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5分钟 章7

洛基打了个哈欠,昨天晚上索尔的事儿折腾了大半夜,虽然最后弗丽嘉将他赶了回去,但他毕竟还惦念着藏着的俩霜巨人,只是碍于他激发了整个阿斯加德的防御系统,显然贸然出门是个不明智的举动。计划的不顺让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当然这并不是他失眠的唯一理由,事实上就在他心烦意乱地躺在床上,试图找个机会偷溜出去的时候,索尔居然走了进来,他坐在床边唉声叹气、长吁短叹,若不是洛基死死地闭着眼睛装作自己已经熟睡的样子,恐怕会憋不住跳起来给这家伙一刀。

你不过就是被一个邪恶的巫师诅咒了而已,即使有什么能附身在你身上一次、两次,但接下来他总会被我抓到然后被钉在金宫的长廊前,让所有敢于冒犯雷神的人知道,阿斯加德神圣不可侵犯!不过就是这么点小挫折,值得你这样大呼小叫痛苦万分吗?

但同样他又为自己的无能而抑郁不已,这是他第一次碰到无法解决的咒语,天晓得如果明天一早仪式开始,在诸神注视之下、在民众们的众目睽睽中,索尔要是再被什么占据了身体,仙宫的脸就丢大了,虽然他原本就打算找几个霜巨人来折腾一番,但外族入侵和继承人发疯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儿。洛基能容忍两个霜巨人耀武扬威,绝对不能接受索尔疯疯癫癫、胡言乱语什么小兔子、小螳螂和小树苗之类的瞎话。

好不容易,索尔走了,洛基总算能够稍微平复一下心情,他只想着略微眯一会但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时间已经离仪式近在咫尺了。

所以,都是索尔的错!

他愤愤不平地看着他兄弟走到他旁边,下意识地便想嘲讽他两句,但一想到今天是个多么隆重的日子、而索尔,看在诸神的份上他这两天已经受尽了折腾,瞧瞧他脖子上、手上还有脚上佩戴的魔法护符,这些曾经一度被雷神斥责为叮叮当当、完全没用的玩意儿在今天早上被洛基一股脑地塞在了他兄弟身上,并在奥丁和弗丽嘉的注视下提着匕首要挟他兄弟今天绝对不能丢下这些东西——这可是索尔最讨厌不过的零碎儿了。

“惊醒点我的哥哥,”他沉声说道,“如果你的敌人想要对你做什么的话,那今天是最好不过的时间了,我可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揍翻在地上,抓出那占据你身体的灵魂——那动作太丑了。”

“哦,洛基你真是太好了。”索尔当然知道这是他兄弟的一片好意,事实上在他看来,在这个思维简单的雷神眼里,那张纸条虽然带给了他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但就如同弗丽嘉所说的那样,洛基的身世压根不重要,他是不是阿斯加德人也不重要,在雷神漫长的一千五百年神生中,始终站在他身边的就是他的兄弟,仅此而已,别无其他。“洛基,谢谢你!”他真心实意地抱住了他弟弟——显然恶作剧之神对这个动作非常不习惯,他显示愣了一下,最后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带着点纵容笑着拍了拍他兄长的背,“好吧,抱都抱了,要不要亲一下?”

“当然!事实上这事儿我早就该干了。”洛基睁大了眼睛看着那熟悉的红光再次一闪而过,而他特地准备好的护身符居然一个都没有起到该有的效果,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索尔”亲了一下,嘴对嘴的那种。

“该死的!你居然敢在这种时候冒出来!”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对方却飞也似地钻出了帷幕,要知道此时此刻外面围满了阿斯加德人,按照日程表他兄弟应该昂首阔步挥舞着锤子接受民众们的欢呼,而不是现在这样,背后有洛基提着两把小刀追杀而来。

“哦!”索尔一边跑一边叫了起来,“父亲!父亲!看在在场的所有人的份上抱歉我没法给你一个私人性的会面,但我们的姐姐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什么?!

什么?!!!!!

你到底再说什么啊!!!!!

大概是因为太过震惊了,洛基张口结舌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连手里的匕首什么时候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



评论(6)

热度(113)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