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星辰之下 四十二

其实本来我设计这里肯定是更血腥的,至少AL双双挂彩……但实在不舍得虐_(:з」∠)_我真是个好人!给自己点个赞

顺便说一句这就是典型的,再怎么牛逼也打不过神经病的典型例子,因为神经病不讲路数的

=========================================

索伦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在几分钟之前他已经示意自己所有的手下都出去检查车辆和路况,然后在十分钟内撤离,这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这位看起来永恒不老的黑暗主宰并没有从刚才那场大规模的杀戮中得到彻底的满足,他需要更多的血才能让自己重新恢复元气。

就好像神需要祭品一样,索伦也需要,不过他对祭品的要求比需要纷繁复杂仪式的祭礼要稍微低一些,不用纯洁的羔羊,只需要人血、尸体和各种各样的纷争及残杀才会让他感觉到这个世界是这样的美好。

而因为这种不满足所产生的阴暗森冷的杀意却并不是这些穷凶极恶之徒所能承受,与其一直跟随在阴晴不定的主宰者身边,还不如出去转转哪怕是淋一场暴雨也比继续呆在这里要强。

但索伦却并不是因为这样才将所有人支走的。

如果此时瑞达加斯特站起来朝监控器上看一眼的话就会发现,这位先生正以一种兴致盎然的期待表情看着楼梯口,他在等,等待那两个年轻人上来的那一瞬间。

而实际上此时此刻阿拉贡离他已经非常接近了。

年轻的警察先生趴在楼梯的第三格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朝上面看了一眼,他必须保证在跳起来的那一瞬间命中索伦——无论是那个部位,当然头部最好——在他阅读过的所有关于眼前那个疯子的资料中都没有太多对索伦本人武力值的描述,与他相关的大部分案子虽然充斥着血腥和暴力但索伦作为主犯却没有确切证据来证明他亲手杀了人,考虑到这个家伙被关押在这里长达二十年,狭小的空间也许无法禁锢住他的邪恶但绝对可以让一个身手矫健的人变得迟钝起来,他朝再下方一些的莱格拉斯看了一眼,非常默契地点了下头。金发的年轻人负责在阿拉贡没有命中的时候列补刀,只要配合的好,索伦绝对就会在下一刻毙命。

他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小心翼翼地端起了枪,却在下一刻被踹倒了墙边。

索伦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他身边,比莱格拉斯还要深一些的金发散在他肩头,足以用美貌来形容的脸上挂着绝对真挚的笑容,他身上的囚衣还未曾脱下,只在外面批了一块深红色天鹅绒的布料——阿拉贡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刚才祈祷室里挂在墙上的一幅幕帘,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缀满了玫瑰珠的无头基督十字架比什么都醒目。

一切发生地太快,莱格拉斯甚至都没有能够扣下扳机的机会,就被彻底压制了。面对这个可怕的、神出鬼没的疯子,这个年轻人几无还手之力,在同样被狠狠甩到墙上之后,被索伦一把卡住了脖子,瞬间的强烈窒息感让他眼前一黑。

索伦带着点探究凑到莱格拉斯面前,仔细端详着这个年轻人的长相,事实上莱格拉斯与他一直以来眼前恍恍惚惚会出现的人根本毫无相似之处,但人类的体温、和喉管附近带着微微鼓动的动脉都让他好像再次回到了那天、那个晚上、那个人身边,这是比刚才所杀的所有人都要鲜活的触感,他的手无法控制地又加上了点力道,然后被莱格拉斯一脚踹开,阿拉贡也在他身后扑了上来。

索伦非常兴奋,他一把捏住了阿拉贡的手,转身给了那个狂妄无知的小子一圈之后,再次扭头将那几近窒息的年轻人提了起来——如同抓住一只宠物一样轻松自如,“我不想杀你们,如果不想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少了身上的某个部分的话,就乖一点。”他眯着眼睛笑了笑,露出了宛如圣人一样圣洁的微笑。阿拉贡试图把莱格拉斯置于自己身后却被索伦毫不犹豫的踹到了一边。

“我认识你……不,应该说……我认识你父亲。”他挟持这莱格拉斯缓缓走到阿拉贡身边,“你父亲是所有我杀掉的人里最难干掉的一个,显然你继承了你父亲的血脉,那个人叫什么来着?抱歉死人的名字我压根就记不住,不过他……”他说着带着点怜惜的表情看向莱格拉斯,但阿拉贡可以发现他所看到的并不是莱格拉斯本人,而是试图穿过这个年轻人的容貌看到另一个人,“其实你完全不像他,”索伦的指尖在莱格拉斯的脸庞滑了一圈,“可能只有岁数……不……岁数也不对。头发的颜色、眼睛的颜色……”

阿拉贡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索伦的一举一动,就在那个疯子神神叨叨地嘀咕了半天,指甲几近在莱格拉斯眼眶旁边徘徊的时候,他掏出了一直藏在身上的最后一把枪,而莱格拉斯也在同时有了动作。

显然昨天被没收的并不是这个年轻人身上唯一的小刀,他袖口处隐藏的锋利刀片在挥出的同时割开了索伦的手背——如果不是后者反应异乎寻常的敏捷的话,它应该能够在划开那家伙的脖子。阿拉贡奋勇地将莱格拉斯扯到身后,在开枪的瞬间从楼梯口跳了下去,四颗子弹一颗擦着索伦的脖子,在那里留下了一道血痕,另外三发却被对方统统躲了过去。

索伦站在楼梯口,他能听到那两个年轻人狼狈不堪逃跑时的脚步声由近及远,直至消失不见。

“逃吧,逃吧,我们下次再会。”他舔了舔手背上的伤口,抄起还留在地上的突击枪如同孩子玩玩具一样笑眯眯地对着墙扣下扳机,子弹发出的巨响吸引了门外他的大部分部下,那些惊慌失措冲进来的家伙成了下一批牺牲者。

“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他慢慢走过尸体,红天鹅绒的帐幔垂在地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


下一更终于轮到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了……

评论(18)

热度(38)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