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五分钟 30

索尔话音刚落便敏捷地往旁边一闪——他实在是太熟悉洛基的风格了,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他刚才那番话会让恶作剧之神多么生气,换做是别人在他面前义正言辞地宣布几年后自己的国土会灭亡、父母会去世的话,他也会忍不住朝对方脑袋上来一榔头的,但匕首……这招真是太习以为常了以至于索尔一边躲开一边又该死地怀念他兄弟这一小小的攻击手法,不得不说比起六年后的刺杀水平,现在还有大幅度的提升空间。

“我只能在这里停留五分钟,洛基,我们就不能心平气和地说两句?”他摊开手笑眯眯地问道,完全没把掉在脚边的匕首放在心上,“我以为你挺想看到我的?”

恶作剧之神十分厌恶这种被彻底看透的感觉,眼前这个即使灵魂波动与自己的索尔几乎一致,...

[锤基]五分钟 29

原本索尔认为这场会面会充斥着温情,兄弟俩回忆过去展望未来,为建设更为美好的阿斯加德而努力的时候,未来进行时的那位索尔突然取代了他的位置。

就在洛基面前,换得理直气壮、换得毫不掩饰。

这实在是过于有恃毋恐了,即使是洛基的确像过要见一见未来的索尔也不能忍受那家伙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取代现在索尔的位置,从理智上他并非不能判断两个索尔之间的相似——雷神在大部分时候都过于好懂了,是个几乎一眼就能看穿所有心思的家伙,这种坦荡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变化但洛基却是能一下子就分辨出来的。

六年后的索尔身上总缠绕着一丝阴影,他看向自己、看向周围所有东西时脸上总会情不自禁地带上一点怀念,他的灵魂饱经风霜、受尽折磨,年轻...

[锤基]五分钟 28

任何一个阴谋家在这种时候都会选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洛基却还没进化到这一步,他尚且有瞻前顾后的忧虑。事实上在他下定决心要让索尔和海拉拼的你死我活的几秒后,这位阿斯加德的小王子便立刻否决了这个计划,一般情况下大家可以将这种心情转变视为恶作剧之神的反复无常,但若是让索尔来解释的话——此处特指未来的那位——雷神看问题的方式反而异常简单粗暴。

六年后的索尔·奥丁森先生能抬头挺胸地对着九界万物理直气壮地宣布“因为我俩相爱!”而无人反驳,但现在那两位神族兄弟却是做不到这点的,他俩未曾遭逢大难、虽然心有灵犀却忽视了之间最重要的东西,如果弗丽嘉肯在里面做一些指点的话——但众所周知,爱神从来不会...

[锤基]五分钟 27

如果可以的话,洛基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找上奥丁,让那糊涂的老头想办法打发了这该死的头生子,但作为九界最优秀的法师他又敏锐地发现海拉并不能算是真正出现在了阿斯加德。诚然众神之父上了年纪让施加在死亡女神身上的封印开始逐渐有了点松动,这给了海拉一丁点能够放出影子活动一下的空间,但奥丁毕竟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神明,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海拉就没法突破阿斯加德。她最多就如同现在这样,用一个淡淡的绿色影子作为媒介在镜子里闪现那么几分钟。

谢天谢地。她应该暂时没法从镜子里走出来,这让洛基稍微安了点心,但马上一堆的问题紧随其后地跳了出来——她来了多久、她想干嘛、她知道另一个索尔的事情吗?

此时此刻,阿斯加德的所有人...

[锤基]五分钟 26

比起要考虑更多的索尔,洛基要思考的其实只有一个问题。

自己该何去何从。

奥丁没发表关于自己身世的任何意见、索尔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把自己是约顿海姆人这件事放在心上,弗丽嘉……她是这世上最好的母亲,按理来说他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继续蹲在阿斯加德,舒舒服服地当他的小王子——除了肯定没有继承权之外,平时的生活应该毫无变化,但他不甘心。

事实上这种在别人看来应该感恩戴德的情况,对于洛基来说反而成为了一种羞辱,过去的所作所为说不定早就被奥丁看在眼里,自己的表现就是一个自不量力的无知小丑令人发笑。

当然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处理掉这个问题,譬如说杀掉奥丁、杀掉索尔……甚至是杀掉弗丽嘉,这样阿斯加德的王族就只剩...

[锤基]五分钟 25

未来的索尔还在思考如何平复他兄弟那敏感的情绪的时候,现在进行时的索尔根本没发现他已经连续踩到洛基十几个痛点,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俩之间的矛盾并非是单纯的阿斯加德继承人之争,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和逻辑之间的感情已然不是单纯的兄弟情分,反而有着更深、更值得挖掘的微妙关系,这是瞒不过弗丽嘉的,而奥丁——很难说众神之父到底知道多少东西,毕竟在大部分人看来奥丁无所不知。

雷神焦头烂额,他素来是个藏不住心事的神明,在过去的大部分时候,索尔对于自己的火爆脾气一向听之任之,他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而洛基——显然不是武力就能处理的,他太了解洛基了,虽然大部分人眼里他兄弟如同一条毒蛇但在他看来洛基聪明又坚韧,是最游刃...

[锤基]五分钟 24

最近破事儿多到爆炸,搬家、家里人和自己都要开刀、我最好朋友的妈妈又突然过世,杂七杂八的事儿凑到一块大半个九月连生日都没能好好过QVQ到现在还浑身贴满了膏药我好累啊QVQ

PS.我喜欢的CP婚了是这个月我唯一开心的事情了

=======================================

你不想再失去可曾想过我拥有过什么吗?洛基差一点冷笑出声,在过去的日子里他曾经以为自己只不过是没能拥有奥丁的爱而已——父亲在阿斯加德是个非常特殊的名词,他代表了勇气和力量,是人生路上唯一的引领者,但即使奥丁手中提着灯也绝对不可能照亮自己的道路。

他是索尔的父亲。

不是我的。

洛基的锱铢必较...

[锤基]五分钟 23

“说来听听,关于六年后的你,”洛基提了提嘴角,捧起索尔的脸仔细端详起来,“那个你和现在的你截然不同,是什么改变了你?姐姐?阿斯加德的变故?还是我?”恶作剧之神隐隐约约觉得索尔的变化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但这种想法实在过于往脸上贴金了,事实上在这之前他虽然和索尔关系亲密,可是这种亲密大多维持在面子工程,他没法控制住自己对兄长存在的恶意,而现在显而易见,他曾经受到过的冷待和漠视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他是个法师、比其他阿斯加德人更为弱小。

而是他……根本不是阿斯加德人,这让他非常迷茫。

鉴于日后对洛基的了解——如果未来的钢铁侠或者是复仇者联盟的其他人出现在这里的话也许会毫不犹豫地指出其实‘你就是缺爱’...

[锤基]五分钟 22

与六年后的那位洛基不太一样,此时这位年轻的小王子尚且不知天高地厚,对外界的邪恶也仅止于平时打过交道、看索尔打架的那部分,在他印象中最坏的无疑是霜巨人——是的,他应该就是最坏的那一批。他甚至对日后那些著名的、热爱侵占地球的反派BOSS们毫无交集,事实上如果此时此刻他走进反派酒吧的话说不定会因为太过稚嫩被那群老江湖们丢出去,不过也就因为这份稚嫩让他没有六年后那位的偏激和愤懑,反而有了足够的心思去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得不说他的这个想法被六年后的索尔彻底摸透了,虽然未来的雷神并没有全知全能到猜出他那心机深重的弟弟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但他看到过这世上最糟糕的部分,应该没有比那更让人痛苦的了,无...

[锤基]五分钟 21

这几天的事情几乎耗掉了洛基所有的耐心和忍耐力,他在吼完之后只觉得疲惫从心底涌出,他看了一眼索尔又看了一眼奥丁,毫不犹豫地穿过这对父子身边怒火中烧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他没像过去那样乒乒乓乓地乱砸一气,反而坐在床边仔细打量着周围的各种装饰,弗丽嘉的审美无可挑剔而索尔的英勇无畏也给这间房间增加了不少光彩,他几乎可以悉数说出每一件摆设的过去和获取经过——鉴于其中有一部分他也参与其中,可以说几乎都是回忆的一部分。

是的,即使恐惧和不安占据了他整个心灵,但有一点洛基是不能否认的。

他爱着阿斯加德,哪怕这里的人并不一定以同样的心情来回馈也依旧爱着这片土地,诚然也许这份心情会被嗤笑(事实上洛基自己也觉...

1 2 3 4 5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