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深渊之上 番外 后遗症7

我发现很多人都以为loki变成了仓鼠,不是仓鼠,是一般的普通老鼠……灰色的那种。(我写的那么清楚QVQ

ps.今天的纽约市依旧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它暂时还活着呢!

=========================================

哪怕在气头上loki也没作死到冲出仙宫的地步,他清醒地明白以一只老鼠的形态——考虑到所有鼠科动物都是深度近视、完全依靠嗅觉前进,贸然冲出去绝对是死路一条,但thor他暂时不想看到对方。

那个该死的、愚蠢的大个子!

露馅是迟早的事情,自从loki在报纸上读到雷神进出超市疯狂购买鸡蛋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感到复仇者联盟里有人猜到自己出了问题,但没想到试探居然会这样突然,恶作剧之神原本以为那群家伙可能会趁着thor哪天去中庭超市采购的时候旁敲侧击没想到那该死的铁罐头这么直截了当。

实在是太可恶了!

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在那家伙旁边,绿色的大块头、那女人和二流货色一个都没少,说不定那蠢孩子也在,这简直是能逼疯他的组合,分分钟让这位新晋的故事之神想再一次炸了那栋该死的楼。

“loki?你怎么躲在这儿?天哪thor在到处找你。”frigga的声音突然响起,老鼠先生吱吱吱地兜了一会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钻进转角装饰用的花盆里,还被一小株花枝缠住了脚。

“别着急,”女神的手指轻柔地划过耗子先生的皮毛,那气定神闲、不骄不躁的样子一点点抚平了恶作剧之神的火气,他下意识地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母亲——这动作太动物化了,在下一秒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完全僵滞,天哪Loki·odinson,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双腿直立的阿斯加德人吗?他几乎在心里尖叫起来,这种只有脆弱的小动物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才会使用的亲昵动作,对没错,伸出手的是他的母亲、是他最为亲近之人,但并不等于说他能毫无顾忌地用脑袋去蹭对方啊!

身为人的自尊心呢?

他团成一团,生无可恋地被frigga托在手里,理论上来说这应该是阿斯加德第一只老鼠,神后颇为新奇地打量着它,灰色的软绵绵的皮毛、长长的尾巴和小小的褐色爪子,在中庭的众多著作中向来以反派的形象出现,但在母亲的眼里,它怎么看都非常可爱。

“听说你和thor闹别扭了?”众神之母歪这头笑了一下,将可怜的小儿子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我告诉过thor,他不该一直喂你吃鸡蛋黄,无论是谁连续吃同样一个东西都会腻的。”

不,妈妈这家伙可比你想象得傻多了,那几个中庭人只需要用那么一丁点小手段就能轻而易举地把秘密从他嘴里套出来,亏自己这么信任他,每天还考虑到那家伙焦虑的心情竭尽全力地与本能做着对抗也要趴在他脑袋边上睡觉,你看看最后他都做了什么啊!

……其实也不能完全算是他的错?loki下意识地给自己那笨蛋兄弟找了个借口,都是那该死的铁罐手段太丰富,以thor那素来爽直的为人是不会对朋友产生任何防范之心的,这就让那群该死的蝼蚁找到了空子。

所以都是……等等,这是什么?

Loki回过神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好像多了什么,他伸出爪子巴拉了两下脖子又扭过头试图看清楚尾巴尖尖上的那一抹明黄……

一个蝴蝶结。

还坠着个碧绿色的珠子。

“妈妈?”耗子先生一脸绝望地发现——如果周围人能够理解这个表情的话——刚才走神的那几分钟里frigga在他身上绑了一个蝴蝶结和一个小铃铛,而抓着自己的居然是odin,“我必须提醒你,老鼠不是宠物,这种装饰应该不太适合我。”

“哦loki,我又不是在打扮一只老鼠,我是在打扮我的儿子,”神后凑过来吻了一下loki的脑袋,笑意盎然地说道,“我记得你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可喜欢我帮你挑衣服了。”

“但那时候我才五岁!”已经彻底自暴自弃的loki摊在他父亲的手上做着最后的挣扎,“尾巴上的也就算了,铃铛是怎么回事儿?妈妈我就在这儿,那儿都不去。”

Frigga没理会这种保证,她用针尾轻轻戳了戳小老鼠的脑袋,“我也要提醒你,孩子,在十几分钟前是我把你从花盆里捞了出来,考虑到接下来你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适当的保护是非常必要的。”她开始给老鼠缝制四个小小的爪套,用白云做布用彩虹捻成丝线金针在中间穿梭,在秘法的加护下飞快地完成了所有的工作,然后指挥着odin把它们一个个地给loki带上。

当事鼠有气无力地举着爪子,心里将thor又骂了一遍。

然后就在frigga的宫殿里彻底住下了。


=====================================


loki,魔防+50,移动速度-20,身上挟带了必定被人发现BUFF,现在所有人都能在地图上找到这个NPC啦(

评论(22)

热度(208)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