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帝韦伯]这是第三次了吧?

没错!就这个标题!庆祝一下fz副本第二次开启,所以对于韦伯同学来说他已经来过冬木市第三次了。

==============================================

竟然又出现在这里了。

距离上一次重回冬木已经过了两年,埃尔梅罗二世理应在时钟塔里过着他平稳又不失波澜起伏的教学生涯,在处理掉伊斯坎达尔圣遗物被盗事件之后,他曾经想过若是再见到那个男人时该说点什么,甚至还偷偷在笔记本上打了几段草稿。

这实在是有些羞耻play。当划掉那些炫耀之词的时候,他有些羞赧地红了下脸,这明明就是应该做的事情,到底在兴高采烈个什么劲,但内心深处他依旧有那么一丝期冀。

希望、希望能够...

[帝二世]雕像

看图乱说话

梗来自于 @非脍 在微博上贴的一张事件簿特典。太美啦所以我下JB想象了一下

总之就是看图!乱搞!!

我们的口号就是搞事!搞事!搞事!

==========================================

“和我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他站在雕像前仔细观察了一会,“他应该更高大、更英武,事实上我觉得史诗里写错了,他怎么可能矮小,毕竟马其顿人的身高是经过考古验证的。”他绕着雕像又走了两圈,小心翼翼地在发梢上摸索了一下,可能是因为被阳光久晒的关系,冰冷的石膏像也能让人感觉到一丝温度。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雕像非常眼熟,像是在梦里无数次见...

[帝韦伯]看图说话


=、=可以说是……看图有感而发????????


============================================


韦伯·威尔维特是最后一个走进房间的人,伊斯坎达尔坐在长桌的另一侧笑着朝他招了招手,“小子,过来。”这种场合,偶尔会让这个年轻人有种摩西过海的错觉,他分开无数人,越过那些比自己资格更老的、呆在伊斯坎达尔身边时间更长的人,最终来到了他的身边。

王伸出手,除了韦伯之外的其他人如同潮水般安静无声地退了出去,再一次被关上的门让这个年轻人感觉略微轻松了些,自从他十五岁跟在伊斯坎达尔身边之后,好像从来都没有习惯过这一幕,不过现在并不是他要发...

[fate/zero][帝韦伯]玻璃舰队 47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小姐脸色不善地坐在圆桌边,作为前任皇室的主治医生,她对宠妃的怀孕并非没有耳闻,那位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杂志头版的小姐虽然一直宣称自己是某公爵家的小女儿但人人都很清楚她是下九流的出身,不过是皇帝“老当益壮”“不愿服输”的证据而已。

纵观皇帝陛下的生平,以他目前的寿数来看的确可以算得上波澜壮阔、惊险万分,明明并不是先皇属意的继承人却能在无数血缘兄弟中杀出一条血路、先后迎娶了六位皇后,众人所知道的宠妃、伴妃也有接近五十人,这样庞大的人数居然一个孩子都没能生下来本身就已经可以证明一些事情了。

若是这位尊贵人肯在过去仔细检查一下的话——当然这事关男性尊严,六任皇后...

[fate/zero][帝韦伯]玻璃舰队 46

莱妮丝·埃尔梅罗·阿奇佐尔缇小姐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十分钟之前皇帝陛下刚刚拖着病体在公开场合沉痛宣布了自己堂兄的背叛——当然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稍微想一想就会明白那些长篇大论中隐藏着的荒谬构陷,毕竟宠妃殿下那张得意洋洋的笑脸,任何一个媒体的镜头都不会将之错过。

这是个圈套!

一个该死的陷阱!

倒不是说这位小姐与其堂兄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先生之间的关系有多密切,指望一个贵族家庭里孩子们之间能够兄友弟恭、团结友爱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莱妮丝虽然和肯尼斯先生没有什么继承权的争端,但同为阿其波卢德家族的一员、同样非常有才华的人...

[fate/zero][帝韦伯]玻璃舰队 45

这实在是没有意思的倔强,迪卢木多·奥迪纳先生忍不住想到,韦伯·威尔维特毕竟不是埃尔梅罗家的人——诚然他们俩之间有那么一丁点血缘关系,但情妇的孩子和正儿八经的家主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若是连这种家族最为机密的事情都被对方知晓的话。

那么肯尼斯·艾尔梅洛伊会被抛弃的概率也会大幅度的提升。

黑发的青年并不想让身边人知道自己这种危险的想法,事实上在经过仔细且周到的思考后,所有人都能得出几乎一致的结论,哪怕肯尼斯表现得再怎样不通世事也没有办法掩盖掉他做为一个前·皇位继承人所应该具有的素质,而这绝对不是一个想要培养傀儡的人所希望看到的。

当然...

[fate/zero][帝韦伯]玻璃舰队 44

而在那里、在屏幕上,一场激烈的演说正在进行着。

肯尼斯一眼就认出了演说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还能勉强算是艾尔梅洛伊先生的同窗,只是因为狂放不羁的处事方法和口无遮拦的性格、胆大包天的狂妄态度迫使学校于六年前开除了对方,并宣布他的一些作品——现在看来很有道理,但当年看的时候只让人觉得满篇胡言乱语——成为了禁止发表的书目。

他几乎能够想象出对方会说些什么,考虑到对方一贯以来对于皇室所表现出来的憎恶,他应该会很幸灾乐祸地看到自己陷入如此的不幸。

“这是一场显而易见的阴谋,”对方端坐在镜头前侃侃而谈,“22岁的宠妃和179岁、早就已经失去生育能力的皇帝陛下有了孩子,当然众所周知这个也许只有他俩...

[fate/zero][帝韦伯]玻璃舰队 43

与自己选择不出去的韦伯不同,肯尼斯·艾尔梅洛伊先生其实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作为一个从小在首都长大的贵族,他和其他那些热爱为非作歹、作威作福的贵族们不同,反而对主星以外的地方充满了好奇,只是出于身份及各种各样的阻碍,这位先生唯一一次出行反而可以算是他生命的终点了,虽然所有人都试图安慰他事情并没有恶化到这一步,但基于对皇帝陛下本人的了解及自身形势的谨慎估计,他很清楚自己未必有命能够活着回去。

真有意思,明明早就已经废除了贵族制的存在,掌管国家的人却从来都不曾发生过变化,显然他不可能受到一个公正的审查——只要一想到法庭和军部那些令人厌恶的嘴脸,这位曾经最接近王位、被那些家伙百般讨好...

[fate/zero][帝韦伯]玻璃舰队 42

这话听起来太可笑了,另外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嗤了一声,幸运这种东西是最虚无缥缈的,如果仅仅凭借着一点就能打胜仗的话,那所有人都应该去堤喀星朝拜一下才对。

“我得提醒你,”拉美西斯举起酒杯晃了晃,“那小子可没什么军事家的血统,虽然我也觉得XX之子、XX之孙这种说法非常愚蠢,但父兄所处的位置的确可以影响到后辈的眼界,你养的那个小子不过是皇室最烂一支庶子情妇所生的孩子,就算有那么丁点皇室血统在未来也绝对不会成为你的助力,反而会因为他的母亲的存在而多有限制,这点极有可能成为日后攻击你的手段,我劝你放弃他比较好,毕竟堤喀只是偏远地区的一颗毫无亮光的小行星,而维多利亚却曾一度刻在每艘战舰的最前端,胜利女神要...

[帝韦伯][幼帝二世]我与19岁的我的修罗场(并不

4p注意!


白学现场注意!


和古代人谈什么节操你们说对吧-。-


作者不擅长写肉……不擅长!不擅长!不擅长!!!

=====================================

长时间的游戏果然对眼睛的损伤很大,埃尔梅罗二世眯了眯眼睛试图从茶几下方的小盒子里把眼药水给找出来,但就如同每一个近视患者一样在脱掉眼镜之后视线都会模糊一小会,明明看准了的位置也会因为视线的变化而产生偏差,但马上就有一只熟悉的手搭在他的肩上,“眼药水对吧,我来拿。”

年轻的亚历山大清脆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这已经是这位RIDER不知多少次没有敲门就贸然闯进自己的房间了—...

1 2 3 4 5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