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锤基]深渊之上(39

对于loki来说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体会到死亡的感觉,灵魂脱离肉体的漂浮感让他无法控制地恍惚了一会,无限宝石的强大力量直接影响到了他对这个世界、对这个宇宙的看法。如果要详细形容的话,此时此刻的邪神的精神被无限放大,它挣脱了地球引力的束缚,孤独地在宇宙中漂浮。这是个新奇的体验,Loki从未想过以这样的形式进行一次九界之旅,作为纯粹的精神体,在力量宝石和灵魂宝石的作用下他能以飞快的速度在各个世界中穿梭,无数他曾见过、未见过的奇妙风景一一呈现在他面前,要不是时间紧迫,他倒是很愿意在其中几个颇有趣味的地方多停留一会。

但世界树之根已然近在咫尺。

阿斯加德的过去与中庭人的神话故事其实没太大的差别,事实上loki在读完北欧神话故事之后还曾一度怀疑过是否有那场战争的幸存者躲在中庭写完了他的回忆录,不过因为巨人败给了诸神,那些书里都没能详细记载世界树之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而如今,作为第一个踏上这块土地的约顿海姆人,loki忍不住睁大眼睛仔细打量着初始之地。

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世界树有多光辉璀璨,这里就有多阴森黑暗,兴许是因为这里是尤弥尔尸体的所在之地,空气中还能隐约闻到些许血腥味,甚至风中都好像还残留着当年始祖巨人的惨叫声,严格意义上来说无论是阿斯加德的神明还是约顿海姆的霜巨人都应该是尤弥尔和布利的子嗣,双方的争斗无非就是同室操戈而已。

“自odin死后,这里就不曾有阿斯加德的神明来过,loki——众神之父收养的孩子,我并不建议你做你现在准备做的事情。”一个老妪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当然恶作剧之神绝对不会因为对方老态龙钟而轻视来人,任谁都知道,能够自由生活在世界树之根的只有三个神明,即使是odin对命运的三女神也向来是恭敬有加的。

“尊敬的urd,没有阿斯加德的世界树是不完整的,它是九界最为辉煌的冠冕,理所应当在毁灭后得以重生,诸神黄昏已经结束了,不是吗?”loki没和命运之神打交道的经验,不过和性格和善的过去女神说话至少比与脾气暴躁的skuld打交道要好一些,未来女神素来说不上三句话就砸东西,而情绪化对谈判毫无意义,“如果让灭霸得逞,就算是这里也不可能逃过他所带来的毁灭。”

Urd那如同老妇人的脸庞隐藏在斗篷下方,能看到她那双干枯、充满褶皱的双手,她明明没有说话却在无形中带给loki极大的压力,邪神试图再说点什么,但无论多么华丽的辞藻对于这位什么都知道的女神来说都是空洞乏味又没有意义的,他只能束手无策地接受着对方目光的扫视。

“你应该知道如果阿斯加德重建hela就会复活,hela一旦复活诸神黄昏又会开始,这样的轮回毫无意义,为何不就此终结呢?”

这个问题loki也想过,只是那个该死的紫色泰坦人可比hela难对付多了,如果说自己的姐姐还处于可控范围内的话,灭霸就是完全无法以中庭目前实力能够轻易撼动的存在,任谁在这两个可怕的危害之间都会在仔细思考之后选择先解决灭霸的,“我们的姐姐最多带给世界死亡,尼夫海姆的亡灵堆积到一定程度她就会停手,而灭霸不把整个宇宙彻底毁掉,那个泰坦人是不会满足的。”

前者还略有一两分理智,后者则是彻彻底底的狂人。

 “hela的问题……odin会负责解决的,”恶作剧之神毫不犹豫地将这个麻烦丢给了还未复活的老父亲身上,“她是他的头生子,我实在想不出比父亲更适合的人选了,毕竟thor负责我,odin负责姐姐,很完美的分工不是吗?”

很难去正确判断这句话到底是嘲讽还是邪神的真心话,毕竟银舌头的名号响彻宇宙,而urd已经很多年没能正常与人交流了,但这不妨碍女神将之当成一个有趣的笑话并不吝于一个笑容,“很有趣,我记得在一千年前,odin把你带到我们面前时的样子,我们预言诸神黄昏将是你带来的,他当时急不可待的拂袖而去没能听我们说完预言。”

“哇哦!虽然中间感觉有些偏差,但从结果看的确如此没错,”这个消息并不很让loki意外,事实上也就只有诸神黄昏这件事情能让odin一直记在心里永不忘却,这是阿萨神族一直以来最为惧怕的东西,odin做不到杀死自己的养子那便只能忽视对方的存在了,只是显然all father没能料到真正策划黄昏的是他亲儿子,“那么,你们是想说,我也是那个会给阿斯加德带来新生的救世主吗?”

“不!显然你已经书写了属于你自己的人生,当故事脱离命运的掌控之后,这个世界便已经不是我们手中的纺线,而是你的小说了。”Verdandi提着木桶从另一头走了过来,她所带来的充斥着巨大信息量的发言让邪神目瞪口呆,这位素来以恶作剧闻名天下而让大部分人忘记他其实是个火神的神明非常难得的不知所措地站在树根旁试图努力消化掉故事之神这个奇妙名头即将带给整个世界的变化。

“我依稀我写稿子的目的只是为了赚房租。”

“但当你将自己和thor代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作为神明你的名字和雷神的名字都带有魔力,而文字是最能表达魔力的一种方式,显然你写了个很有趣的小故事。”现在的女神摊开手,《深渊》四部曲那熟悉的封面突然出现在了地上,当时为了避免被tony发现而故意使用的如尼文如果单单拉出一本来看的话的确没有任何意义,但若是将之重新组合变化,以邪神那渊博的知识自然很快就能辨别出它们代表了什么意思。

“这是个意外,”Loki的脸色已然变得难看起来,他是odin的养子、是霜巨人、是阿斯加德的火神,如果他能靠写写东西就能让所有神明的命运脱离既定的轨道,那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神明责任感的觉醒而进行的试炼吗?

可笑至极!

“为什么生气呢劳菲之子,从血统上算,你与我们比与odin家族更为亲近一些,成为掌控命运的神明不应该更好吗?”Norvi的两个女儿笑了起来,她们都是巨人的后代,与同样是霜巨人后嗣的loki有血缘上的亲近感,不过邪神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放松警惕,他退了一步决心将这件事深深埋在心里,至少thor没有必要知道自己神格在发生转变。

若自己真的变成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故事神而成为超脱命运的存在,但他依旧希望自己的命运能够与那个还在中庭的兄弟捆在一起。

毕竟loki永远都是thor的责任。

没有人能代替这点。

“这是一场很愉快的谈话,”邪神朝命运的女神点了点头,“不过既然两位不准备阻碍我,那我就要完成我的任务。”他掏出无限宝石——那些亮晶晶的能量体给这个常年漆黑一片的地方带来了些许光亮,而这甜美的充斥着力量的诱饵也立刻吸引了尤弥尔的残魂,一时之间在深渊的最深处、世界树的根部,无数黑影在不断盘旋游走,随时随地准备扑上来。

Urd上前一步,她揭开斗篷,苍老的面容因为时空宝石的影响而渐渐地产生了些许变化,Loki能非常明显地看到她的左半张脸在变得年轻、又半张脸在慢慢枯萎,而其他的变化邪神根本还来不得去判断,“重塑阿斯加德会花费极为强大的力量,来自约顿海姆的故事之神,你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掌控这么多东西,哪怕燃尽灵魂也不行。”

“不,我要重建的不是阿斯加德,而是我的家。而重建一个家是不需要很多力量的。”永恒之火烧掉了妄图扑上来的鬼混,无限宝石被小心翼翼地安放在树根的各个角落,loki站在正中央,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在下一秒发动了魔法。

 

=====================================

造房子不难的,难的是他搞定所有东西后怎么回去

评论(14)

热度(245)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