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兵临城下 10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还好我不赌!!!!!!!!!!不然今天就要从我家窗户跳下去了!!!!!!

==========================================

洛基其实有许多想说的,为什么要杀掉巴尔德、自己为什么会飞快赶来、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阿斯加德、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等等等等,他每一个字都想要对索尔倾诉,即使他很清楚其中大部分不会得到对方的认同——就如同大部分人所认为的那样(事实上洛基本人也这么想)——他和索尔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他喜欢用的手段是索尔完全不喜欢甚至非常厌恶的,一直以来横跨在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大多也始于此,但至少此时此刻,洛基是想要倾诉的,就像每个犯了罪的人想要告解一样,他也希望得到一丝安慰。

但他选择沉默。

那是最好的盾牌,是掩饰心意的最佳武器,是面对各种诘难和质问最好不过的回复。

又或者说他不希望和索尔有什么面对面的争执——在面多索尔的时候,他那一向维持的很好的平静情绪总会很容易失去控制,而索尔,众所周知,这位新任的阿斯加德之主的脾气素来有些情绪化,针尖对麦芒引发的冲突是毫无意义的。但他又很想和索尔吵一架,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希望现在就跳起来用匕首划开对方的脖子。

教廷中大部分人都觉得洛基与劳菲完全不同,私生子的传言也大部分因此而出,但洛基却一直觉得他和劳菲非常相似,大概是因为有同样的魔族之血在身体中流淌的缘故,他和劳菲一样并没有什么同情心,劳菲的残忍体现在表面,而洛基的残忍则隐藏在笑容下。

他喜欢血——即使阿尼塞三世没将他作为刽子手使用,以洛基的性格恐怕也未必能够一直忍耐,他残酷又无情,却又可能因为母亲是人类的关系微妙地还存有那么一丝善意和天真——后者恐怕几乎都投入到了索尔身上。

正如同教皇冕下无法理解洛基为什么会爱上索尔一样,年轻的红衣主教同样无法理解自己爱上那位圣骑士的理由,并不是因为阿斯加德之主的强悍实力,而是对方身上散发出的由内而外的光芒是洛基从未体会过的。

非常刺眼,就如同火光吸引着飞蛾自投罗网。

愤懑和不安还有隐藏在他心中其他杂七杂八的心思最终被温水所安抚,当然最终让洛基长叹出声的是从身后贴上的索尔的肌肤,与混杂着魔族之血所以常年浑身冰冷的红衣主教不同,圣骑士就如同一块移动的热源随时随地散发着热量。

他俩凑得很近,近到洛基甚至能够听到索尔粗重的呼吸声,只是明明这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到真正实施的这一步的时候,红衣主教偏偏犹豫了。他没有办法想象将索尔拉入深渊的模样——黑暗与邪恶仿佛天生与这个男人毫无缘分,无论在什么样的困境下,洛基也没有办法想象索尔会低下头、弯下腰,与人虚与委蛇,那不适合他。

会这样做的绝不是索尔。

他的指尖划过对方的脖子,沿着颌骨缓缓向下,随着动作他能够轻而易举地触摸到索尔的颈动脉,与流淌在索尔身体中那红色血液完全不同,洛基曾经见过自己身为魔族的样子——那是可怕的蓝色皮肤,与人类的截然不同,即使那不过是胳膊肘上露出的一小块皮肤也依旧能够清晰地告诉所有人自己是个怪物,是被制造出来的次品。

是的,哪怕没有人说出口,这位红衣主教也能在年纪还小的时候就从那些“制造者”的眼睛里看出他们对自己的评价,那些人想要的是一个能够被彻底控制住的劳菲,而不是一个有独立思想的洛基,他们要求杀戮又要求收敛存在感、他们要求强大又要求服从性,人类的矛盾在制造过程中便体现无疑。

可惜,劳菲走了,那群人居然还妄想他会回来。

我有一个计划,而这个计划需要你的脑袋——他有些残忍地想到,只要手指再稍微使点力,索尔的脑袋就会轻而易举地与身体分开,那是他进入深渊之地最好的投名状,即使是劳菲、哪怕那位名义上的父亲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与索尔之间的关系,也不可能不对这样一份礼物心动万分,而一旦阿斯加德沦陷,整个世界就唾手可得了。

你是否知道此时此刻魔族即将兵临城下?

你是否知道自己怀中的恋人正在犹豫应不应该立刻要了你的命?

你是否知道我爱你又发自内心地憎恶着你的存在?

 


评论(4)

热度(29)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