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兵临城下 3

我的画手再不交稿,真的只有P个封面上了………………

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地在催她!

然并无卵用

============================================

骗子!

若不是清楚这小子狡诈的本性,恐怕他也会如同那些死在这小子手上的蠢货们一样在对上那双如同祖母绿般眼睛的瞬间都会情不自禁地沉迷于那些轻声细语里。

可怕的银舌头、可怕的阴谋家。

教宗毫不怀疑对方的真心实意,就如同所有谎言第一先要骗倒说谎者本人一样,洛基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都是如此的真心实意,仿佛他从来都是这样喜欢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一样,但就如同每一条毒蛇都小心翼翼地将毒液隐藏在牙齿的根部一样,洛基的笑容里也同样暗藏杀机,当然他不会蠢到在这里动手——作为一个合格的阴谋家——是的即使教宗不想承认这一点,但这样一个怪物是被他一手打造出来的,现在最多只能算是自食其果罢了。

“劳菲可没你这脾气。”他轻轻巧巧地提了一下洛基的父亲,在大部分场合里,这个被冠以劳菲名号的前任红衣主教在郊外拥有一小块写着自己名字的墓碑,他应该于10年前不幸死于了一场来自魔族的刺杀,但实际上这个人魔混血的人造人在那时用霜巨人这个代号走进了极渊之地,比那个行尸走肉般的父亲相比,只有四分之一魔族血统的洛基在创造出来之后显然更符合人类的审美倾向,但性格上越是与人类接近他作为魔族的那一部分便愈发让教宗冕下恐慌。

没有人知道恶会赋予他什么力量,在他成长的这二十五年里,圣殿骑士秘密进行了很多次的实验,所有人都无功而返了,理论上这些试探——无论圣水还是其他东西,对洛基都没有任何用处,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人类一样,最多就是身手更加敏捷一些,但若是让他真对上索尔又是完全两个结果了。

阿尼塞三世曾一度对此非常放心,将他视为最好用不过的匕首,若是在使用过程中不幸折断也最多不过是弄死了一个魔物,不需要哀悼、不需要伤感、甚至连祝福都用不上,但天晓得随着年龄的日益增长,他身上居然会出现圣光。

作为光明神的次生子,一直以来人类都有着与众不同的好奇心,他们对于世界起源的着迷程度仅次于对于力量的追求,他们急切地想要知道自己与其他物种之间的差别、希望凌驾于这世上所有物种之上、希望有一天可以超越神明,这种胆大妄为的僭越行为自百多年前开始就悄无声息地在这光明神所宠爱的圣地地下进行着。

人与其他物种在魔法和科技的力量下被迫结合在一起从而诞生出了无数怪物,其中的大部分都在诞生之初就被销毁了——那些次品不但没有人类应该有的智慧及能力,甚至因为结合双方之间力量太不均衡而使得结果反而如同怪物一样毫无神智,这可不是教廷想要看到的结果,但这种实验并没有因为一次次的失败而停止,反而因为失败、总结、再失败、继续总结的关系逐渐成熟起来。

最终劳菲诞生了。

事实上劳菲并不能算是成品,虽然他从外表看和人类并无差异,但在黑夜中那双血红色的眼睛足以证明一切,那过于嗜好血腥和暴戾性格也曾一度让教会中人非常头疼,直到洛基的诞生。

这真是造化的奇迹。

魔族的恶与光明神教的善在这一刻达到了完美的平衡,教廷终于造出了一个真正的人类。

但因为母体在二十年前是光明神教的圣女候补,洛基身上无可避免地留下了属于贞女候补身上曾经有过的光明之神的祝福,这东西原本应该被劳菲身上的黑魔法所抵消却令人吃惊地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留存了下来,直到某一天有人试图利用圣光来杀死洛基的那瞬间,被同样的圣光反弹了回去。

这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次实验以来的头一份,为了这丁点圣光的存在,三世冕下不得不容忍了这个合成品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日子,而劳菲理所当然地被死亡了。

“你!”老人上前一步,脸上的讥讽笑容愈发浓重起来,他紧紧抓住洛基的手毫不留情地扯开了隐藏在宽大红袍下的黑色护手,却在下一秒变得惊慌失措起来,“这不可能!你和索尔!你俩……”

“冕下,我说过无数次,我和奥丁森先生并没有什么如同你所说的那样复杂又耐人寻味的关系,毕竟圣光只存在于贞洁之人的身上,不是吗?”仿佛是没法一次性吓死对方似得,这位性格恶劣的红衣主教不退反进了一步,索性大大方方地解开护手,露出胳膊上如同小蛇般细长条的银色印记盘旋在他的前臂上,这是绝对不可能被其他东西所冒充的证据,哪怕是竭力想要将这个假货打成罪人的三世冕下也在这道光芒面前退却了。

他无法再按照自己的计划让隐藏在左右的旁听者们继续这场无声无息的审判,诚然周围有他的心腹但就如同他本人一样,老迈已经成了权力中心最大的敌人,时间足以飞也似地打败所有人。

“我无法相信你。”老人憋着一口气,就如同洛基所说的一样,他对这年轻人的指控毫无证据,红衣主教身上的圣光又明显证明了自己的纯白无暇,作为教皇即使是三世这样盘踞主位接近七十年的老资格也无法轻而易举地处置掉一个红衣主教,但他依旧可以做点别的,“所以你只能自己去证明自己,极渊之地最近并不太平,索尔在阿斯加德已经驻扎了一年多,巴尔德去世之后圣殿需要人拱卫,他是最好不过的人选,你去接替他,如何?”

这看起来是个问句,实际上却根本不容洛基说不,当然这位主教也并不打算拒绝这样的“善意”,亦或者说这原本就是他计划中的一小部分。

“谨遵御意。”年轻人微微欠了欠身,一缕发丝从耳畔滑了下来,在阴影中他的眼睛终于带上了一点笑意却转瞬即逝,如同之前来时的那样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阿尼塞三世看着他的背影,看着那一抹越走越远的红色,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老了。


评论(4)

热度(53)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