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5分钟 章10

奶一口他法…………

===========================================

“所以我们真有一个姐姐啊?”洛基觉得自己在外面等得天荒地老才终于看到索尔被奥丁放出来,若是换成以前他兴许会因为这漫长的等待烦躁地先来一波嘲讽,但继承权绝对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拿出来开玩笑的小事,恶作剧之神有野心同样也有脑子,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提没有必要提的事情,“那是个……怎么样的人物?”即使心中对此已经有所推论,洛基依旧非常谨慎地再问了一遍,“父亲准备怎么做?”

索尔还有些云里雾里,他不是另一个对后事心如明镜的雷神,洛基的身世让他烦恼不安了整整一夜想不出解决之道,那从天而降的姐姐更是将他彻底打闷了,奥丁与他之间的密谈与其说是一个父亲给儿子的忠告,不如说是索尔对家庭伦理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炮轰,雷神显然没有办法接受突然多了个姐姐又莫名其妙少了个弟弟。

“我不明白!”他冲着奥丁叫道,“先是海拉再是洛基,我们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众神之父并不意外索尔知道这点——他已经从弗丽嘉口中听到了来自于神后的推论——虽然听起来很玄妙,但时空行者对于像索尔这样的神明来说并不算非常困难。

“显然另一个你给出了足够多的警告,”奥丁轻描淡写地略过了洛基的问题,这种冷淡要么是他对洛基可能会发生的心里转变早有察觉要么就是他觉得洛基从一开始就不成问题,若是当事人在场的话,以恶作剧之神的多心恐怕会为此想上三天三夜也未必能得出一个结论,但索尔就不怎么在乎这个了,他立马跳过了洛基的问题,将一切注意力投入到了海拉身上,但关于死亡女神的问题奥丁没有继续深入讨论的意思,他甚至在面对索尔的连番追问下都不打算透露更多的线索。

面对这样始终保持缄默的父亲,即使是索尔也不得不无功而返,他垂头丧气地站在洛基面前,只觉得心里有股火苗正熊熊燃烧,“我不知道,父亲什么都没有说。”这并不奇怪,如果未来的索尔也打不过海拉的话,现在的索尔必定与对方差距更大,贸然出击只是徒然,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牺牲。

但即使洛基明白这个道理,内心依旧无法平静,他不能理解就这样简单的一件事情——考虑到奥丁什么都没说——他的兄弟不应该呆在里面这么久,必定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好吧,”他佯装不再对海拉产生兴趣,再一次转移了话题,“今天的仪式算是全毁了,父亲有说怎么办吗?”这是个尴尬又不能不问的话题,事实上在混乱起始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亲吻已经成为了本次仪式中第二大的八卦,那个多嘴多舌的侍从对刚才的事情增加了不少毫无必要的形容词,以至于这场重点应该是“奥丁混乱的家庭矛盾”莫名其妙转变成了“索尔被施加了邪恶的咒语,雷神与火神近亲相恋”的无聊粉色八卦。

行行好吧阿斯加德人!你们能不能把智慧放在正确的方向?

闷了一肚子火的洛基在发现索尔依旧没打算回答自己问题的时候终于语气变得不善起来,“好吧你既然都不知道,那总可以说说这一次交换灵魂你看到了什么?兔子?螳螂?还是小树苗?这个你总应该知道怎么回答吧?”

怎么回答?

看在九界诸神的份上,我该怎么说才好?

我该说我昨天才发现你不是我的亲弟弟、我该说我今天早上才发现不出两年你会掉下彩虹桥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混蛋、不出三年我们的母亲会死在一把刀下、不出六年你会为了救我被个怪物捏断脖子?

我说什么才好?

我能说什么才能压抑住此时此刻蠢蠢欲动想要冲出阿斯加德、想要杀掉那些觊觎金宫的敌人们、想要将那个大块头的脑袋砍下来挂在彩虹桥上的心?

千言万语,他最终将这些残酷又可怕的过去汇做一句话,“其实挺有趣的,洛基,我觉得我们的未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评论(3)

热度(94)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