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兵临城下 2

人的确是基妹算计死的,死者本人是教皇的远方侄孙,不过因为是个只出名字的炮灰而且本文不存在死而复活的部分所以炮灰就是炮灰!

======================================


一个比巴尔德更勇敢、更威严、更强大的圣殿骑士。

索尔·奥丁森,若是没有这档子事儿就会是下一任教皇的圣殿骑士。

即使三世与老奥丁是一辈子的冤家对头也不得不承认那瞎眼老头生了个顶好的儿子,哪怕不穿上圣殿骑士专属的那身银色铠甲,索尔也显眼得能在人群里被一眼认出来,那身宛若王公贵族的气度和英俊不凡的外貌,还有能够力压所有圣殿骑士的武力值,即使他在文学素养和待人接物方面略有一丁点瑕疵,与他平日里立下的功绩相比不过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

洛基和索尔完全是两种人,阿尼塞三世曾一度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洛基会爱上索尔——按照这条毒蛇的性格,索尔明明就应该是他最讨厌的那种类型。而索尔为什么会爱上洛基这更让人无法理解,看在光明神的份上他俩甚至只见过三回!

“索尔?这和奥丁森有什么关系吗?”年轻的红衣主教像是听到什么非常可笑的事情似的闷头笑了两声,“冕下,我可不认为那个大块头能让我这么费工夫,更何况我对教廷中一直流传着的这种传闻已经感到非常厌烦了,奥丁森先生和我之间无非就见过三次,如果您还有些印象的话请允许我提醒你,那三次碰头要么是我接应他要么是他接应我,彼此之间说话不超过二十句,光是这样的碰面居然就能扯上什么爱恨情仇,只能说大家的想象力未免太过丰富了。”他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抬头觑了眼对方的脸色又继续道,“我可以理解诸位孤单寂寞的小姐们对我和他之间关系的揣测,但居然传到了您耳朵里,还被歪曲成了这个样子,就着实让人无法忍受了。”

教皇阁下的脸色分毫未变,他对洛基会否认这种传闻并不意外,事实上索尔也完全否认了他俩之间存在的那么一丁点猫腻,但看在光明神的份上,只要他俩呆在一个房间里彼此的视线就会情不自禁地黏在一起,哪怕不说一句话、哪怕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房间最深的角落也会在几分钟之后走到一起。

若只有这么一丁点蛛丝马迹,他说不定还能觉得自己是想得太多了,但索尔明显在认识洛基之后改变了点他的喜好,而洛基也从做事不留余地的激进风格变得有所缓和,若不是他俩改变了对方,难道还真是光明神的赐福吗?

是的阿尼塞三世承认他和老奥丁之间一向不合是影响到了索尔成为这把椅子继承人的主要原因,他也承认即使索尔一直呆在大圣殿,只要巴尔德还活着他就永远都不会考虑这头年轻狮子成为头领的可能性,但那个小子!那个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敢给自己脸色看,还挖空心思地跑回阿斯加德——老奥丁的封地,与极渊之地靠得非常近——和魔族作战去了。

谁允许这没头没脑的自作主张!

他怎么敢丢下大圣殿的所有事情拍拍屁股就这样轻轻松松地一走了之?他怎么敢表现得对这金碧辉煌的椅子、对这唾手可得的权利、对即将一步登天比世俗诸国所有国王都地位更加崇高的光明教教皇之位表现出如此明目张胆的嫌弃!

还能有谁?

他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还能有谁!

有些事情是明摆着的,足够且有能力成为候选人的并非毫无要求,他之所以会如此看重巴尔德也并非完全因为两人之间那微末的血缘关系,事实上可以进入候选者名单的只有三人而已。

巴尔德、索尔和洛基。

索尔的离开几乎让巴尔德成了板上钉钉的继承人直到洛基下了手,若这中间没有丝毫感情纠葛,以眼前这个黑发碧眼小子一贯凉薄的心性,怎会费尽周折算计如此巧妙?

弄死了巴尔德,让索尔回来继承……这应该就是他打的上好的算盘。

三世冕下懒得去思考为什么洛基不自己坐上这个位置,这小子滑不留手,自然很清楚自己对他的一贯态度,扶植一个傀儡上去远比自己上位要简单得多,只是索尔可未必会如他所愿。那个金发小子若是知道洛基为他做到了这一步恐怕反而会勃然大怒才对,毕竟他就是那样光明伟岸的如同光明神化身一样的家伙。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不然实在难以解释巴尔德的死。”

“那是意外,冕下,就如同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与双方当事人,也就巴尔德阁下略微熟悉一点,且当时我根本不在现场,他们怎么闹腾起来的又是怎么出了这样让人不幸的意外,以至于让您受到如此重大的打击,在我走进这里之前一概不知。”年轻的红衣主教抬起头,言笑晏晏的样子将他身上那一丝邪气吹得无影无踪,“我能理解您的痛苦心情,无法复仇的愤怒让人感同身受,但这种罪名请恕我不能接受,至于您指控的我与奥丁森之间的风流情史,也恕我无法赞同,当然若您一味地准备将这些罪名加诸于我头上的话,作为光明神殿中的一员、作为遵从我主所有命令的主教之一我愿意听从您的旨意,毕竟您所侍奉的与我所侍奉的才是真言。”

评论(3)

热度(55)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