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0

章十


巴比伦无愧于它“空中之城”的名号,韦伯竭尽全力不让自己露出对这个城市的惊叹和羡慕。它与父亲告诉他的一样、与自己梦中,不,甚至要比自己梦中更为恢弘、耀眼。金碧辉煌的宫殿在城门口就清晰可见,韦伯从马车里探出头一眼望去是空无一人的街道。这种强烈的对比让他心生疑惑,“首都没有人住吗?”他看着坐在对面的主教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一路上会这样空旷?人呢?”

“如您所见,这条路的确是没有行人的,您左手边开始一路上都是各个公国或者是其他国家的领馆,还包含法院等诸多行政设施,那里,”言峰绮礼侧过身子指着另一边比皇宫矮一些的红色屋顶,“那就是教会,一般人除了重要的事情之外是不太会轻易跑到这...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9

章九


火焰瞬间炸开,带着火热的石头和树枝在空中形成一条长长的火链朝着那些人身上撞去。所有人都跳了起来,尖叫着四散逃开,韦伯也跟着装作被吓到的样子跑到了离马匹最近的树后面。

树枝带着火星将周围地面烧的通红,火焰在风的作用下愈演愈烈,有人开始冲进火场灭火,但韦伯不会给他们继续下去的机会。他指挥着火链朝着堆放着物品的地方飞过去,试图将所有的东西烧掉,但那位披着斗篷的先生却在那时候有了新的动作。

他伸出了手,火焰瞬间被压制了下来,周围的空气仿佛一下子有了重量,把韦伯压的喘不过气来,他捂住喉咙却被那个人一把从树后面拽了出来,“看看,看看……这里竟然有个小魔法师。”那冰冷却充满恶意的...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8

章八


韦伯觉得他的思路完全停顿了,伊斯坎达尔的话伴随着母亲死前的景象一遍遍在他脑袋里重复,满地的鲜血和可怕的血腥气让他陷入了可怕的梦魇之中。

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更加无法想象这一切是真的。

他试图否认伊斯坎达尔所说的每一个字,但对方认真的表情却已经让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碎了,他曾经学过的所有东西在现在显得完全没有用处,甚至连最基本的应答的能力都彻底丧失了。他不相信这一切、不相信伊斯坎达尔那所谓的坦白。如果要他相信这些,就等于否定了过去的一切,多久等于否定了自己这么多时间以来的信任。

伊斯坎达尔对于现在的韦伯来说已经不只是一个老师,更多的是如同心灵支柱一般的存在,他捂住嘴发出...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7

章七


魔法师重重的甩上门,他身上散发出的熊熊怒火让韦伯很是诧异,虽然他也知道接下来的行为不太好,但依旧放下手里的书偷偷的跟了上去。

但马上他就后悔了。

楼下俨然成了一个战场。

无数水银化为的利刃如同骤雨一般朝着另一边的骑士飞去,按照这种密集度,如果对方逃避不及时的话极有可能被扎成一个马蜂窝,只是那个骑士也不是个普通人。他动作极为迅疾的一闪而过,在花丛中失去了踪影。

韦伯扒着后面的柱子屏息凝气远远看着那边,只听到非常轻微的叮叮叮叮的几下响动,再见到的只有掉在地上重新化为一滩液体的水银。魔法师退了半步打了一个响指,就在水银开始往他那边流动的时候,一杆红色的枪出现在了他的脖...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6

应该说,韦伯·维尔维特是个极为好运的人,日后所有的史学家都不约而同的这样认为。在大部分研究这段岁月的著作中,他们将他称为被女神亲吻的人,是极为难得的同时拥有才气、能力和幸运、在乱世中始终保持自我的人。

当然日后的情况,现在的韦伯·维尔维特并不知道,对于成为魔法师的弟子,他更觉得有一种背叛了伊斯坎达尔的错觉。这种念头实际上是非常愚蠢和无聊的,他自己也很清楚,可就是无法避免这样继续想下去。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无法接受有一个人突然冒出来说要教自己,哪怕对方是最著名的魔法师、哪怕他是时钟塔的水银,也是如此。

韦伯不觉得自己在魔法上会有什么天赋,那种力量与其说是神赐予的宝物,...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5

章五


就如同伊斯坎达尔预料的那样,苏菲果然在几天后派人来“请”他。女大公派来的人客气、礼貌的用疏远的口气邀请他重新回到大公府,陪伴陛下几天。

这个“几”字说的相当微妙,到底是几天,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一切都没有说清楚,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要将自己扣留在这里。这种将自己扣为人质的感觉让韦伯极为不爽。

但他无从选择,贸然违抗王妃的命令是非常不明智的,在这个城市她拥有绝对控制全局的能力,如果不想尸体在护城河边上被发现,最好还是听话一点。韦伯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复杂的心态,祈祷能够与那位6岁的陛下相处和谐。

苏菲对他还算亲切,虽然这种尊重并不多,但韦伯已经知...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4

章四


算起来这是韦伯第二次出远门,上一次他离开培拉的时候还相当年幼,漫长的旅程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是个极大的负担,大公夫人温柔地抱着他,让他躺在自己的膝盖上,母亲的手抚摸过他的脸庞,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候是多么的幸福。

一阵冷风掠过,韦伯回过神才发现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马车中,开启的窗子不断灌进冷风,让他情不自禁地拉紧了披风。伊斯坎达尔并没有和他一起乘坐马车,那位先生显然更加偏爱于骑马,享受那种风驰电掣一般的速度。

韦伯不擅长骑马,事实上他不擅长任何体育运动,这点伊斯坎达尔早就知道,但大公心理上的厌恶完全无法阻挡那位先生要让他学一些运动的决心,在最近的教学当中,他就数度尝试着教会...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3

章三


帝国历429年3月12日,乌鲁克发生了一件足以震动整个大陆的事件,成为了在日后史学家笔下拉开大陆动荡史的序幕。

乌鲁克王吉尔伽美什遇刺身亡,他的挚友,同时也是帝国宰相的恩奇都留下遗书承认自己是幕后主使,自尽身亡。三皇子,年仅六岁的科多曼继承了帝位,被后世称为大流士三世,朝政被皇妃苏菲及国舅拜苏所掌握。

这则消息一瞬间席卷全大陆,韦伯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在这半年的历练中,他要比以前成熟了很多,虽然在很多事情上想法还带几分天真,但伊斯坎达尔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个学生相当擅长举一反三,可能他并不是最适合统治的人,但却是一个极好的治国人才。这份心思活动了一下却马上被他抛诸脑后...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2

章二


韦伯不喜欢这个新上任的老师。对他来说,眼前这个巨汉所能让他联想到的只有神话中的勇者,而不是一个教书的先生。以前他所有的老师都是清一色的驼背、白发、带着眼镜的老头子,他们喜欢拿着书喋喋不休的告诉自己应该遵从神的话、保护人民。但一旦问到如何保护人民,他们便都仰着头看天,就好像上天在瞬间就能给他们启示一样。

“那么你能教我什么呢?先说清楚,我、我可不要只念那些神的典籍和启示。”他高高的抬起头看着站在面前的大汉,“我、想要胜利……想要所有人都认可我,如果你能教我这些,那么就可以留下来。”

那个叫伊斯坎达尔的男人伸出手揉了揉年轻大公的头发,身高的巨大差距让旁边看着人忍不住产生...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

章一


楼梯很长,韦伯拼命往前跑着。

在黑暗中,他唯一可以看到的只有极远处的一点亮光,也就是那一点光指引着前进的方向。

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跑了很久很久却始终没有到达终点,无数次他想过停下步子,却又恐惧于周围无边无尽的黑暗。

放弃吧,有个声音响了起来,你永远也不会抵达终点。

不、不会的,我一定能到达那里。

傻瓜,哪怕跑过去也不能证明什么。

不,我要过去。

两个声音交替出现、无数次的重复,直到他推开了大门。

一片血红,空气中散发着木头烧焦的味道,灼热感笼罩全身,火焰将他一下子吞噬了。

韦伯·威尔维特惨叫着睁开眼睛,房间里一片明亮,没有黑暗的道路、没有...

第一集后随手小论文

我要激情写小论文了。
我们看埃尔梅罗二世,觉得他惨,按照标准社畜的话来说就是上头领导们勾心斗角、下头学生们破事一堆,外面有负债、自己心里还始终沉甸甸的过不去那道坎。
他是四战中唯一平安无事的人、恪守着和王的约定,也因此被另一个王称赞而活下来的幸运儿,这种幸运对于他本身而言可能与不幸是一样的,事实上他的内心的某一部分依旧活在过去,毫无意义地坚持着一些其他人无法理解的信念,为自己不是个合格的魔术师苦恼、偶尔也会羡慕自己学生令人赞叹的才华。
对于他来说,那七天的回忆兴许会因为时间模糊到只剩下一两个镜头和漫长的背影,但韦伯依旧在努力往前走,他从英国去了日本、从日本走到印度,他当上讲师、成为了君主、努力复兴老

8102年即将过去啦,希望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只留下快快乐乐,明年也要一起愉快地玩耍!!!!!!

[锤基]五分钟 27

如果可以的话,洛基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找上奥丁,让那糊涂的老头想办法打发了这该死的头生子,但作为九界最优秀的法师他又敏锐地发现海拉并不能算是真正出现在了阿斯加德。诚然众神之父上了年纪让施加在死亡女神身上的封印开始逐渐有了点松动,这给了海拉一丁点能够放出影子活动一下的空间,但奥丁毕竟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神明,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海拉就没法突破阿斯加德。她最多就如同现在这样,用一个淡淡的绿色影子作为媒介在镜子里闪现那么几分钟。

谢天谢地。她应该暂时没法从镜子里走出来,这让洛基稍微安了点心,但马上一堆的问题紧随其后地跳了出来——她来了多久、她想干嘛、她知道另一个索尔的事情吗?

此时此刻,阿斯加德的所有人...

星辰之下章51

比尔博·巴金斯先生觉得自己好像在听侦探故事,事实上要不是盖拉德丽尔提起,他甚至想不起来自己还有这么一个收藏,他当然不会质疑那位公主的判断,但有一件事情却让他十分费解,“我记得咕噜姆,他是个极难让人忘记的家伙,那天的事情我记得非常清楚,”他忍不住朝索林笑了一下,“但这样一个人和索伦怎么可能扯上关系?虽然我没有医学学位,但他是肉眼可见的精神不正常。”

谁都知道索伦是个疯子,那场世纪官司哪怕再过二十年都未必能让人们将之从记忆中抹去,检察官们那装满了整整六个二十八寸行李箱的证据、索伦的倾情表演、一个该死的无期判决和接下来长达一年半的包括法官、检察官、证人、陪审团乃至于旁听在内共计四十六...

[锤基]五分钟 26

比起要考虑更多的索尔,洛基要思考的其实只有一个问题。

自己该何去何从。

奥丁没发表关于自己身世的任何意见、索尔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把自己是约顿海姆人这件事放在心上,弗丽嘉……她是这世上最好的母亲,按理来说他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继续蹲在阿斯加德,舒舒服服地当他的小王子——除了肯定没有继承权之外,平时的生活应该毫无变化,但他不甘心。

事实上这种在别人看来应该感恩戴德的情况,对于洛基来说反而成为了一种羞辱,过去的所作所为说不定早就被奥丁看在眼里,自己的表现就是一个自不量力的无知小丑令人发笑。

当然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处理掉这个问题,譬如说杀掉奥丁、杀掉索尔……甚至是杀掉弗丽嘉,这样阿斯加德的王族就只剩...

好了我出院了,更新会慢慢恢复……_(:з」∠)_这一刀真特么扎实,直接让我体重跳回90斤,虐die了!

哦对了顺便说一下,CP我会带点无料去发发,大家过完12月再谈本子的事儿吧

一切顺利过关了

[锤基]五分钟 25

未来的索尔还在思考如何平复他兄弟那敏感的情绪的时候,现在进行时的索尔根本没发现他已经连续踩到洛基十几个痛点,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俩之间的矛盾并非是单纯的阿斯加德继承人之争,也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和逻辑之间的感情已然不是单纯的兄弟情分,反而有着更深、更值得挖掘的微妙关系,这是瞒不过弗丽嘉的,而奥丁——很难说众神之父到底知道多少东西,毕竟在大部分人看来奥丁无所不知。

雷神焦头烂额,他素来是个藏不住心事的神明,在过去的大部分时候,索尔对于自己的火爆脾气一向听之任之,他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而洛基——显然不是武力就能处理的,他太了解洛基了,虽然大部分人眼里他兄弟如同一条毒蛇但在他看来洛基聪明又坚韧,是最游刃...

闪4未完全通关感想

目前游戏时间50小时,不过中间有好多都是打牌和在赌场里浪费掉的……

クロリン这个CP仔细想想是我喜欢的极少数两个都最后幸存的CP,其他基本上都一死一活天人永隔,围绕在他们之间的只剩下了永恒的思念QVQ所以学长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首先恭喜你们俩结婚!!毕竟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都懂的!

不过就如同大家之前所吐槽的那样,闪4里有一大堆毫无必要的冗长重复桥段,章一和章二严重消耗了玩家的耐心,我打到章一后半段的时候,烦到想要摔手柄,一方面是选了个比较高的难度,U物质和晶片严重不够,另一方面是因为七组始终缺少里一刀,有李老师和没有李老师真的是完全两种游戏体验,我爱李老师的击打爽快感。

仔细想...

[锤基]五分钟 24

最近破事儿多到爆炸,搬家、家里人和自己都要开刀、我最好朋友的妈妈又突然过世,杂七杂八的事儿凑到一块大半个九月连生日都没能好好过QVQ到现在还浑身贴满了膏药我好累啊QVQ

PS.我喜欢的CP婚了是这个月我唯一开心的事情了

=======================================

你不想再失去可曾想过我拥有过什么吗?洛基差一点冷笑出声,在过去的日子里他曾经以为自己只不过是没能拥有奥丁的爱而已——父亲在阿斯加德是个非常特殊的名词,他代表了勇气和力量,是人生路上唯一的引领者,但即使奥丁手中提着灯也绝对不可能照亮自己的道路。

他是索尔的父亲。

不是我的。

洛基的锱铢必较...

[锤基]五分钟 23

“说来听听,关于六年后的你,”洛基提了提嘴角,捧起索尔的脸仔细端详起来,“那个你和现在的你截然不同,是什么改变了你?姐姐?阿斯加德的变故?还是我?”恶作剧之神隐隐约约觉得索尔的变化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但这种想法实在过于往脸上贴金了,事实上在这之前他虽然和索尔关系亲密,可是这种亲密大多维持在面子工程,他没法控制住自己对兄长存在的恶意,而现在显而易见,他曾经受到过的冷待和漠视并不单单只是因为他是个法师、比其他阿斯加德人更为弱小。

而是他……根本不是阿斯加德人,这让他非常迷茫。

鉴于日后对洛基的了解——如果未来的钢铁侠或者是复仇者联盟的其他人出现在这里的话也许会毫不犹豫地指出其实‘你就是缺爱’...

特里昂同学再这么可爱下去我会忍不住写你和塞拉斯的同人文的

盗贼小弟弟养活了剩下7个不争气不会赚钱的笨蛋QVQ

我爱特里昂!!!

今天也在3%的成功率中拼命SL呢!

[帝韦伯]这是第三次了吧?

没错!就这个标题!庆祝一下fz副本第二次开启,所以对于韦伯同学来说他已经来过冬木市第三次了。

==============================================

竟然又出现在这里了。

距离上一次重回冬木已经过了两年,埃尔梅罗二世理应在时钟塔里过着他平稳又不失波澜起伏的教学生涯,在处理掉伊斯坎达尔圣遗物被盗事件之后,他曾经想过若是再见到那个男人时该说点什么,甚至还偷偷在笔记本上打了几段草稿。

这实在是有些羞耻play。当划掉那些炫耀之词的时候,他有些羞赧地红了下脸,这明明就是应该做的事情,到底在兴高采烈个什么劲,但内心深处他依旧有那么一丝期冀。

希望、希望能够...

恕我直言,今天你能举报他,明天他就能举报你,如今的形势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清楚,就是恨不得你们所有人都滚回家生小孩,到时候一刀切大家啥都没有,P大点娱乐都被封掉,有钱的还能跑出国避避难,没钱的只能蹲在坑里,要死一起死,小傻逼们醒一醒好吗。可劲得作最后结果是你也跑不掉,望周知。

[锤基]五分钟 22

与六年后的那位洛基不太一样,此时这位年轻的小王子尚且不知天高地厚,对外界的邪恶也仅止于平时打过交道、看索尔打架的那部分,在他印象中最坏的无疑是霜巨人——是的,他应该就是最坏的那一批。他甚至对日后那些著名的、热爱侵占地球的反派BOSS们毫无交集,事实上如果此时此刻他走进反派酒吧的话说不定会因为太过稚嫩被那群老江湖们丢出去,不过也就因为这份稚嫩让他没有六年后那位的偏激和愤懑,反而有了足够的心思去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得不说他的这个想法被六年后的索尔彻底摸透了,虽然未来的雷神并没有全知全能到猜出他那心机深重的弟弟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但他看到过这世上最糟糕的部分,应该没有比那更让人痛苦的了,无...

[剑三][裴洛]春江花月

偶尔裴元会在梦中惊醒,那时候的万花谷静得可怕,落星湖畔能够看到的唯有倒映在湖面上的月牙,到冬天气温骤降有时甚至连月牙都看不到,只有几颗枯荷歪歪扭扭地倒在岸边,当然夏天的深夜是最美不过的,流萤四起、宵烛遍地,纺织娘和促织的声音交汇在一起铺成了许是连长歌门都未必能奏出的绝妙曲调。

每当这时他总会生出些兴致,泡茶也好喝酒也罢,自斟自饮自得其乐,他师傅曾经说裴元你太过寂寞了,药王首徒笑了一下,毕竟在万花谷中人来看所谓寂寞应该是昆仑山上的雪、是恶人谷的夕阳、是华山纯阳道士手里的剑,是天生与万花名士毫无关联的字眼。

但他又的的确确是寂寞的,即使他的人生中有师友亲朋相伴所有人也依旧觉得裴元是寂寞的,药王...

[锤基]五分钟 21

这几天的事情几乎耗掉了洛基所有的耐心和忍耐力,他在吼完之后只觉得疲惫从心底涌出,他看了一眼索尔又看了一眼奥丁,毫不犹豫地穿过这对父子身边怒火中烧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他没像过去那样乒乒乓乓地乱砸一气,反而坐在床边仔细打量着周围的各种装饰,弗丽嘉的审美无可挑剔而索尔的英勇无畏也给这间房间增加了不少光彩,他几乎可以悉数说出每一件摆设的过去和获取经过——鉴于其中有一部分他也参与其中,可以说几乎都是回忆的一部分。

是的,即使恐惧和不安占据了他整个心灵,但有一点洛基是不能否认的。

他爱着阿斯加德,哪怕这里的人并不一定以同样的心情来回馈也依旧爱着这片土地,诚然也许这份心情会被嗤笑(事实上洛基自己也觉...

[锤基]五分钟 20

洛基原本以为自己看到了傻瓜的极致——毕竟没有几个人会想出来这种处理方式,但让他震惊的是,索尔这异想天开的主意居然得到了回应。

“哦,很好,那接下来呢?我们该去哪里?这么多子民怎么去这种问题你想过吗?”奥丁面不改色地提出了一堆问题,颇有一种你提了个很好的想法让我们仔细讨论一下就照着办吧的架势。

不不不等等别闹,可怜的小王子目瞪口呆地站在边上,第一次觉得毫无血缘关系看起来也挺好的,至少在这种父子一起智障的情况下他还能维持清醒、正常的认知。

“这和不战而降有什么区别?”他终于憋不住叫了起来,“天哪我们打都没打一下就想着跑吗?”看在九界诸神的份上这可是洛基非常难得表现出勇敢、坚定不屈这种精神的时...

[锤基]五分钟 19

索尔不懂,亦或者他根本懒得去思考奥丁的想法,这位目前脑子还一根筋的雷神暂时的关注重点还停留在他兄弟身上——洛基的想法非常重要,鉴于他逃跑未遂,雷神很难确定恶作剧的神明接下来会做什么,但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洛基至少为母亲、为阿斯加德想一想。

这很难,索尔清楚这一点,他没法用言辞来说服洛基,毕竟众所周知,恶作剧之神才是那个嘴皮子灵活的家伙,而索尔只擅长打架,所以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弟弟,试图用充满了温柔和爱意的目光去融化他兄弟那颗被冰块封锁住的内心。

好吧,这个说法有些恶心但对洛基并非毫无用处,黑发的神明蹙着眉犹豫了一会最终配合起了雷神,“就随便出去走了走,然后谈了谈心,毕竟这两天发生在索尔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