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

[帝二世]头发

“自古以来头发就有存储魔力的用途,在远东,头发会被女性用来做成诅咒的道具,一般情况下,这种魔法在恋人或者曾经作为恋人的双方之间作用最大,彼此之间的思念会扩大头发中的魔力,在欧洲也有相应的记录,不过比起诅咒的道具,欧洲人更喜欢用头发作为护身符,以加深双方之间的感情。”

“老师!我很乐意把自己的头发给老师你当护身符。”

“要么现在闭嘴要么课程结束后论文字数翻三倍,自己选吧。”

以上是非常普通的埃尔梅罗二世授课日常,如果没有某人多话的话,这场授课应该会平静无波地继续到下一个环节才对,但弗拉特先生显然不是那种会在适当时候闭嘴的性格,所以在下一秒他毫不犹豫地举手提问道,“老师!那收集脱发有用吗?”...

[帝韦伯][帝二世]一个鬼故事

即使是神秘集中的时钟塔,当一群想象力丰富的年轻人凑在一起的时候总会不可避免的发生许多与普通人类学生几乎毫无区别的小事,譬如他们中总有那么几个人非常固执地认为,可敬的埃尔梅罗二世先生家目前栖息着一个幽灵。

“我看到过!”弗拉特信誓旦旦地说道,“一个白色的影子,嗖一下飘进了老师的房间。”

“……你是在做梦吧?”斯芬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如果有生人出现,我怎么可能会没有发觉?”

“都说了是鬼怎么可能有味道!”

“是你老眼昏花看错了吧,窗帘之类的东西如果随风飘扬,被误认成鬼怪的事情不是很多吗?”

“可是说到鬼的话,我也有一次看到过个影子,不过是红色的。”

“前几天老师家旁边的楼发生了火灾,是...

[帝韦伯][帝二世]一场对谈

格雷如同一只小猫似的被人拎着领子提溜起来,自从来到迦勒底之后,她已经很习惯某位王者这样形式的突然袭击了,“您好,”她歪了歪头看向身后那个高大的红发男人,“午安,伊斯坎达尔先生。”

当然,那位红发大汉还有许多种称呼,在这里大部分英灵会称呼他为征服王,少部分会喊他法老,这些称呼大多源于这位先生在成为英灵之前的功绩和领土,只有她的老师会非常理直气壮地当着所有迦勒底工作人员的面用带上几分嫌弃的语气喊他一声笨蛋。

当然他也不生气,每次都乐呵呵地应了,完全没有传说中的风范——当然在这里并不是说伊斯坎达尔会和史书里一样喝酒上头就拔剑砍人,事实上在迦勒底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英灵不在少数,不过可能是因为迦勒底中...

[帝韦伯]枷锁

埃尔梅罗二世阁下的家混乱不堪,格雷经常在打扫的时候突然从某个角落里挖出一只袜子或者是一根领带,但有一个地方却是极为干净的。

或者说,整个房间最危险的地方。

她当然知道那里放了什么,事实上整个时钟塔都知道lord 埃尔梅罗二世在十年前曾经参加过远东的圣杯战争——当然除他以外无人生还,关于那段过去,时钟塔内部也是众说纷纭,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位当年还被叫做韦伯·威尔维特的年轻人能够活下来是他运气太好。

“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活下来,肯尼斯·艾尔梅洛伊先生都惨死了。”之类的说法源源不断地冒出来,这种尖酸刻薄的说辞若是碰上其他君主旗下的学生说不定会因此怒不可遏,但现...

[帝韦伯][幼帝二世]鲸之歌

“呐,说说埃及,”少年王背着手站在世界地图前,“你告诉我,我征服了一大片疆土,后来又四分五裂了,然后呢?”

“他们有些昙花一现,只维持了一二十年便成为了其他国家的附庸,有些则整整维持了三百年,”长发的老师伸出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托勒密的埃及王朝,是古埃及历史上最后一个王朝,它创立时轰轰烈烈,灭亡时也留下了这世上最绚烂的一笔。”

“它有着伟大的历史,作为人类最早的文明之一,那片土地孕育出了文字、天文、水利的运算和无数神奇的建筑,但我想说的却并不仅仅只有人和土地。”他的指尖点在尼罗河上,现代地图上的那片土地是运河的附近,在当年兴许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今天我想谈谈这里。”

“法尤姆?那是...

[帝韦伯]童贞话题

“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梅尔文先生对着格雷小姐如是说道,“是关于你的老师的,但每次我问他他都一脸马上要打死我的样子。”

“诶……师傅吗?”少女犹豫了一下,她当然知道自己老师和眼前这位先生之间的“孽缘”,不过从现代魔术科的角度来看,这也算是个偶尔能搭把手的盟友了,“不过,难道是很为难的问题吗?”

身体虚弱的愉悦犯一边啊呀呀地叫着一边笑起来,“很简单啊,格雷你不好奇吗?”他眨了眨眼,“以你老师的魔术回路,在圣杯战争的时候应该过得很艰难吧。”

“诶?”大概是她的老师对于第五次圣杯战争的执念太强了,这位少女对那个奇妙的赛制并非毫不知情,不过正如梅尔文所说的那样,以埃尔梅罗二世身上那贫瘠的魔术回...

[帝韦伯]那个英国人会做菜!9

这文必须我自己下厨才有灵感,但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时间烧饭了……

饿了么加重了懒病(

顺便我诚挚建议,看的时候稍微吃点东西

=========================================

9

当天晚上的检讨会,这个倒霉的小子理所当然的因为失误成为了批评的重点对象,很不幸,切洋葱的工作不得不再次延长下去。

“你说炸鸡做的好就可以不用切洋葱的!”韦伯·威尔维特虽然一边恼火于自己连羊排都做不好但依旧对伊斯坎达尔的食言而肥不怎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作为下属,他是唯一一个敢用这种语气对老板的人。

当然并不是说伊斯坎达尔为人苛刻,事实上这个大汉对人对事自有一...

[帝韦伯]葡萄酒

“这应该是马其顿出的酒,”他晃动了一下酒杯,在灯光下,葡萄酒的颜色如同红宝石,晶莹剔透又带着微妙的光泽,“据说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腓利嗜酒如命,马其顿也因此成了著名的酒厂发源地,到后来它成为了罗马的一个行省被苏拉所控制,成为了他麾下最赚钱的产业之一。”他凑在杯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戴维娜的韵立生长在火山岩附近,长出来的葡萄也带有一丝烟火气,大部分情况下,葡萄酒应该是没有辛辣味的,但韵立却总有一丁点若有若无的硫磺味,它并不会随着时间而消失,反而会因为漫长的压制和发酵变得更为浓郁。”

“然后它有一点橄榄的味道,在希腊连空气中都有一股橄榄的香气,做成橄榄油的话,初榨的风味能让色拉更上一个层次,但它里...

[幼帝二世]仪式


补档!被屏得我无话可说了(FXXK

[帝韦伯]云雀

Higher still and higher.

From the earth thou springest.

Like a cloud of fire;

The blue deep thou wingest,

And singing still dost soar, 

and soaring ever singest.


亚历山大躺在病床上,他今年不过33岁,论理应该是人类最活跃的年龄但这位先生已经住院很久了。医生找不出他到底得了什么病,却用尽办法都无法阻止他身体上的急速衰弱,医疗器械虽然能够勉强控制住那不知名病毒的侵入,却没有一种方法可以放缓此时此刻正在...

[帝韦伯]【2点/24h大帝生贺】谢幕与生日快乐

他偷偷躲在幕帘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观众们的反应。

台上爱神安格斯与费奥纳骑士团的芬恩正在二重唱,高音与低音盘旋交错在一起为主角迪卢木多·奥迪纳的去世而哀悼,再过五分钟天桥上会用升降梯降下莪相的扮演者,作为旁白叙事人的他会唱完最后的结局部分向观众交代一下费奥纳骑士团的毁灭及芬恩的死,然后是谢幕、退场、再谢幕和安可。

因为这是末场的关系,剧院安排了在安可前让他讲几句的环节,换成是前几天,这位作曲家兴许会用自己还年轻这种理由作为推脱,但今天却是个非常难得的好日子。

自他的老师肯尼斯先生在两年前因为意外不幸身亡,这位著名的音乐天才留下了数量繁多的半成品曲谱,有些几近完成,而有些——...

[帝韦伯][帝二世]暴君 1-2的上

这是个紧接二世事件簿第一集的梗

韦伯在离开巴比伦时遇到了龙卷风,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从1995年来到了公元前331年的9月,距离高加米拉战役还有十五天的时间。作为被大流士三世麾下魔术师召唤出来的“神明”,他不得不站在大帝的对立面。

ps.在圣杯战中,韦伯曾经听伊斯坎达尔详细解说过高加米拉战役(大帝视角)——这是我给他开的最大的金手指了,没有这个他在波斯出动20万、马其顿10万、死伤超过10万的大战场合会死的,他毕竟是个现代人,古代战争不可能完全理解。

=========================================


一、

1995年的巴格达绝对不能算得上...

[帝韦伯]对弈

年轻的棋手坐在座位上,那是个很舒服的椅子,上面放着他非常喜欢的小猫图案的软垫,若是换成平常的日子,他兴许会坐在那把椅子上喝杯红茶,读本小说,但今天横在他面前的是一盘残局。

他迫切地想要破解它。

从面板上来看,对方执黑,己方执白,黑兵在B5、E5的位置,王车已经换位,黑主教被白方吃了一个,而己方除了一个白兵在D5,其他都缩在后方,两个马都已经损失了,可见之前是在中局厮杀得多么惨烈。

这是非常典型的弃子攻王城的打发——和那位的性格一样,他并非没有战略,而是在这种看似莽撞的攻击中收缩防线,寻找更适时的下手机会,在过去,这个年轻人曾经吃过不少次这样的亏,但今天这局棋却并不一样。

他并不是与伊斯...

OP这刀埋得好深!!!!!

[帝韦伯]解梦

年轻的王坐在阿波罗神庙的正中若有所思,皮提亚坐在远处一个高高的三脚架上聆听着少年王的倾诉,雾气和侍者还有其他预言师手里捧着的香料覆盖了整个庙宇,为了解梦,这位王进贡了大量的祭品,除了黄金与宝石,月桂和香料,甚至还奉上了自己亲手猎的狮子。

“这几天我夜不能寐,不断在重复着同一个梦。”山羊的叫声让连日来没能好好睡一觉的他非常不快,按照常理来说,以现在马其顿的局势他是不应该出现的,帕萨尼亚斯在十二天前刚刚谋杀了他的父亲,虽然他的母亲及时稳定住了形势,但鉴于还有葬礼、继承权及各种各样麻烦的后续问题,这位年轻的、刚刚继位的王本不应该来到这个离马其顿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做这种莫名其妙的解梦预言,但那横跨在...

[帝韦伯]玩偶

中东白天晒得人发昏,晚上又冻得可怕,从巴格达出发,考虑到经济条件韦伯只能选择一路慢慢步行,说实话在刚看到巴比伦的时候年轻的魔术师没能将眼前的断壁残垣与伊斯坎达尔描述的一切联系在一起。眼前的一切在历经几千年的风沙与尘土、战争与鲜血的摧残后居然还能留下那么一丁点痕迹事实上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在前段时间有传闻说伊拉克博物馆被盗,大批文物不知所踪,丢失的清单里有那么几件应该是伊斯坎达尔那个年代留下的东西,当然韦伯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即使他再怎么想要也不可能立刻找回来,事实上根据他的判断,那些与其说是被盗,不如是被某些国家给集体打劫了,再接下来它们应该会出现在某个拍卖行、某个私人收藏家的家中,最终会进入...

[帝韦伯]罗马假日

今天等检查团的时候脑洞了一个帝韦伯的罗马假日梗


韦伯是艾尔梅洛伊家族的继承人——这次是真继承人了,他因为和表兄肯尼斯吵架所以一个人离家出走去了罗马,想散散心顺便在罗马的狂欢节里玩一玩,然后在混乱的人堆里被一群绿林好汉们绑架了,然后被大帝救了。

这个时候有个很坑的时间差,绑匪们绑了韦伯之后就立刻写了信要艾尔梅洛伊家出一百万赎人,但信寄出去没多久整个团伙就被大帝一个人废了,收到信的肯主任报了警,然后在罗马警察以为大帝是绑匪所以在通缉他。

而大帝也不是什么好人,他是跑来做军火生意的,他以为意大利警察抓他是自己行踪败露了,所以带着韦伯东躲西藏,韦伯从此看到了崭新的世界——小孩子年纪轻轻就学会...

[帝韦伯]调香师

“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香水,”年轻的调香师站在香水原料存放柜前笑眯眯地说,“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一直以来我都想给他调制一款专属于那个人的香水,只是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思路。”

“我曾经想过,他的前调应该是璀璨的阳光、蓝色的大海和纯白的沙滩,中间应该是沙漠的热风、烈酒和火焰,后调应该沉重又浓厚,用乌木、沉香和没药包裹,只是光只有这些又好像可以极容易和另外一些人混在一起,完全无法突出那是独一无二的他。”

“后来我又想,乌木应该用在最开始的时候,他是神明之子,自然应该用上神明的贡品方可匹配,但乌木太深沉太浓郁了,无法凸显出他年轻时惑人的俊美,但若是用晚香玉、茉莉这种芬芳的鲜花又极容易因为太过甜美而...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 番外下

我尊敬的陛下:


得知您受伤的消息,我十分焦虑。听密特里奈斯说您的伤势并不严重,这让我略微放下了些心。出于对您的了解,我并不准备劝说您暂停征战,在我看来您是属于战场、属于追随您的士兵、属于这片大地的男人,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地方,您不可能停止继续前进的脚步,但我依旧在这里恳请您,请无论如何注意自己的健康。

另,前几天在亚历山大里亚发现了言峰绮礼的行踪,只是考虑到对方的强劲实力并没有继续追踪下去,记得您以前告诉过我吉尔伽美什出了海,那时候您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可是知道他去的去向?

对于那位主祭——真是奇妙,教会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剥夺这个人作为神职人员...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 番外上

至吾王的信——埃尔梅罗二世信件摘录

直到现在,在经过无数次讨论之后,诸位在历史方面都有所专长的学者们依旧无法对征服王及贤相埃尔梅罗二世之间的关系作出确切的判断。虽然有无数艺术家试图用自己的手复原他们俩的关系,但笔者犹嫌无法彻底表现出两个人之间显而易见的羁绊。

本书摘录了埃尔梅罗二世与伊斯坎达尔之间近10封来回书信并摘录了宰相先生所写的日记若干,将之重新整理、命名、制作成册,以期可以让读者对两人之间关系有个更为全面直观的了解。


编者按


至我尊敬的王:...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22 完

章二十二


这场耗时六年的战争从巴勒斯打到巴吉拉蒂,伊斯坎达尔率领着大军所向披靡,改变了整个大陆的版图,曾有人一度认为那个男人可能真的会就这样继续着他的征途,但在帝国历442年1月23日,韦伯却突然收到了皇帝陛下的信。

这是极为少见的情况,因为在这六年多来,伊斯坎达尔和他之间虽然书信不断,但却从未有过皇帝先写给他的例子,这让宰相颇为不安,而这种不安则在他发现,对方要他马上启程前往培拉的那一刻,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一个月前还在大马士革的伊斯坎达尔会突然跑去培拉,那个地方不但与他接下来的征程毫无关系,而且在近几年里十分平静。如果说伊斯坎达尔是准备取道培拉攻打邻...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21

章二十一


韦伯靠在门边低头不语,这里安静得可怕,没有人、没有声音甚至没有杀气,外面的战火滔天竟一丝一毫都没有传到这里,就仿佛是两个世界。

隔绝生死、阻断一切。

他知道门里那位年轻的皇帝准备做什么,他并非没有办法阻拦,但对里面的那个人来说,阻止反而是一种侮辱,多高贵的君主最后都是如此。

天空的另一边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空气中的魔力元素瞬间被抽空,哪怕相隔这么远韦伯依旧可以感觉到那澎湃的魔力及中间包含着的压倒性的力量。

那才是吉尔伽美什的力量,才是那个傲视一切的君主真正王牌。

韦伯发出一声哀鸣,他从未见过这样强大的魔力,在这种压倒性的力量下,别说是一支军队,就是这个城市都...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9

章十九


帝国历435年1月10日

席卷整个乌鲁克的战争正式爆发了,反叛军在去年11月迅速攻占培拉、萨迪斯之后略加休整,在第二年一开年就兵分两路朝着萨迪斯周边所有公国袭去。叛军的速度极快,等巴比伦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又占领了几座城池。

科多曼陛下恼怒于自己臣子的无能却也无能为力,但乌鲁克的国情让身为皇帝的他也无法掌握其他公国的兵力,没有足够的兵力根本无法阻止叛军,而手中有兵的芬恩却突然病倒了。

他的病并非有人使用了某种下作手段,而是出于他的悲痛。迪卢木多·奥迪纳的死不光带走了费奥纳骑士团的一半人马,更让这个事后终于明白过来的伟大佣兵团团长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8

章十八


韦伯并没有继续在伊斯坎达尔身边停留,而是星夜与密特里奈斯一起回到了他应该在的地方,这消失的一天一夜虽然引来了一些小骚动,但总算在那个巧舌如簧的子爵手中被顺利解决。

虽然不确定那个男人到底为什么执意要留在这里,但有一点韦伯很清楚,密特里奈斯的存在极有可能是伊斯坎达尔留下的一个暗棋,也许是在自己赢的时候扭转全局、也许是在自己输的时候保护自己……

无论哪一种韦伯都不喜欢,对于胜负的衡量标准,他和其他人看法不同,最终的目标也大相径庭,这点恐怕连伊斯坎达尔都不能明白。况且他也很清楚在打仗这方面他和那个人相差的实在是太多了。

打仗需要懂的东西,他基本都还停留在书本上的一些看...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7

章十七


接下来的几个月非常平静,韦伯手中的权利开始不断增加,在别人眼中看起来这位年轻的培拉大公深受皇帝信赖,是一等一的宠臣。但越是这样他的头脑就越是清醒,伊斯坎达尔曾经教过自己越是爬得高越是摔得重,越到后面就越要小心谨慎。

言峰绮礼表现得非常太平,他无声无息的住在城外,按照探子的回复他这段时间以来甚至没有出过门,这种深居简出让韦伯不得不认真重新考虑吉尔伽美什到底躲在了哪里,在这位年轻大公眼中金光闪闪的王者才是他必须第一认真应付的对象,但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地实在太过突然,以至于将他所有的计划全盘打乱。

那是帝国历434年11月16日,接近隆冬的一个早上。

当天韦伯如同平时一...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6

章十六


皇帝勉强接受了这个建议,虽然在韦伯看来这种退让更多是因为发现有了更为妥当的办法才选择暂时停步,但总算是让两人之间已经出现裂痕的君臣关系有了一丝喘息的空间,同时也让事情有进一步变化的空间。

已经逐渐掌握权力的皇帝现在手中不乏可以轻松差遣的棋子,韦伯也乐得不参与母子之间残酷的斗争,但这种不参与并不等于可以置身事外,况且王妃手头的筹码远远多余皇帝。巴古阿死后不到十二小时,那位夫人就得到了消息,虽然在经过皇帝的刻意扭曲和中间层层传话,他杀变成了自杀,但那位夫人凭着百试百灵的女性直觉,马上将这件事情定了性,在无限接近事实的揣测下,她最终决定主动出击,而这也正好撞在皇帝布下的重...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5

章十五


萨迪斯大公及子爵在婚礼结束之后的第三天就离开了首都,这样干净利落的退场很难不让人联想些什么,韦伯如此、王妃殿下更是如此。那位夫人凭着女性特有的第六感已经感觉到了巴比伦上空风向正在逐渐转移。

她很清楚自己需要采取行动,但却有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让她极为烦恼。

皇帝该怎么办?

在苏菲王妃的计划中,科多曼陛下应该是作为一个傀儡,不声不响的任她操纵,但现在那个才十岁的皇帝就已经展现出了足以让人惊叹的政治才华,如果他真的具有皇室血统倒也就罢了,她可以大大方方的放开手做个同样可以得到一切的皇太后,但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先皇吉尔伽美什的。

放任这个孩子继续做皇帝的话,说不定哪天...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4

章十四


自己是怎么回到宫里的,韦伯已经彻底忘记了,他可以记得的是抱着那两杆枪恍恍惚惚走了一路,在半途好像被谁拉上了马车,然后昏昏沉沉的被带进自己的房间,接着就是一场大病。在梦中肯尼斯的叫声、火光还有迪卢木多手中的枪尖、地面上的血如同梦魇一般在他脑海里片刻不离,那一个接一个的画面让他感到恐惧。

但最终梦总有到尽头的时候,清醒是迟早的事情。

当韦伯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皇帝靠在一边的椅子上打着盹,他看起来十分疲倦,眼下浮着淡淡的黑眼圈。乍一看到他的时候,年轻的大公心思十分复杂,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人,甚至连和他说话的心情都没有。在踏足政治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很清楚自己迟...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3

章十三


接下来的日子韦伯过的相当忙碌,作为宫廷中最年轻的生力军,他不止是皇帝陛下的侍读还担任着书记的职务,成天上上下下地跑,而晚上作为魔法师肯尼斯·艾尔梅洛伊先生的学生他还要读完魔法师指定必须阅读的书目。这样的忙碌并没有让他觉得疲惫不堪,反而让他愈发感觉到自身的不足。

在后世的研究中都极喜欢用海绵来形容韦伯·威尔维特这一时期的状态,大部分人认为他能够有日后那样的功绩极大的原因是通过这三年来的学习,这点韦伯也在自己的日记中做了相似的记录。

他的刻苦和认真让肯尼斯先生相当诧异,这个脾气性格都不能说很好的魔法师一度认为这个半调子学生极有可能会死在那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