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游戏王][暗表]百门之都 30

这种匪夷所思的提议显然在其他神官看来太过异想天开,自古以来只有嫁进来的公主,从来没有去和亲的男性王室成员,更别提如果他真的到了国外、万一掌握了权利,岂不是变得更加危险?完全就是毫无实行意义的计划。

“怎么能让他离开埃及!这完全就是放虎归山!”诸如此类的抗议从几个神官口中倾泻而出,虽然他们大多也都没有想好到底应该用怎样的态度来对待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王弟,但出于对埃及根基的考虑,他们更加倾向于将这个年轻人囚禁在宫内,维持着普通意义上的“兄友弟恭”,只要操作得当,在不留下王弟子嗣的情况下能有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死法。

到时候就皆大欢喜、可喜可贺了。

但赛特依旧觉得这个计划不太可靠,他更喜欢将一切扼杀在襁褓中,而现在王那暧昧不明的态度让他有些忧虑,年轻的神官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法老王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子心存疑虑,反而非常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突然多出一个弟弟的事实,而现在所有看上去有的冷落完全是出于不知道怎么当个哥哥的谨慎心态。

而此时此刻游戏对这群人的想法完全不感兴趣,事实上他也没有神官们所想象的那样天真,作为一个现代人他对真是宫廷中的斗争虽然了解不深但也也绝不是一无所知,在确定自己已经拥有了一定程度(虽然程度很低)的自由之后,他最终非常认真地开始思考起逃跑的可能性。

他没法安然地生活在这样一个地方,无论是利益还是生活习惯都让三千年之后的现代人感觉非常痛苦,而阿图姆不记得自己这个事实则是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在这里感觉非常孤单,除了偶尔来上课的西蒙之外,其他人压根不会和他说一个字,这种让人窒息的宫廷气氛最终让游戏决定不再忍耐下去,虽然前景是可以预见的困难,但他愿意去试一试,只是这种想法在他略微逛了两圈之后便不得不承认是自己太天真了。

三千年的时光或许可以让象形文字和纸莎草成为博物馆中的收藏品、让城市化为尘埃,却不可能让人类的智商下降,事实上比起那群成日里与政治打交道的“古人们”,还是学生的游戏实际上才是个笨蛋。所以即使他努力装出只是对周围好奇的样子,可不到两天身后就多了三个侍卫,如影随形地跟在边上让他根本没法多走一步路。

“所以到底怎么才能让我回家?再看着阿图姆封印邪神一次吗?”他愤愤不平地扯着栗子球轻声抱怨起来,“我必须得立刻回去,不然就会乱套的。”

这是人尽皆知的时间悖论,游戏穿越了时间和空间来到过去后,如果他做了什么改变未来的事情,那么未来的他就不可能再与阿图姆相遇,而如果他什么都不做,就意味着他不得不冷眼旁观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无论是战争也好还是邪神降临也好,这对善良的游戏来说是无法接受无法忍耐的事情。

是的,他无法接受阿图姆再一次从他面前消失。


==================================

惊讶吗?我也蛮惊讶的(

评论(9)

热度(23)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