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星辰之下 四十三

现在是晚上六点三十八分四十二秒,距离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接到凶讯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四个小时,他俩的车冒着大雨在几乎无法辨别方向的沙漠中飞快地奔驰着,从指南针和公里数来推测目的地应该就在前方不远处。

瑟兰迪尔垂着头摆弄手里的枪,从法律角度来看这显然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武器,更别提这把凶器的威力了,十三发子弹、袖珍激光瞄准、消声器,虽然产自捷克但稳定性一直来都非常值得陈赞,况且这并不是他手头唯一一把武器,在他脚边还竖着一把自动步枪,枪口朝着窗微微倾斜,高度足够他立刻握住。

此时窗外还下着大雨但比起一个小时以前情况已经好多了,他俩能够看到原本暗沉宛如黑幕的天空已经有了一点变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场雨应该会在半个小时内停止。届时迎接他们的应该是潮湿的空气还有漫天的星辰。

“索伦如果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自从进入沙漠之后,埃尔隆德就将车内所有通信专程了卫星频道,虽然在狂风暴雨的影响下通信极不稳定,但依旧有从监狱里传来的让人欣慰的转述消息。阿拉贡和莱格拉斯都活着这一点让两个父亲终于感觉好了一点,瑟兰迪尔非常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让车里的气氛终于恢复到了正常范围,“雨快停了,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离开,直升飞机和警车就会成群结队地从各个方向冲进沙漠,索伦不可能躲过这种拉网式的搜索。”

“他根本就不需要躲,不要用警察的思维去考虑一个疯子。”瑟兰迪尔试了试保险栓,然后将CZ100放在了埃尔隆德手边,转身又从椅子后面摸出了另一把枪,“一个疯子是从来不考虑躲藏的,相信我,看到他然后立刻杀了他才是处理这种人的最好办法,不然他所到之处只会有尸体、尸体和尸体。”

从无例外。

当然他还会留下一两个活口来宣扬他的恐怖和“慈悲”,当年杀掉欧洛费尔的时候那个家伙留下了自己、杀掉吉尔加拉德的时候留下了埃尔隆德,现在他屠杀了一个监狱留下了阿拉贡和莱格拉斯,为的就是让亲眼目的这一切的人感到恐惧最后要么终生成为他恐惧阴影下的奴隶,要么变成他一生的信徒。

“戒严对他毫无用处,再多的路障也不可能真正拦住他。”公爵先生的表情极为冷静甚至到了有些冷酷的地步,“我不想管他手头到底还有多少对于打击犯罪有所助益的资料……爱隆……我只想看到他死,不然他会杀掉更多的人。”他说着忍不住转过头,让埃尔隆德无法看清自己的表情,但哪怕他一言不发也无法掩盖这中间无法言尽的事实。

直到现在他依旧无法从欧洛费尔的死中彻底解脱出来。

也许终生如此。

在这方面埃尔隆德没比瑟兰迪尔好上多少,况且这位尊敬的教授先生对瑟兰迪尔对索伦的所有推测并没有异议,作为曾经的受害人家属他们要比参与追捕的大部分警察更为清楚按个疯子的危险程度,那个人就如同从深渊中爬出的恶魔一样用美丽的皮囊装饰自己、用甜美的言辞作为诱饵最终将所有上当的人统统吃掉。

车厢里再一次陷入了让人窒息的沉默,瑟兰迪尔皱着眉看着后视镜中的自己,他勉强能从反光中看到自己眼中那掩饰得极好的忧虑,但就在他准备说些什么安慰一下旁边同样心情有些低落的埃尔隆德的时候,两辆车突然与自己擦肩而过。

在双方错开的那一瞬间,瑟兰迪尔看到的是副驾位置上一个穿着红衣的男人——衣领中漏出的那一点橙色让他的思维在停滞片刻之后一下子醒悟过来。

“索伦!”他叫起来,埃尔隆德猛地打了方向盘,车尾在沙漠中狠狠颠了两下、滑出几米之后这才重新恢复了平衡。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远,瑟兰迪尔摇下车窗举起了步枪,一路的颠簸让瞄准变得有些困难,第一发子弹擦着对方车棚顶上飞了出去。

坐在最前方的索伦饶有兴致地朝后面看了一眼,双方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有二十多米,这是一个丢方加快速度就能赶上、己方加快速度就能逃离的距离,但索伦却绝对不会满足于就这样轻而易举地逃跑,他并没有认出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二十年前那他俩还都很年轻,而二十年足够让婴儿长大、让少年成人,岁月虽然对那两个人非常厚爱却并不值得索伦记在心中。

“他们不是警察,”恶魔冲着后视镜笑了起来,“那群带着臂章的蠢货们脑子里只有升官发财,在没有确定我他们的目标之前,绝对不会轻易开枪。”一眼就认出了自己,那样印象深刻显然是有原因的,“哦……那个金头发……唔,虽然也就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不过对方好像的确是金发,淡金色……对吧?”他朝司机看了一眼,显然开车的那位先生依旧没有从离开前最后的那场屠杀中缓过神来,在战战兢兢地回答完是之后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索伦显然对这种反应很是好奇,他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对方很久——他能清晰地看到司机在不断颤抖的手部肌肉、额角滑下的汗水、不断吞咽口水的喉结——这些活人才存在的身体特征让索伦的欲望再一次蠢蠢欲动起来。

他好像又一次问道了手指尖的血腥味,有一点点铁锈的味道,还有一点咸味、一丁点腥,一开始有些温热然后逐渐黏稠起来,他曾经跪在一个人面前,凑近那个家伙脖子上的伤口……那真是让人着迷的人生体验,除了那个人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他有同样的快感,但也许后面两个可以。

“抓住他们。”他伸出手指朝后面点了一下,“死活不论。”

 


评论(13)

热度(28)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