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韦伯]恶趣味联盟

“哦!又是一位军师。”伊斯坎达尔弯下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姑娘,又抬起头瞅了瞅跟在他身后一脸不爽的少年模样的caster,突然大笑起来,“这是那个枪兵主人的侄女?”

“后来成为了妹妹,”埃尔梅罗二世蹙着眉头说道,也只有这个时候,莱妮丝才能从年轻的韦伯·威尔维特身上看到丁点对方成为埃尔梅罗二世后的影子,“总之她现在的情况和我差不多。”

“哦哦原来如此!”伊斯坎达尔点点头,但这并不表示他听明白了,横冲直撞攻占了大半个世界的陛下素来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加以关注,迦勒底来了多少个英灵、master又氪了多少金、吉尔伽美什有没有用宝石砸人、伯爵有没有贡献私房钱之类的事情不在他的关心范围内...

帝韦伯站街梗

我喜欢的其他CP这梗都有了只有帝韦伯没有,这怎么行!

在线码字,晚上24点前写完,特别沙雕,怕lof吞文,我20分钟保存一次

这篇就不进帝韦伯短篇集了(((我觉得应该没人跳出来开除我的粉籍?

========================================

1、

韦伯跳了起来。

他抱住自己的裤子跳了起来。

说实话他现在浑身疼,但血管里的酒精好歹随着昨天晚上稀里糊涂的一夜蒸发掉了大半,才让他战战兢兢地靠在床边稍稍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他的论文终于过了审,肯尼斯勉勉强强给了他个B——这很不容易,整个班里只有一个人的分数比他高,但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他……一个刚成年...

[帝韦伯]那个英国人会做菜!10

仓鼠计划最终成了众所周知的“秘密”,事实上这也不奇怪,即使托勒密能受得了每天三顿都有希腊酸奶点心的日子,他可怜的智齿也承受不住这样的糖分厚爱,品尝它的对象不得不扩大到了其他人身上。众所周知,当一个秘密只有两个人知道的时候,有大概率谁都不会说,但当有第三个、第四个人知道的时候,那就不是秘密了,变成了所有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哦,好吧,韦伯不知道,此刻这个年轻人正在做涂面包用的鸭肝酱。

这是个细碎的活计,虽然做法一点都不复杂,但要将鸭肝切开,清除隐藏在内部的血管需要不少时间和足够的耐心,在伊斯坎达尔的店里还有单独售卖的窗口,所以每周需要的量非常巨大。他一边做一边在背诵前几天营养学的上课内容。...

[帝韦伯]暴君4

古代波斯的诸多壁画中往往会将皇族刻画得比寻常人更为高大来凸显其尊贵,但大流士三世却是实打实地比其他人都高出一截,他皮肤略有些黝黑、披着紫色的袍子,头发与大部分中东人一样在尾部略微有些打卷,在火光的映衬下,看上去居然还有些亮晶晶的,韦伯摸不清头发上涂的到底是从希腊进口的橄榄油还是由埃及进口的香精,当然考虑到此时此刻安息还在波斯国土范围内,作为著名的香料产地,那里也应该会向巴比伦进贡相应的产品。

他试图表现得不动声色,在这个年轻人心里他认为自己绝不应该向大流士低头,说起来有些可笑,此时此刻威尔维特先生并非不清楚自己处于一种怎样尴尬的环境中,只要有一个人喊破他的来历——神代魔术师的强悍程度至少在时...

[帝韦伯][帝二世]现代魔术科论文集零分论文选(一)

梗来源于今天WB上那篇彩虹屁的冻土论文

然后催婚群里@二世的手柄 太太说这事儿弗拉特能干出来,于是就突发奇想写了一发

很雷!非常雷!

写到一半我当年写论文的痛苦全涌出来了………………






论古希腊时代的酒神崇拜文化及魔术契约理论

作者:Flat Escardos


Tag:神灵敬仰  英雄崇拜  古希腊  酒神祭祀  伊斯坎达尔  埃尔梅罗二世  


摘要:酒神祭祀仪式在神代一直是古希腊人与神明沟通的魔术,本...

[帝韦伯][帝二世]罗马假日

我怎么打不出回车了!


“晚20点,OsteriaNuvolari,boss驾到。”伊斯坎达尔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正从最高法院的后巷里钻出来,口袋里还塞着两个线人给他的资料和刚收来的保护费,作为一个卧底——当然伊斯坎达尔认为会选中他来完成这项任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人高马大、一头红发看起来就非常像个打手,而不是正义的国际刑警,他的目标是某著名武器商人——当然如果让他本人来评价这份工作的话,这个案件与其说是走私不如说是有人试图用些不知所谓的罪名把当事人送进牢房的冤狱而已,当然当事人本身也不能算干净就是了。

这位大汉本人对这种因为政治因素引发的犯罪问题没有兴趣,他是突击队出身,战场上的真刀真...

帝韦伯是真的!!!!!!

我明年一定把暴君出个大长篇!!!!!!!!!!!!

啊哭了!真的!!!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韦伯你还不能休息哦(继续加班吧

[帝韦伯][帝二世]哨兵向导小段子1

如果还有其他更新的话应该算是一个系列

韦伯是时钟塔的主人是向导,精神体是只豚鼠

大帝是他的恋人,是哨兵,精神体是布西发拉斯

今天中午在群里讨论出来的小段子

=====================================


格雷端着盘子从走廊的另一头就看到她的两位同窗趴在窗口的样子,伊薇特小姐好歹还稍微有点形象,弗拉特先生就活脱脱像只黏在墙上的壁虎——这倒和他的精神体颇有几分相似。即使不走过去,这位小姐也能猜到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那是时钟塔主人、学院长埃尔梅罗二世先生的房间。

更准确地说是埃尔梅罗二世先生和他的恋人伊斯坎达尔先生的房间。

在过去,一般人很难想像像...

[帝韦伯][帝二世]婚礼

他迷迷瞪瞪地被人牵着手塞进椅子里,身上宽大的紫色披风自然而然地掩住了脚踝上镶嵌着贝母的金色脚环,当然他身上的装饰并不止于这一样珍品,中东特产的黄金与青金石、埃及送来的红蓝宝石、从印度采购来的珍珠、希腊带来的祖母绿和水晶,沉甸甸地挂在袍子的各个角落。年轻人试图摸清楚自己到底身处何方,但盖在头上的布料恰当好处地遮住了看向前方的视线,只有一根金链子卡在他的眉心随着他的动作晃晃荡荡。

那东西晃得他心烦意乱,周遭的声音听起来又闹哄哄的,充斥着各种俚语、粗口和大笑,他垂着头能闻到只有树脂在燃烧时发出的香气、酒的味道、还有各种微妙的脂粉香。

然后,突如其来的铃声由远及近,先是一丁点的清脆声音,仿佛窗边树...

[帝韦伯][帝二世]我知道

我想说:

“我爱你”

我发现

我在梦中的海边,空无一人

大声疾呼也无人倾听

我在拥挤的列车上

却只有窗上的倒影与我同行

我坐在沙发上

只看见一副画像架在墙上。


我想说

“我爱你”

我知道

我一个人站在讲台上

看着学生宛若看着过去的自己

我拿起手柄

忍不住选了双人对战

从日本走向中东

从中东前往希腊

我沿着你的脚步

试图从星辰与沙砾中寻找两千年前的你 


我想说

“我爱你”

我知道

我的睡衣有两件

一件太大,一件缩水

我端着酒杯

马其顿的红酒灿烂生辉

我总觉得好像梦见过你

你对我笑

我对你哭...

[帝韦伯][帝二世]兴之所至

直到登机的那一刻,埃尔梅罗先生依旧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脑子里不知什么时候进了水,居然会突然买了去马其顿的飞机票找十年前只在一起不到十四天的初恋。在飞机还没开之前他有那么几分钟焦躁不安得想要逃下飞机——甚至因为太过紧张被乘务员当成可疑分子,在身边徘徊了好几遍。但那时候他脑子里根本就没有邻座狐疑的表情、乘务组审视的目光,而是紧紧蹙着眉头望向窗外,试图从自己的倒影里给这场突如其来的旅行找到点借口。

比如说工作太累了他需要休息,马其顿是个风景秀美的地方、有着还算不错的葡萄酒,希腊风味的美食足以安抚平日被英国菜荼毒的他的胃口,更不要说那里还有……

打住!他在脑子里呵斥自己那过于丰富的联想力,伊斯坎达...

[帝韦伯][帝二世]暴君3

在确认这个事实之后,这位刚褪去稚嫩的魔术师先是一阵狂喜,却在兴奋过后多了几分茫然和无助,他参加过圣杯战争,兴许是唯一一个侥幸活下来的幸运儿,但活着能算是胜利吗?

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弱小……

若rider不是自己的从者……

若老师和rider结成契约……

这种懊恼一直盘踞在他心头,日日夜夜啃噬着他的内心,无数次他梦到过那样的场景,伊斯坎达尔获得胜利的样子,他的从者站在圣杯前虔诚地许下了心愿,但画面一转又是冬木大桥上那点金光撕碎了所有的梦境。他本该是带着桂冠的王者却最终成为了无数片金色的光粒。

都是我拖累了他。

这个念头折磨了韦伯整整两年,所以在乍然发现自己居然能够碰见伊斯坎达尔的时候他...

[fate/zero][帝韦伯]玻璃舰队 49

但肯尼斯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即使现在皇帝对他举起了屠刀,这位先生依旧顽固恪守着身份,自然不乐意看到帝国的至宝流落在这群匪徒手中,然而在这里他却是发不了话的,甚至连吭一声都不行,只能看着恩奇都在浩瀚天空中掀起一条星光的锁链将那些妄图冲进武器范围内的东西们一一绞死。这明明应该是皇家的武器,当然仔细想想要不是它流落在外,说不定就是自己的飞船成为那道璀璨光芒下的碎屑。

有一秒,他是庆幸的,庆幸这举世无双的杀器没被自己遇上,但下一秒无尽的惶恐和不安再次将他吞噬,吉尔伽美什手中有这样的东西尚且只能躲在小行星群里不能踏出一步,国都难道有比卡美洛的城壁更可怕的东西吗?

年轻的韦伯并不知道上官正在剧烈波动的...

[帝二世]我的危险情人5(尾声)

尾声


亚历山大接到电话的时候,他的手下们正压着一个胆大包天的小子走进来,那家伙违反了马其顿一贯以来的原则,在街道上肆无忌惮的兜售白粉,无论老的小的,只要给钱都能从他手里拿货。一直以来欧洲大部分黑帮是看不上这种生意,他们更乐意从一些灰色地带赚取金钱,而不会碰这种容易引来警方瞩目、可能引发围剿的烫手山芋。

一般情况下,黑帮和这种人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那些家伙有自己拿货的渠道和流程、有自己的地盘和生意伙伴,那些该死的粉末会从金三角、墨西哥流出,通过船运——现在飞机查得更严格了,只有海运还算凑活——流到世界各地,经过那群家伙的分装再行售卖。他们之间几乎不会有什么交集,黑帮懒得...

给新来的帝韦伯小伙伴们指路


最近经常接到私信问还有哪些帝韦伯文,因为我做合集的时候基本上没怎么写CP所以有些人不太清楚

一共有四个合集,其中三个长篇(帝国完结、舰队年更、暴君刚开)一个短篇合集

短篇合集里有两个中篇,做菜和危险情人,危险情人已经完结啦,做菜还缓慢填坑中,其他要么就是肯定坑了要么就是一发完结。

最后本条可以聊聊梗,要是很有趣的啥时候有空我可以写一写~

给所有爱帝韦伯的小伙伴们比心~

[帝二世]我的危险情人5(下)

马其顿的人撤得飞快,留下了时钟塔那群好奇心过于旺盛的年轻人,伊薇特小姐惨叫一声,非常浮夸地栽倒在了格雷身上,楚楚可怜地凝视着她的boss,埃尔梅罗二世先生不为所动,反而朝恋人那边瞟了一眼,脸上突然浮出了一丝笑容。

让我们将时间转回到二十四小时之前,这两位先生一起享用了美味的外卖,按照常理他俩应该坐在一起打一轮游戏——某著名战棋游戏出了新作,一起攻略是前段时间他俩约好的事情,然而今天埃尔梅罗二世先生并没有及时弯下腰去开启游戏机反而犹豫了起来,“我……明天晚上有点事要出个门,不能一起去看电影了。”

“真巧,”正在收拾餐桌残局的渔夫先生笑了一下,“我也刚想跟你说,我明天晚上也有事要出去吃饭,电影...

[帝二世]我的危险情人5(上)

已知马其顿与时钟塔的官方公开据点相距23.3公里,斯芬带着六个人、赫菲带着七个人各以时速80公里的速度向对方据点前进,请问多少时间双方会碰到一起?

时钟塔出动的人平均年龄只有18岁,而马其顿那方最大的莱昂纳图斯已经30了,自然不会真和法律意义上的小孩子一言不合打起来,事实上双方只有争论中心吵得不亦乐乎的赫菲和斯芬情绪比较激动,其他人——正确地说应该是马其顿的其他人都一脸无可奈何,而时钟塔方面跑出来的要么是来加油助威的、要么是来看好戏的、还有一脸懵逼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拖出来的。

所以为什么要和小孩子在大马路上吵这么尴尬的话题?年长的先生们此时此刻只恨不得立刻将那两个当事人拖出来,找个中立的、私...

[帝二世]我的危险情人4

“我要告诉你们件事情你们千万不要害怕。”帕迪卡斯晕晕乎乎地拨通了托勒密的电话,“不,事实上我觉得太可怕了!”

“哦,恩奇都暴打吉尔伽美什的场面看起来是挺可怕的。”托勒密说的事情发生在五六年前,那时候本次桃色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尚且稚嫩,自然没有资格出席这种社交活动,但马其顿的大部分人却都围观到了乌鲁克内部独特的“感情交流”,“我记得你上次看到过啊?不用担心继续吃就行了。”

“不,事实上。”作为一个成年人,帕迪卡斯可比斯芬要沉得住气多了,但饶是如此也被刚才那段可怕的事故吓得不轻,他一边打电话一边试图回忆一下亚历山大离开时的表情,那是笑容,毋庸置疑,他的boss笑得非常开心,但这到底是面对仇敌时...

[帝二世]我的危险情人3

“他俩谈起恋爱简直和小学生一样。”中东的情报商端着酒杯躺在自己挚友的大腿上,“马其顿的大块头素来莽得很,会信时钟塔的加班狂是个老师也就算了,毕竟那个黑长直的确挺有点老师的样子,但那加班狂读的书到底去了哪里?地中海的渔业都已经危机到了需要成立地中海渔业保护协会的地步了,哪里来的渔夫?”

“你都说了有渔业保护协会,自然会有那么一两个渔夫,”恩奇都在拆吉尔伽美什的台这方面素来是不遗余力的,况且那位先生本性认真,有时候很难接上他朋友那过于迂回的想法,“当然我能理解你搀和进去的原因,希腊最近房地产生意异常红火,而英国却因为脱欧的关系,政策变得不稳定起来,你想有所动作非常正常。”但这并不是这家伙同时招惹...

[帝二世]突发事件簿与生日快乐

今天非常不对劲。

二世先生坐在沙发上蹙着眉头细细琢磨起来。

首先是起床的时间,他承认自己有睡懒觉的习惯,但大部分时候严谨的格雷小姐,他的入室弟子会善解人意地让他多睡五分钟后才叫醒他,而今天,她到现在都没有出现。是和莱妮丝一起出去了吗?年轻的Lord仔细回忆了一下昨天、前天乃至于大前天与她的所有对话,好像都未曾提及今天有其他安排。

好吧,总之今天一整天的行程从早上没能顺利起床开始就一路透着古怪,他发现自己睡过头之后匆匆赶去时钟塔却发现整个现代魔术科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没有伊薇特小姐那封放大加粗的A3告白信,他差一点以为所有人被一锅端了。

他曾经试着联系过莱妮丝和所有拥有手机的学生们,但无论...

[帝二世]我的危险情人2

二、

伊斯坎达尔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在接培宋的电话,他身边的几个人里就属培宋最唠叨,以至于这个原本应该十五分钟就结束的话题拖拖拉拉了接近半小时,“你说快点!”他忍不住打断那家伙的抱怨,顺手将来复枪的瞄准器拆下来塞进了钓鱼包的侧袋里,“我已经知道时钟塔里的只有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鬼了,然后呢?不过就是抢了那位lord三笔生意,况且对方也不怎么在乎的样子,没有气冲冲的必要。”

“抛出两个小鬼,这和蔑视我们有什么区别?”培宋非常不满地哼了一声,“虽然我……不,应该说我们所有人并不赞成您将一部分生意挪到英国这一决定,但既然要进入英国就必定会和时钟塔开展,对方不可能允许我们切下蛋糕的一部分,我们也不可能看...

[帝二世]我的危险情人(1)

双向隐瞒自己身份的史密斯夫妇梗

大帝去钓鱼其实就是去处理马其顿的生意了(

先说一下这里面藏了个非常重要的时事梗,就是昨天新闻说希腊突然开始还债了(我知道很多人都不会注意,但这个梗才是我突然想写这篇文的原因


一、

最近时钟塔的lord不太顺心,前几天有三路生意被人突然截了胡,当然生意这种事情原本就是你情我愿,他派出弗拉特和斯芬去谈本来也就没想着能顺顺利利,毕竟众所周知,这两个年轻人能干是很能干但在人情世故上总欠缺了几分火候,而时钟塔其他几位声名赫赫的先生小姐们素来在武力上更胜一筹,自然不能指望他们谈判的手段。

不过若是三笔生意被各路人马一抢而空倒还能让人释怀一二,但统统...

 2

帝韦伯同人短篇集《forever》

购买地址:请点这里

二维码地址见图2

封面 @EGG_ 

里面收入了帝韦伯的短篇散文和小短文20+篇

大部分在lofter都有,可以顺着TAG找~

发货日期在12月,CP摊位暂时未出,等出了会补上~

ღ( ´・ᴗ・` )比心

[帝韦伯][帝二世]美味关系

首先,帝韦伯的短篇同人集《forever》淘宝地址点这个 

封面是 @EGG_ 太太画的

这周六就可以拍了,不过考虑到最近众所周知的状况,也不想给代理和我自己带来没必要的麻烦,所以本子12月发货

====================================

埃尔梅罗二世先生站在厨房里,蹙着眉拨弄着厨房菜谱APP,格雷站在边上欲言又止,这位小姐自然是有足够理由表现出不安的,作为入室弟子,一直以来都是她负责照顾这位时钟塔之星,自己老师在家务能力上的水平如何她是心里最有数的那个,“那个……师傅,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二世先生看着菜谱APP...

[帝二世]战棋游戏

…………………………emmmmm

火焰纹章天下第一(

韦伯要是火纹主角,他早气死了

======================================


自某著名战棋游戏上市之后,埃尔梅罗二世先生便开始了例行的攻克之旅,兴许是因为游戏种主角的职业与他相似的关系,他莫名其妙地就对那三个班级真情实感了起来,以至于非常难以接受剧情后半段自相残杀的部分,一周目的时候他不知剧情,二周目便不得不开始了艰难的学生拯救计划,但即使如此也有绝对无法被拉到己方的少男少女。

这位老师其实心里清楚,这世上大部分合家欢结局只会存在于迪士尼的动画片里(况且这两年也不太走这种路线了),以游戏中的设...

[帝韦伯][帝二世]亚里士多德如是说

官方用主任来论证帝韦伯是真爱,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能用亚里士多德来论证他俩是真爱啦!

私设,柏拉图的宝具是雅典学派,能够将古希腊所有先哲召唤在一个场景里,大家对学术进行讨论,因为是柏拉图的宝具,所以场景固定会召唤他的老师苏格拉底、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本文就是亚里士多德就《会饮篇》的相关内容对老师及在场的其他先贤进行针对自己学生恋爱问题的讨论。

大部分都在瞎说,不过说一下人际关系,色诺芬是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也是苏格拉底的学生,从岁数上算色诺芬是柏拉图的师兄,阿伽松是苏格拉底的朋友、阿里安是亚历山大的脑残粉,也是色诺芬的崇拜者、斐德罗和阿里斯托芬是柏拉图的朋友

==============...

[帝韦伯][帝二世]冰块

我觉得迦勒底的酒鬼应该会都很喜欢政哥哥的白酒……

这周忙翻天天加班_(:з」∠)_

本来跟土豆太太说好我周四更,但实在是太累了回到家就睡着了

土豆太太想看大帝把二世完全藏在披风里!

====================================

自从东方的那位皇帝来到迦勒底之后,酒鬼们的可选余地又多了一些,只是与其他酒类不同,真正优秀的白酒从外表看上去与净水毫无区别,如果放置在密封的玻璃瓶里,光靠肉眼并不能第一时间判明内容物,而众所周知,迦勒底里热爱搞事的从者数量远超标准,以至于加班加点到晕头转向的埃尔梅罗二世先生一不留神灌下了小半瓶。

先是惊天动地的咳嗽声,然后是因为受...

[帝韦伯][帝二世]星座

今天在课上,埃尔梅罗二世先生没收了三本星座书,这些可不是天体科流出的参考类读物,而是那群麻烦的小鬼不知从哪个书店里买来的今年星座运势大全——那些不过是骗骗小女孩的东西,如果每个人都照着它趋利避害那才真是贻笑大方,不过明明在座的都是魔术师,星盘图到底如何摆弄应该是每个人的必修课,居然还有人会相信诸如今天穿绿色就会碰到好运之类的事情实在是不可理解。

在大部分时候,这位时钟塔的著名讲师总会对这种小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今天预定的课程本来就是星相学相关的知识,而底下的学生又如此的不给面子,让这位先生大为光火,“如果每个星座的人都按照这本书上的指示去做,那满大街就只有十二种人了。”

“但老师,星座与...

[帝韦伯][帝二世]暴君2 下

ps.韦伯作为英灵被召唤的面板参考FGO,不过鉴于他是韦伯本人被英灵化,而不是被某个英灵凭依,所以除了幸运值会提高,其他都有不同程度的削弱(他也不需要其他数值,基本没有他打架的戏份,有也是菜鸡互啄)

ps2.琐罗亚斯德教的善恶双神里有个熟悉的角色,叫安格拉·曼纽……

ps3.这名字我想了好久好久,没有比它更合适的啦(

=======================================

当然仔细想想居然讲不好到底谁受得惊吓更大一点,主持仪式的祭祀显然没有想到就这么点祭品居然能够成功,所以在看到韦伯坐起来的瞬间也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惨叫,当然比起受到惊吓的少年魔术...

[帝韦伯][帝二世]与哲人说

这是他第三次看到那个幻影。

吕克俄斯是雅典哲学的花园,有无数人日日在这里走动,但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那个影子。

一个少年人的影子。

和他的老师、师祖不同,他对神明的存在素来敬而远之,即使吕克俄斯在阿波罗神殿附近也不代表他会如同城里的其他人那样经常给予供奉和祭祀,然而那个少年的存在却让他不由自主地质疑起自己一贯坚持的想法。

那绝非是从幽冥而来、有冤仇需要倾诉的亡魂,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戾气,反而像是某棵树、某个湖泊的精灵在人世间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归奥林匹斯的路,但挂在他身上的衣服却是那样的古怪透顶,也不知是用什么东西织就而成,与他所知道的各国的着装都不一样。

“你是谁?”

“你想说...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