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 番外下

我尊敬的陛下:


得知您受伤的消息,我十分焦虑。听密特里奈斯说您的伤势并不严重,这让我略微放下了些心。出于对您的了解,我并不准备劝说您暂停征战,在我看来您是属于战场、属于追随您的士兵、属于这片大地的男人,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地方,您不可能停止继续前进的脚步,但我依旧在这里恳请您,请无论如何注意自己的健康。

另,前几天在亚历山大里亚发现了言峰绮礼的行踪,只是考虑到对方的强劲实力并没有继续追踪下去,记得您以前告诉过我吉尔伽美什出了海,那时候您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可是知道他去的去向?

对于那位主祭——真是奇妙,教会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剥夺这个人作为神职人员...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 番外上

至吾王的信——埃尔梅罗二世信件摘录

直到现在,在经过无数次讨论之后,诸位在历史方面都有所专长的学者们依旧无法对征服王及贤相埃尔梅罗二世之间的关系作出确切的判断。虽然有无数艺术家试图用自己的手复原他们俩的关系,但笔者犹嫌无法彻底表现出两个人之间显而易见的羁绊。

本书摘录了埃尔梅罗二世与伊斯坎达尔之间近10封来回书信并摘录了宰相先生所写的日记若干,将之重新整理、命名、制作成册,以期可以让读者对两人之间关系有个更为全面直观的了解。


编者按


至我尊敬的王:...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22 完

章二十二


这场耗时六年的战争从巴勒斯打到巴吉拉蒂,伊斯坎达尔率领着大军所向披靡,改变了整个大陆的版图,曾有人一度认为那个男人可能真的会就这样继续着他的征途,但在帝国历442年1月23日,韦伯却突然收到了皇帝陛下的信。

这是极为少见的情况,因为在这六年多来,伊斯坎达尔和他之间虽然书信不断,但却从未有过皇帝先写给他的例子,这让宰相颇为不安,而这种不安则在他发现,对方要他马上启程前往培拉的那一刻,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一个月前还在大马士革的伊斯坎达尔会突然跑去培拉,那个地方不但与他接下来的征程毫无关系,而且在近几年里十分平静。如果说伊斯坎达尔是准备取道培拉攻打邻...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21

章二十一


韦伯靠在门边低头不语,这里安静得可怕,没有人、没有声音甚至没有杀气,外面的战火滔天竟一丝一毫都没有传到这里,就仿佛是两个世界。

隔绝生死、阻断一切。

他知道门里那位年轻的皇帝准备做什么,他并非没有办法阻拦,但对里面的那个人来说,阻止反而是一种侮辱,多高贵的君主最后都是如此。

天空的另一边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空气中的魔力元素瞬间被抽空,哪怕相隔这么远韦伯依旧可以感觉到那澎湃的魔力及中间包含着的压倒性的力量。

那才是吉尔伽美什的力量,才是那个傲视一切的君主真正王牌。

韦伯发出一声哀鸣,他从未见过这样强大的魔力,在这种压倒性的力量下,别说是一支军队,就是这个城市都...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9

章十九


帝国历435年1月10日

席卷整个乌鲁克的战争正式爆发了,反叛军在去年11月迅速攻占培拉、萨迪斯之后略加休整,在第二年一开年就兵分两路朝着萨迪斯周边所有公国袭去。叛军的速度极快,等巴比伦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又占领了几座城池。

科多曼陛下恼怒于自己臣子的无能却也无能为力,但乌鲁克的国情让身为皇帝的他也无法掌握其他公国的兵力,没有足够的兵力根本无法阻止叛军,而手中有兵的芬恩却突然病倒了。

他的病并非有人使用了某种下作手段,而是出于他的悲痛。迪卢木多·奥迪纳的死不光带走了费奥纳骑士团的一半人马,更让这个事后终于明白过来的伟大佣兵团团长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8

章十八


韦伯并没有继续在伊斯坎达尔身边停留,而是星夜与密特里奈斯一起回到了他应该在的地方,这消失的一天一夜虽然引来了一些小骚动,但总算在那个巧舌如簧的子爵手中被顺利解决。

虽然不确定那个男人到底为什么执意要留在这里,但有一点韦伯很清楚,密特里奈斯的存在极有可能是伊斯坎达尔留下的一个暗棋,也许是在自己赢的时候扭转全局、也许是在自己输的时候保护自己……

无论哪一种韦伯都不喜欢,对于胜负的衡量标准,他和其他人看法不同,最终的目标也大相径庭,这点恐怕连伊斯坎达尔都不能明白。况且他也很清楚在打仗这方面他和那个人相差的实在是太多了。

打仗需要懂的东西,他基本都还停留在书本上的一些看...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7

章十七


接下来的几个月非常平静,韦伯手中的权利开始不断增加,在别人眼中看起来这位年轻的培拉大公深受皇帝信赖,是一等一的宠臣。但越是这样他的头脑就越是清醒,伊斯坎达尔曾经教过自己越是爬得高越是摔得重,越到后面就越要小心谨慎。

言峰绮礼表现得非常太平,他无声无息的住在城外,按照探子的回复他这段时间以来甚至没有出过门,这种深居简出让韦伯不得不认真重新考虑吉尔伽美什到底躲在了哪里,在这位年轻大公眼中金光闪闪的王者才是他必须第一认真应付的对象,但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地实在太过突然,以至于将他所有的计划全盘打乱。

那是帝国历434年11月16日,接近隆冬的一个早上。

当天韦伯如同平时一...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6

章十六


皇帝勉强接受了这个建议,虽然在韦伯看来这种退让更多是因为发现有了更为妥当的办法才选择暂时停步,但总算是让两人之间已经出现裂痕的君臣关系有了一丝喘息的空间,同时也让事情有进一步变化的空间。

已经逐渐掌握权力的皇帝现在手中不乏可以轻松差遣的棋子,韦伯也乐得不参与母子之间残酷的斗争,但这种不参与并不等于可以置身事外,况且王妃手头的筹码远远多余皇帝。巴古阿死后不到十二小时,那位夫人就得到了消息,虽然在经过皇帝的刻意扭曲和中间层层传话,他杀变成了自杀,但那位夫人凭着百试百灵的女性直觉,马上将这件事情定了性,在无限接近事实的揣测下,她最终决定主动出击,而这也正好撞在皇帝布下的重...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5

章十五


萨迪斯大公及子爵在婚礼结束之后的第三天就离开了首都,这样干净利落的退场很难不让人联想些什么,韦伯如此、王妃殿下更是如此。那位夫人凭着女性特有的第六感已经感觉到了巴比伦上空风向正在逐渐转移。

她很清楚自己需要采取行动,但却有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让她极为烦恼。

皇帝该怎么办?

在苏菲王妃的计划中,科多曼陛下应该是作为一个傀儡,不声不响的任她操纵,但现在那个才十岁的皇帝就已经展现出了足以让人惊叹的政治才华,如果他真的具有皇室血统倒也就罢了,她可以大大方方的放开手做个同样可以得到一切的皇太后,但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先皇吉尔伽美什的。

放任这个孩子继续做皇帝的话,说不定哪天...

1 2 3 4 5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