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5分钟 章二

奶一口皇马……已经和亲友约好明年去西班牙,到时候现场看球

总裁你……加油啊QVQ

--------------------------------------------------------------------------


六年后的索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穿梭于过去和现在给他的精神带来了极大的负担,他不得不花费一点时间让不断跳动的太阳穴冷静下来。不不不等等,他没法冷静,几秒之后阿斯加德的神明惊慌失措地看向周围,火箭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在打量了两眼之后浣熊先生忍不住问道,“哦,看起来好像不太顺利,他们不相信你吗?”

“五分钟这么短?”索尔在同时忍不住叫起来,“我甚至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

娜塔莎忍不住看了两眼自己手上的稿子,按照原本计划,她应该在刚才对着过去的索尔照本宣科一番,但很遗憾金宫的大王子可不像现在的索尔·奥丁森,没有经历过风吹雨打和遍体鳞伤,还是那个狂妄自大的版本,自然是连黑寡妇的存在都没有在意的,只一门心思地研究着浣熊和树人,并且固执地认为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他兄弟给予他的一个小玩笑。

如果让娜塔莎来评价这份逆转时间的计划的话——做为复仇者联盟中最理智的人之一,她其实是不赞同的,空间和时间是人类暂时还没有完全研究透彻的东西,时间回溯原理也仅仅存在于理论,到底能不能有所改变、会不会因为这五分钟让未来变得更糟没有人能够给予数据上的答案,而黑寡妇虽然相信奇迹却更喜欢数据。

“哦好吧,你居然什么都没做,那五分钟里你难道在思考人生吗?”火箭震惊地问道,在另一个索尔出现之后,他被阿斯加德的大王子当成了一种奇妙的道具蹂躏了很久,要不是看在同一张脸、同一个声音和几近相同称呼自己的模样的份上,暴躁的浣熊先生说不定会立马提起麻醉枪让那个索尔睡上一会再说。

“事实上,我看了洛基然后抱着他哭了一会就回来了。”现在时态的索尔琢磨了两秒,充满悔恨地拍了下大腿,“不行我要立刻再回去一次,刚才是我被确立为继承人的前一天晚上,洛基第二天就会用两个霜巨人搞砸那次隆重的活动,我不能让他重蹈覆辙。”至少他的弟弟绝对不能以那样的形式发现自己的身世,即使他需要知道自己是约顿海姆的霜巨人也必须应该由索尔或者弗丽嘉或者是奥丁去告知这个消息,用一种温和、委婉的语气来表达他们对洛基的信任和爱,而不能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个谎言。

没错!就是这样!只要洛基不掉下彩虹桥就不会碰到灭霸就不会出现在地球上、复仇者联盟就不会成立,然后……

等等,没有复仇者联盟?

他犹豫地看向四周,一时之间陷入了漫长的思索。

而另一个时间段里洛基也在思考。

阿斯加德的小王子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挑衅,是的,这绝对是一场不知来自于何处的魔法攻击,他仔细回忆了索尔在变化前和变化后的区别——即使那只是一闪而过的红光,且没有办法凭借外表去判断该魔法的攻击性——他也愿意就此毫不犹豫地做出结论。

这就是个攻击性的魔法、该死的它居然能瞬间让索尔换一个性格,这位年轻的王子从未想象过他的兄弟居然会流下眼泪,事实上在他的记忆里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于是到底是哪个混账魔法师居然敢对索尔做出这样的事情?他愤愤不平地咬着大拇指一遍又一遍回忆着九界那些叫得出名号的魔法师们——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那些家伙(当然洛基觉得自己是最优秀的)——都应该没有办法暂时干扰索尔的性格。

那可是索尔啊!

他只恨不得立刻给他那愚蠢的兄长一刀子好让那个大家伙明白不要擅自从战场上带走敌人的魔法道具,即使那时敌人已经死了也不行,天晓得那些小符文会带来多少伤害。

“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他最终愤愤不平地冲着弗丽嘉叫道,“索尔!母亲,索尔被人诅咒了,虽然现在他看起来一切安好但下咒的人能干一回就能再来一次,我们必须找到对方解决这个隐患。”此时此刻他已经懒得去考虑自己安排的那俩霜巨人到底怎么登场了,诚然在一天之前他还发自内心地想要毁掉他兄弟的登基仪式,但哪里有比解决索尔身上诅咒来的更重要的事情?

洛基能毫不犹豫地冲着索尔动刀子却绝对不会允许有其他人伤害他的兄弟。

这才是恶作剧之神的本质。


评论(3)

热度(135)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