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剑三][裴洛]春江花月

偶尔裴元会在梦中惊醒,那时候的万花谷静得可怕,落星湖畔能够看到的唯有倒映在湖面上的月牙,到冬天气温骤降有时甚至连月牙都看不到,只有几颗枯荷歪歪扭扭地倒在岸边,当然夏天的深夜是最美不过的,流萤四起、宵烛遍地,纺织娘和促织的声音交汇在一起铺成了许是连长歌门都未必能奏出的绝妙曲调。

每当这时他总会生出些兴致,泡茶也好喝酒也罢,自斟自饮自得其乐,他师傅曾经说裴元你太过寂寞了,药王首徒笑了一下,毕竟在万花谷中人来看所谓寂寞应该是昆仑山上的雪、是恶人谷的夕阳、是华山纯阳道士手里的剑,是天生与万花名士毫无关联的字眼。

但他又的的确确是寂寞的,即使他的人生中有师友亲朋相伴所有人也依旧觉得裴元是寂寞的,药王首徒仿佛总是一个人呆在落星湖边上,远远地望着眺望着仙迹岩,又或者是透过仙迹岩想着远在论剑峰上的某个人。

大部分万花谷中人都不太明白这是为什么,明明两人之间情谊深厚,洛风却能在伤好之后一脸淡然地重回华山,整整三年不见他下来,而裴元也能在万花谷里云淡风轻地呆着,仿佛那不是一千一百五十天,而是三个月、三天、三个时辰、三盏茶。

那看似毫无意义的漫长拖延让旁观者看着心力交瘁、看得坐立不安,甚至有万花谷几个知情的师兄弟想要偷偷上华山见一见那位著名的洛道长,却被裴元一一打发了回来。

“此事与尔等无关,切莫横生枝节。”这大师兄的样子倒是端得正儿八经却愈发让人疑窦丛生,一时之间流言四起,八卦竟多过了隐元会,若是此时此刻有人愿意统计一下的话,裴大师兄心上人几天已然换了十七八个,年龄也从八岁一路飙到了八十岁,故事情节之丰富多彩差不多可以到做个两日画本的地步了。药王笑眯眯地听着这些稀奇古怪的故事,不时还凑个热闹在里面为故事加上了点玄幻色彩,仿佛裴元用的不是逆天改命而是同生共死似的。

只是今时今刻裴元却没心情去管他师傅及万花谷中人的小爱好,只犹疑不决地看着手里这封无头无尾的书信。

“江畔何人初见月?”

那是洛风的笔迹,在今日以一只白鹤送来,字迹端正、笔锋凝重,正是伤势大好、内功复原的征兆,若是站在医生的角度他自然会觉得自己医术高超、悬壶济世,若是站在恋人的角度他又觉得只短短七个字不温不火、轻描淡写之下却如同有根羽毛在心间擦了过去,留下一丁点痒换来的是十成十的笑容。

他看向落星湖盘,彼时刚刚过了清明,花海又恢复成了一片绿意,恐怕再过几天便会成为一片花海,什么时候那道人也有了这样的闲情逸致,他笑着弹了弹纸,转身走出了万花谷。

虽说离八月十五还远,但由万花谷到华山再至杭州,一路兜兜转转至少也得要上两月,秋日的月亮虽然未必能看到,但春天却已然来了。





=================================

我没想到时隔多年,官方正名………………

评论(18)

热度(72)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