罢了,比起想的太多的他的兄弟,雷神那一根筋的脑子里其实只剩下了唯一一个消息。

他的母亲最多再活三年、他的父亲不过五年就会离世,阿斯加德会毁于大火,他身边的弟弟会被拧断脖子。

一个个字眼如同刀子血粼粼地扎在他心口,如果不是他暂时对这未来存疑(年轻的王子对阿斯加德的武力极有信心,即使是未来的他诉说将来的不幸,有些事情也未必能动摇他的信念)恐怕会表现得更加暴躁和焦虑,到时候与同样被不安恐惧包围的洛基凑在一起就不是和平谈话,而是几乎能够想象的兵戎相见。

他克制着自己——...

[锤基]五分钟 14

若是换成另外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奥丁也不至于让洛基有这么大的反应。事实上在年轻的阿斯加德小王子看来,索尔身上有什么特别值得称道的优点的话,就是他的诚实。

是的,雷神是绝对不会对着自己说谎的,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让他绝望。

一直以来,年轻的火神都认为自己之所以不受重视完全是因为奥丁偏心的缘故,众神之父显然更喜欢他孔武有力却没啥脑子的大儿子,而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自己的存在就特么是一个笑话。

“好吧……”他花了足足五分钟才勉强平息了一下情绪,又花了五分钟整理了一下语序这才带着自嘲的笑容问道,“好吧那我到底是什么?中庭人不可能有我这样的寿命,亚尔夫海姆的精灵没有我的身高、华纳海姆是弗丽嘉的出生地...

1 2 3 4 5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