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兵临城下 1

章一

阿尼塞三世已经老了。

任何人都能从他那浑浊的双眼察觉到他的老态,即使光明魔法一直在支撑着他的肉体但他终究是个普通人类,岁月的流逝、年轻时代同僚们勾心斗角的政治问题还有极渊之地的魔族无一不在消耗着他的精力,继承人问题已经成了必须放在台面上处理的问题了。当然他并非不曾做过准备,只是上一个被他看好的年轻人前不久突然去世了。

突然是个非常有趣的词,代表了意外性、代表了事情发生得非常仓促毫无准备,更代表了阴谋和犯罪。诚然巴尔德有着和与他同龄的那些年轻人一样的毛病,他暴躁易怒、面对欲望没有什么节制、会过量饮酒也会偶尔爆个粗口却是光明教最优秀的圣殿骑士。

之一。

一周前,他在路上与埃兰市长的侄子发生了点小小的口头冲突——考虑到两个人的年龄,这不过是些许龃龉,只要有人在里面稍加调和就能烟消云散,却没想到形势突然急转而下,原本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居然就为了那么一丁点争端闹到了要决斗的地步。

年轻的小艾得力克师出名门,在剑术上很有天分;巴尔德十岁被选入圣殿骑士团,身经百战,这样两个人一旦真提剑相对必定不会相让,结果在一番鏖战之后小艾得力克从此无法再挥剑而巴尔德则没了命。

从表面上看,这不过是两个年轻人年少气盛、热血上头后产生的不幸,无论是埃兰市长还是阿尼塞三世都无法对这场公开公平公正的决斗进行多余的置喙,但以三世的老辣眼光来看整件事情的发生、经过和结果,他无法相信这是一场不幸的意外,即使从头到尾找不到任何人插手的痕迹,依旧有一个名字卡在他喉咙里呼之欲出。

只是那个年轻人——若是让三世撇开种种私心实事求是地评判对方的话——洛基·劳菲森是光明教上上下下所有人中最适合自己这把椅子的人,他年轻、富有才华、英俊潇洒、光明魔法的造诣即使放在整片大陆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强大,然而阿尼塞三世完全不喜欢他。

并不单单因为他身体里留着四分之一魔族的血统——老劳菲作为人魔混血也从未有人说在他面前说三道四过,而洛基,只要他走过去,即使周围有无数人将他围住也依旧能一眼认出来,他有种让人见之不忘的风采却完全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善良真诚和谦卑。

他如同一条毒蛇游走于整个圣殿,诚然他的智慧能够带来战争的胜利,但只要一想到那些阴谋阳谋下隐藏着他的笑容,即使是阿尼塞三世——这个继承教皇之位手段也不甚光明磊落的人也情不自禁地会生出一丝忌惮之心,所以即使巴尔德的死表面看来和他毫无关系,但作为一个曾经的阴谋家依旧能从中闻出点不对来。

而就在这时,正殿的门被人推开,一点红衣从外面缓步而来,那是个瘦高的年轻人,黑色及肩长发被谨慎地束在一起,那身深红色的主教外袍随风飘扬露出了一丝黑色长袍的影子,若是真将他当成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教众恐怕会在被对方匕首贯穿身体的瞬间才幡然醒悟,这个被劳菲一手培养出来的教廷第一刺客、同时也是第一魔法师以25岁稚龄占据了十二红衣主教之一的席位。

“日安冕下!”他恭恭敬敬地朝三世鞠了个躬,然后如同其他人一样上前一步轻轻扶住了老人的手,“愿荣光与我们同在。”

“愿荣光与你同在我的孩子,”教皇忍不住朝两人交握的手看了一眼,一只手纤柔白净,细长又灵巧的手指能够紧紧握住匕首或者法杖,给予那些不敬者以死亡的惩罚,而另一只手干枯又短小,皱起的皮肤如同斑驳的树皮一样惹人生厌,岁月就是这样毫不留情地给出了沉痛的对比。

年华老去,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知道你很忙,”老人缓缓说道,“自从你接手处理信徒们的供奉之后我便经常看不到你在走廊中走来走去的样子了。”

“若您想见我可以随时呼唤我的名字,不过最近也许是战局焦灼的关系,前来祈祷的人数大幅增加了。”

“哦是的,的确如此,道顿家来这里可不太容易,”阿尼塞三世突然停顿了一下,浑浊的眼睛里突然流露出一丝摄人的目光,“那么告诉我,年轻的劳菲森,埃兰与我们这里相隔万里,你是怎么把小艾得力克·道顿弄来的?”

红衣主教的脸上浮出一丝疑惑,“埃兰市长的侄子?那个和巴尔德决斗的年轻人?”

“得了吧洛基,你瞒不了我的眼睛,这次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你一手操纵的,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哪怕你当时不在现场、哪怕你那几天人在城外,但那场莫名奇妙的决斗也依旧逃不开你的设计。”三世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其实只有一个大概的猜测,但他毫无证据去证明自己的推理,毕竟从台面上来看洛基和巴尔德毫无来往、更是与小艾得力克素昧平生,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让他莫名其妙地插足其中,故意挑起双方的争斗然后弄死其中一个。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若你要问,我为什么一定要怀疑你的话,理由非常简单,”老人提高声音叫了起来,“还能为了谁,能让你机关算尽的只有索尔·奥丁森了不是吗?”是的,这就是三世完全看不上洛基的最重要的理由。

这个被劳菲一手培养长大的、曾被他当作是清理教廷中黑暗的工具不知何时起突然有了心,他爱上一个人。

一个男人。

一个比巴尔德更勇敢、更威严、更强大的圣殿骑士。

索尔·奥丁森,若是没有这档子事儿就会是下一任教皇的圣殿骑士。


======================================

本来这篇文不叫兵临城下而是叫黑羊,但我基友写过一篇一模一样题目的文

为了避免日后发生“请问哪位是写黑羊的太太啊”然后我俩毫不犹豫指向对方的情况,我愉快地改了名字


双向暗恋(其实已经是明恋了就是暂时没在一起)

可能有肉,反正我想过肉段子但还没确定肉要不要塞进去毕竟我写肉很难看的

评论(8)

热度(86)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