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Become God 2

……不打游戏真的可以码很多字(

真的,底特律是个超好的游戏啊QVQ大家就算没有PS4也能去B站看看实况(

================================================

我大概是错了,在托尼今天第六次路过餐桌边的时候,他终于如是想到。没有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仿生人)愿意静下心来听索尔的格鲁特语培训课程的,“I’m groot”哪怕再说一百遍听起来也是同一个意思啊。

“听着索尔,”他语重心长地对雷神说道,“我能理解你失去洛基的痛苦,但仿生人和阿斯加德人是不一样的,他的学习能力被框死在了我设定的范围内,你哪怕让他学一百年的格鲁特语,他也只知道I’m groot。”

“是的,它听起来的确都一样,但每一个我是格鲁特在我听来都有着不一样的意思,托尼你是个天才,发明出来的东西也绝对独一无二,所以我觉得他应该学得会。”这几乎可以算是近一年来雷神对于钢铁侠最为隆重的赞美之词了,要不是此时此刻史塔克先生脑子里还有一丝对于仿生人的警惕,恐怕已经飘飘然到解开一两个程序锁的地步了,不过总算他还存有一丝理智,非常及时地从这场毫无意义的教学现场抽身而出。

格鲁特语的教学进展的非常不顺利,在接下来连着三天的时间内复仇者联盟大楼里不断在重复同样一句话,要不是仿生人的身体结构与正常人类有些不同,这个依旧没有名字、只有代号的NO.098号恐怕会因为重复某句话次数太多而精神错乱——至少路过的黑寡妇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好吧,告诉我这三天的学习有什么进展吗?”考虑到这栋楼其他住户的心理承受能力,娜塔莎最终决定站出来阻止索尔接续他伟大的教学任务,看在上帝的份上,队长都已经准备搬去瓦坎达了,“我觉得你在勉强098做他做不到的事情,当然我能理解你教他的原因,不过托尼已经有一个自主学习的奥创的不幸例子了,我想他应该不会让098完完全全拥有自我意识。”

这是非常艰难的劝告,出于对索尔的同情,所有人都希望098能像洛基一些——虽然那个骗子之神在地球上没做过几件好事,但他救了阿斯加德、救了索尔,雷神有充分的理由去哀悼、去思念他的弟弟,找一个替代品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同样托尼的想法所有人也都可以接受,当运算太过完美、仿生人太过智能化、若是再充分模拟洛基的性格,只会造出第二个奥创,严格的精神控制是必须存在的,索尔的教学计划注定不可能成功。

“你看大家已经听了整整三天的格鲁特语,我相信即使是我也已经能够非常标准地用它与那颗树苗聊聊天了,你不觉得应该休息一下或者换成另一种语言作为授课内容吗?”娜塔莎相信这门课对于索尔来说绝对有非常特殊的意义——她没敢详细去问,不过应该可以想象得出在雷神与恶作剧之神尚且年幼的那段日子里,两个人彼此用其他人都听不懂的格鲁特语偷偷交流时模样,索尔在怀念那段时间,所以他完全无法放弃。

你该走出来了。

黑寡妇很想这样劝告对方,但她无法将之付诸于行动,与身为人类的娜塔莎相比,索尔已经活了一千五百年,这中间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是他与洛基一起度过的,诚然这两兄弟吵过、闹过、彼此伤害过、分道扬镳过、却最终以洛基用生命救了索尔做为惨烈的终结,而索尔至少还有三千五百年的寿命去怀念他的兄弟,若是他无法再爱上什么人的话,那接下来的三千五百年,雷神恐怕会一直为他兄弟哀悼、脑子里会不断重复着洛基死前的画面。

一个人的回忆能持续多久。

一个神明的记忆能持续多久。

娜塔莎没法判断,只能一脸忧愁地看向复仇者联盟中唯一的神明,“大家都在担心你,你明白我的意思。”

索尔点点头,脸上却一闪而过无法磨灭的落寞,他分得清楚现实和虚幻、很清楚生化人和普通人的区别,但098在初次见面时候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刹那,他居然将他和洛基看成了一体。

是自己疯了吗?

雷神情不自禁地想到,却最终无法控制地朝仿生人那边看去,而就在那一瞬间,对方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转过了头。

“I’m groot”

在娜塔莎听来这是与之前那几百、几千句格鲁特语一模一样的发音,但索尔却再次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索尔。”

 


评论(8)

热度(69)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