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帝韦伯]这是第三次了吧?

没错!就这个标题!庆祝一下fz副本第二次开启,所以对于韦伯同学来说他已经来过冬木市第三次了。

==============================================

竟然又出现在这里了。

距离上一次重回冬木已经过了两年,埃尔梅罗二世理应在时钟塔里过着他平稳又不失波澜起伏的教学生涯,在处理掉伊斯坎达尔圣遗物被盗事件之后,他曾经想过若是再见到那个男人时该说点什么,甚至还偷偷在笔记本上打了几段草稿。

这实在是有些羞耻play。当划掉那些炫耀之词的时候,他有些羞赧地红了下脸,这明明就是应该做的事情,到底在兴高采烈个什么劲,但内心深处他依旧有那么一丝期冀。

希望、希望能够再一次见到他。

以master和servant的身份再一次并肩而立,或许还会继续那无趣的圣杯战争,但他有很多话想对伊斯坎达尔倾诉,比如自己那堆爱惹麻烦的学生们、比如非常让他头疼的“大本钟明星”这一奇奇怪怪的称呼、比如那无穷无尽的思念、比如那经常会在午夜时分光顾的回忆。

算起来这应该是他第二次回溯时光、重归故里,但比起上一次的满心焦虑,这一回他心态明显放平和了很多。

“总之无论怎么做都是不可能改变最终结果的。”他心平气和地解释,“我曾经尝试过改变一下,即使知道改变了这里,属于我的那个世界的结局也不会有丝毫变化,但依旧忍不住这样做,也许是因为懊悔也许是因为愧疚,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兴许大部分人觉得我是个幸运的生还者,但在我看来,与其说是幸运不如说是那个人将自己的运气托付给了我,仅此而已。”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里已然带上了几分苦涩,“我曾经梦到过再见到他的场面,该说什么、该用什么表情,所有的遣词造句在面对他的圣遗物的时候我都做过许许多多的预演,也许那时候对方根本不会记得我的存在,也许那时他会豪爽的大笑出声,好像对方所有的反应我都曾一一猜测过、一一演练过,其实这非常可笑,你看着明明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却至始至终当了真。”

“如果我要再见到他的话,说不定只有成为英灵才可以,但事实上作为一个普通人、一个没什么资质的魔术师,我应该没有成为英灵的可能,毕竟比起他的功绩,我的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他伸出手,看向被修建得极端正的指甲,“曾经忍不住想象过,若我也成为英灵应该会是什么职介的,若是caster的话还需要担心rider对我的职介克制,但渺小又无能的我若是能够再一次站在他面前的话,恐怕会什么都顾不上。”

rider,我的那群学生吵吵闹闹让人心烦——如果这样抱怨的话,以那位王的性格恐怕会颇不耐烦地哼笑一声,那样的家伙打一顿就都太平了。

是了,他处理事情的方式总是这样简单粗暴又直白好用,兴许是笨蛋大多数都只能接受棒槌的缘故,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手下的大将听话又管用,而当着一代大帝悄然逝世后,天下便立刻分崩离析了。

“虽然那家伙是个比现在的我还高、块头还大、完全不喜欢用脑子的直球派,但哪怕就是这样远远地看上一眼,也依旧让人觉得极为幸福。”即使在下一刻就是命运、那金色的闪光会如同梦中一次又一次出现的场景那样飘然而至,埃尔梅罗二世依旧站在极远处眺望着冬木大桥。

他什么都没有做,却觉得自己什么都得到了。


评论(10)

热度(73)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