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Become God 3

一开始雷神以为自己听错了,就如同娜塔莎所说的那样098的学习能力被框定在指定范围内,而格鲁特语作为一种非常特殊的外星语种,在托尼设计的程序中应该只会被仿生人反复重复同样一个读音,而绝对不会有其他的意思,这是巧合还是仿生人挣脱开了程序锁成功有了自我意识亦或者是洛基还在自己身边。

曾经有无数次他试图说服自己,洛基已经死了,他与阿斯加德的子民们一起成为行星碎片的一部分,在走之前他表现得如同一个王一样英勇无畏、是奥丁最为杰出的儿子,足以让整个阿斯加德为他骄傲。但同样他又情不自禁地为洛基痛苦,与那些可以成为英灵殿座上客的阿斯加德人相比,约顿海姆出身的洛基的灵魂会流落到何处?海姆冥界又暗又冷,洛基最讨厌那种环境,他是否会因为厌恶那里而徘徊在水晶桥附近,成为一个逐渐忘记自己是谁的孤魂野鬼。

但他又觉得洛基还活着。

天哪看在诸神份上那可是洛基啊,是掉下彩虹桥在灭霸手下平安活了整整一年还能不断搞事的洛基、是能在萨卡那么混乱的地方还混得如鱼得水的洛基,他怎么会死?他怎么可能死!这不过就是个虚假的幻术、是摆脱自己这个烦人兄长喋喋不休的一种手段。只不过每一次他都非常期待看到自己悲痛欲绝的样子、看到自己为之哀悼、为之痛苦,可能洛基天生就喜欢看到他兄长为他头疼、为他悲伤,喜欢看到索尔——奥丁之子、阿斯加德的国王——只为一个人产生情绪波动的样子。

多狡猾啊。

却无愧于他恶作剧之神的名号。

娜塔莎敏锐地察觉到索尔的情绪有了极大的波动,她不明所以地看向雷神,刚才应该不过是非常普通的再次重复罢了,为什么会引来这么大的反应呢,“索尔你还好吗?”她上前一步,所处的位置恰恰卡在索尔与仿生人之间,那是个既可以拦住索尔也可以立刻给身后人致命一击的位置,显然黑寡妇已经下意识地察觉到了仿生人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但098没有动作,他维持着之前的坐姿,有条不紊地再一次重复了一遍。而这一次却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他又在机械重复着索尔这三天的教学内容,毫无变化、与地球上所有人所听到的一模一样。有那么一瞬间索尔是松了一口气的,托尼可承受不了再来一个奥创的打击,而雷神本人也完全没有办法看着一个与洛基长得一模一样的仿生人被当成某种工业物品销毁掉。

“I’m groot”

“I’m groot”

“I’m groot”

对方仿佛是觉得索尔没有满意自己的发音似的,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起来,这一幕让雷神忍不住回忆起了过去,那时候需要不断重复这句话的是自己,而站在一边听、一边抱怨一边又忍不住来纠正自己的是洛基。

他震惊于自己居然能记得他兄弟当时每一个动作和表情,他高傲的抬着头的样子、不耐烦皱着眉的样子,还有偷偷塞给自己小纸条时的样子,也许这几年他俩的确闹的不可开交、奥丁两个儿子之间的矛盾几乎成了九界最大的笑话,但无论争端是如何开始的最终结局依旧只有一个。

他爱着洛基,从始至终,不曾变化。

“不用再说下去了,”索尔拍了拍娜塔莎的肩膀,凑到仿生人面前说道,“已经说得非常标准了,相信那颗小树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098的眼睛转动了一下,那是几乎与洛基眼睛一样浓重的绿色,仿佛一片绿林、一汪深泉,只是完全没有恶作剧之神应该有的灵动和狡黠,他直愣愣地看着索尔,又眨了两下眼睛,运算系统在他太阳穴上一闪一闪——索尔不喜欢这东西,他不喜欢电脑不喜欢手机,更不喜欢有运算和存储系统的仿生人,但不知为什么,雷神总觉得对方仿佛是知道自己言下之意的。

多有趣啊。雷神歪了歪头给了对方一个笑容,却再一次忍不住思考起刚才那句索尔到底是意外、巧合还是必然存在的结果。

 


评论(5)

热度(67)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