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星辰之下48

这几乎不能算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安慰之词,不过莱格拉斯的心却没来由地被这股暖流所抚平,那些冰冷的黑暗在阿拉贡的目光下飞快地退散到了角落里。

真是太奇怪了,这个年轻人禁不住想,我这是怎么了。

那双眼睛,带着那样深的温柔,让自己无法选择地沉溺在其中,他原本觉得自己好像不太懂阿拉贡的意思,但在真正接触到对方眼神的那一瞬间又好像全都明白了,这是年轻的莱格拉斯从未体会过的新奇的感情,它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又让人觉得顺理成章,仿佛是早就应该如此一样的正常,索伦所带来的死亡阴影被充满春天气息的鸟鸣声所取代,他忍不住羞涩地笑了一下又觉得自己这笑有些莫名其妙,他心中为之喜悦却又不知道喜悦从何而来,矛盾的思想在年轻的莱格拉斯的脑子里频繁交战,最终换来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语。

“天哪……你的脑袋看起来比之前大了一倍。”哪怕此时此刻他的颈部软骨试图用疼痛提醒这可能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子应该继续躺在地上,但他仍挣扎着钻进了阿拉贡的怀中,任由对方捧着他的脑袋仔细检查伤势,“完全不敢想象……我该怎么和ada说?他会不会很生气?”

阿拉贡沉默了一会,他当然有很多话可以说,但只要还略有些理智就应该知道刚才那番对话最好不要在瑟兰迪尔面前继续讨论下去,哪怕此时此刻跟在那位先生身边的是自己的养父也同样如此。

“……下午好,瑟兰迪尔先生。”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在漫长的沉默之后——显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感谢老天,米斯兰达带着医疗队冲了进来及时将他们四个人从这让人窒息的环境中解放了出来,瑟兰迪尔的脑子终于可以开始思考点其他东西了。

坦白说他并不是很高兴,莱格拉斯的恋人最好是……好吧关于这一点他没有仔细思考过但至少不应该是有很多隐藏麻烦的埃斯特尔,当然并不是说那个小子不好,爱隆教出来的孩子绝对不可能在品行上有什么问题,但瑟兰迪尔怎么都没法高兴起来。

他有一种预感。

莱格拉斯即将离开自己。

当然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雏鹰迟早有一天会飞离巢穴,自由自在地翱翔于天空,而莱格拉斯,他引以为傲的儿子,自然是最为优秀的,必将飞的更高更远。

“如果我现在说话,你是不是会很生气?”埃尔隆德朝他看了一眼,突然伸出手将走更前面一些的瑟兰迪尔朝自己拉了一点,对方没抗拒这个动作,勉强算是个好现象,“当然有一点我必须申明,”他朝公爵阁下温柔地笑了笑,“我对他俩的恋情一无所知,并没有存心隐瞒过你什么,如果你很介意这一点的话。”

这稍微让瑟兰迪尔好受了一些,毕竟他连莱格拉斯长大了、不可能永远听从自己的话这一事实都暂时不能接受更遑论突然冒出来一个男朋友了——当事人还是自己的养子。

瑟兰迪尔不太想说话,又或者说他想说的实在太多了一时不知从哪里起头更好一些,要让他赞同实在是太难了,但要让他立场鲜明地反对,他又担心莱格拉斯的心情,他没有办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苦涩又纠结的内心,但他相信埃尔隆德是懂他的。

他站在几乎被毁于一旦的监狱的门口,在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后看向天空,繁星依旧、月亮已经升到了半空高,之前让他感觉如同血盆大口一样的沙漠此时此刻宁静得仿佛之前所有的枪战都未曾发生过一样,时间的确是能够冲刷掉一切的东西,哪怕只过了一会,大自然便已经将血腥与杀意彻底消化了。

多么神奇的世界啊。

他情不自禁地在心里赞叹起来。

当然美好的风景、已经没有热气的风还有与自己并肩而立的埃尔隆德稍微缓解了一下瑟兰迪尔的忧虑,不过在下一秒,当他发现莱格拉斯和阿拉贡之间的小动作的时候——你看他并不是毫无所觉的毛头小伙子,自然不会错过那些非常明显的眉目传情和小动作,而埃尔隆德看向自己那担忧的眼神就仿佛他是一个立刻会被气出中风的可怜老父亲一样。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并非毫不讲理不是吗?

“我想我们回去应该有一场长谈,不是吗?”他板着脸,目光从丝毫没有施舍给阿拉贡分毫,“就你和我。”

年轻的小王子表情带着点僵硬,当然这并非是因为瑟兰迪尔发现了他俩之间的刚刚萌发恋情,而是因为他此时此刻才发现自己的父亲和埃尔隆德看起来都非常狼狈,显然两人都带着伤,“天哪ada,这是怎么了?”他沉吟了一秒便立刻察觉到了凶手,脸上惊恐的神色愈发浓重起来,“你们撞上索伦了吗?”

“这事儿回去说。”瑟兰迪尔蹙着眉显得很不好亲近,他并非故意想向儿子发泄怒火,更多的是因为索伦那如鲠在喉一般的存在感,他毫不怀疑那家伙能够冲破警方的包围圈,而且非常确定当他们所有人回到城里的时候,报复就会立刻开始,“从今天开始不要离开我身边,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能走出去,不要问为什么,因为战争开始了。”

他表现得极为冷酷,根本不给莱格拉斯任何反应时间,便转身走进直升飞机,留给儿子的只有发梢末尾的细微摆动,勉强能够透露出一丁点身为人父的惊慌和忧虑,但他不想说的事情埃尔隆德却是会代替他说出来的。

“我们没能截下索伦。”教授先生没提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实上两个儿子也能凭借他们的眼光猜测出这一路上厮杀有多么厉害,“出于安全,莱格拉斯,我劝你听你父亲的意见,不要因为他如此冷漠而反对,他担心你、而且非常害怕。”




………………………………………


简单来说这两章就是我为什么会重新回来准备写完的原因,当时停就停在al告白之前,抓耳挠腮呢让我忘也忘不掉!

终于写完了!

唔你们应该懂得,哪怕是我这种程度的坑王,他俩告白画面无时无刻不出现再面前,良心也是会痛的…

评论(6)

热度(36)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