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

[流浪地球][莫强求]凡人与神明之歌 3

本文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八章

分别是:

1、羔羊站在锡安山上;2、人造之神;3、神造之物;4、与某个人类的再次相会;5、墓与守墓人;6、千亿之星外的世界7、代号666;8、你好,好久不见——写出来是因为我怕我自己忘了

======================================


二、人造之神(上)

圣所——它真正的名字应该叫领航员号国际空间站,有六千四百平方公里,与曾经的上海差不多大小,巅峰期时曾有五千人在上面同时工作、拥有独立自主的生存循环系统,若是没有意外的话理论上能够保证独立航行两千五百年,直到到达新星系,是飞船派引以为豪的至高作品。在这漫长的流浪岁月里它...

[流浪地球][莫强求]凡人与神明之歌 2

一、羔羊在锡安山上(下)

不知道是谁率先尖叫了一声,场面瞬间变得混乱不堪起来,试图逃跑的反抗者与闻声而来的电子警察撞在一起,唯独莫少华略有几分急智,趁着前头闹哄哄乱成一片的当口悄无声息地朝后退去。

诚然moss的出现差点把所有人都吓出心脏病来,但只要略微仔细地观察一下就能发现这个摄像头是个非常古老又原始的版本,它看起来好像还保有着太阳系时代的摄像头及红外探测装置,而这些东西人类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彻底摒弃了。要不是红灯显示这个摄像头还有工作能力,莫少华说不定会将它当成地下城地震时的废弃品,只是为什么moss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会议场所是被反对派精挑细选出来的地方,早在两千多年前这里曾是一个...

[流浪地球][莫强求]凡人与神明之歌 1

写在最前面:

1、这是两千五百年后即将结束流浪时的故事,有原创人物(全是炮灰)

2、按照大纲刘培强出现在第四章后(不过大纲在我这里从来是不能算数的,说不定会提前出现)

3、刘启X李一一提及,虽然不会作为主要角色反复出现但他俩坐观天象两千年……

4、目前国际空间站距离地球最远为400公里,考虑到时间和年代略微改动了一下领航员号与地球之间的距离。

5、有一个微妙的BUG存在,希望到时候大家无视那个BUG(出现BUG的时候我会提示的)

6、虽然是两千五百年以后的事情,但这的的确确是mossX刘培强

7、虽然看起来像是黑化了但moss没有黑化!他只是在做程序认为正确的事情!如果用爱来形容...

[流浪地球][莫强求]备用方案与锁

虽然是莫强求,但是捅刀向的………………


=======================================


1、

俗话说得好,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2、

没人希望执行备用方案,但备用方案总是存在的。

3、

当初的建造者中,有一位是阿西莫夫的忠实粉丝,“我们得给moss加一道锁,”他在调试设备的时候如是说道,“我可以理解为了保护总控室而设置致死反击程序,但我认为这种拥有自我进化能力的程序需要一把锁以防止在某些不必要的情况下让理性产生偏差。”

AI的进化会带来一些问题,这是有据可查的,在2016的tay诞生一天就从只会打招呼变成了想要杀掉犹太人的极端主义,...

[火影]大家觉得“你是我一生的偷摸大吉”这句话到底算刀算糖?8

271L = =

233333不过制作人到底在不安个毛线?众所周知导演超爱他的好吗?

272L = =

emmmmm的确他也超爱导演,但他的爱有时候让人有点承受不起

273L = =

我一直很好奇,导演和他两个人是怎么HE的?毕竟一个精分成了那样!

那样啊!!!!

274L = =

还是个会空降论坛、吓唬粉丝的制作人。

他不忙吗?他不需要工作吗?他都这德行了居然还能让制作公司屹立不倒,两年拿三个奖我真的想不通!

275L = =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276L ...

[火影]大家觉得“你是我一生的偷摸大吉”这句话到底算刀算糖?7

217L = =

哦豁,我以为本论坛早就被正主空降洗过一遍粉了,居然还有黑的存在啊

真是稀有动物

218L = =

兴奋围观!!!!

我以为黑都被打回推了?

原来还有吗?

219L = =

导演的黑真是生生不息

一茬胜过一茬

220L = =

没事,导演本人不在意就行了,黑着黑着就习惯了

221L = =

没事

黑不可能黑过英雄

粉也不可能粉过英雄

我情绪稳定ojbk

222L = =

我觉得黑抓重点的能力还不如英雄

223L = ...

[火影]大家觉得“你是我一生的偷摸大吉”这句话到底算刀算糖?6

补充说明:

1木叶是宇智波和千手一起办的合作集团,旗下有各个分支,其中有一个学校是从幼稚园开始一路到大学的直升私立学校,两家很多人都在里面读书

2如没有特别备注,任何搞事的八卦消息的起源都是带土的小号,他在养伤期间闲着没事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精分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写文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3带土的小说斑是读过的,虽然因此斑暴打了大侄子一顿,但其实本人是很喜欢那本书的(毕竟风格写实,没有后来那么多带卡文那么放飞

4被举报的PWP是带土写的

============================================


181L = =

我吃过关于这两个...

[火影]大家觉得“你是我一生的偷摸大吉”这句话到底算刀算糖?5

145L = =

我就去开了个瓜居然已经聊了100多楼

虽然其他人都很甜,但偷摸和大吉(都有这样的代号了吗?)不是说大吉喜欢的是个妹子吗?

还有私生饭和跟踪狂是怎么回事儿?

导演不是说他毁容了吗?所以才戴口罩

146L = =

等下,哪个妹子?

毁容是哪里来的洗脑包!

147L = =(已被删除)

樱?

148L = =

说了不要提名字!

还有,请加上尊称!

那是哥!谢谢!

毁容那不是黑编排的吗?

149L = =

哈哈哈哈是的是的,是社会我X哥!木叶20岁以下男友力第一人!

毁容...

[火影]大家觉得“你是我一生的偷摸大吉”这句话到底算刀算糖?4

109L = =

双标过分了啊,凭什么大吉吃番茄就不是减肥?倒是可怜的偷摸,那细胳膊细腿儿的………………都是那件衣服的错!!!!!

110L = =

讲真,虽然我不喜欢偷摸家的粉,但有句话我是认可的,偷摸只是在镜头下显得胖而已,平时和大吉出门被街拍真的不胖,他真的应该考虑适当吃点肉

111L = =

他俩出门被街拍到我只有一个感想……偷摸你吃的到底是哪个牌子的美白丸?你说我买啊!!!!

112L = =

哎,人比人气死人!上次偷摸拍的那个项链广告,我盯着他的锁骨看了整整十分钟,气的晚饭都没吃。

113L ...

[火影]大家觉得“你是我一生的偷摸大吉”这句话到底算刀算糖?3

73L = =

笑到断气,不过我打从心底里想问一句

你们这两家是怎么回事,挑CP是从小开始养成吗?是怎么做到一挑一个准的?

74L = =

恕我直言,适量的缩小分组能加速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当然也会因此盛产修罗场

75L = =

修罗场也是后来才衍生出来的,最一开始可没这事儿。

76L = =

谁说的,我觉得天启这对儿和死敌这对自带修罗场气息……虽然和一般的修罗场有些不太一样。

77L = =(已被删除)

也就只有宇智波家才会出这样程度的弟控和兄控吧 

78L ...

[锤基]五分钟 30

索尔话音刚落便敏捷地往旁边一闪——他实在是太熟悉洛基的风格了,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他刚才那番话会让恶作剧之神多么生气,换做是别人在他面前义正言辞地宣布几年后自己的国土会灭亡、父母会去世的话,他也会忍不住朝对方脑袋上来一榔头的,但匕首……这招真是太习以为常了以至于索尔一边躲开一边又该死地怀念他兄弟这一小小的攻击手法,不得不说比起六年后的刺杀水平,现在还有大幅度的提升空间。

“我只能在这里停留五分钟,洛基,我们就不能心平气和地说两句?”他摊开手笑眯眯地问道,完全没把掉在脚边的匕首放在心上,“我以为你挺想看到我的?”

恶作剧之神十分厌恶这种被彻底看透的感觉,眼前这个即使灵魂波动与自己的索尔几乎一致,...

[火影]大家觉得“你是我一生的偷摸大吉”这句话到底算刀算糖?2

37L = =

不然叫他们没头脑和不高兴吗?

讲讲道理,偷摸虽然没啥表情但他不是不高兴啊

大吉理科成绩垃圾,但小说好看

38L = =

我一直期盼着有日后有这样一部作品

原作大吉

主演男二偷摸

反派弟控哥

导演辣鸡

制作人英雄

出品方天启

发行公司木叶

技术支持死敌

希望木叶能够让我圆这个梦想!靴靴!

39L = =

LS这是准备拿金像奖的阵容吗?

弟控哥怎么你了一定要他演反派?

40L = =

23333333早点睡,梦里什么都有

41L = =

正楼告诉楼主...

[火影]大家觉得“你是我一生的偷摸大吉”这句话到底算刀算糖?

1L = =

_(:з」∠)_

刚入坑,看完心塞

2L = =

emmmmmmm

3L = =

这个嘛,那LZ你觉得,你是我的天启这话到底算刀算糖?

4L = =

喷笑出声,那我再加一个好了

“你是我的英雄”算刀算糖

5L = =

天哪大家都这么配合吗?那我也来

“毕生死敌”算刀算糖

6L = =

惹,大家都这么配合啊,那我也凑个热闹

“辣鸡”算刀算糖

7L = =

不行了你们是要笑死我

8L = =

毕竟是...

[锤基]五分钟 29

原本索尔认为这场会面会充斥着温情,兄弟俩回忆过去展望未来,为建设更为美好的阿斯加德而努力的时候,未来进行时的那位索尔突然取代了他的位置。

就在洛基面前,换得理直气壮、换得毫不掩饰。

这实在是过于有恃毋恐了,即使是洛基的确像过要见一见未来的索尔也不能忍受那家伙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取代现在索尔的位置,从理智上他并非不能判断两个索尔之间的相似——雷神在大部分时候都过于好懂了,是个几乎一眼就能看穿所有心思的家伙,这种坦荡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变化但洛基却是能一下子就分辨出来的。

六年后的索尔身上总缠绕着一丝阴影,他看向自己、看向周围所有东西时脸上总会情不自禁地带上一点怀念,他的灵魂饱经风霜、受尽折磨,年轻...

[锤基]五分钟 28

任何一个阴谋家在这种时候都会选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洛基却还没进化到这一步,他尚且有瞻前顾后的忧虑。事实上在他下定决心要让索尔和海拉拼的你死我活的几秒后,这位阿斯加德的小王子便立刻否决了这个计划,一般情况下大家可以将这种心情转变视为恶作剧之神的反复无常,但若是让索尔来解释的话——此处特指未来的那位——雷神看问题的方式反而异常简单粗暴。

六年后的索尔·奥丁森先生能抬头挺胸地对着九界万物理直气壮地宣布“因为我俩相爱!”而无人反驳,但现在那两位神族兄弟却是做不到这点的,他俩未曾遭逢大难、虽然心有灵犀却忽视了之间最重要的东西,如果弗丽嘉肯在里面做一些指点的话——但众所周知,爱神从来不会...

[幽游白书][树忍]七日谈

仙水忍坐在沙发上,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份医疗报告,虽然字迹潦草但树依旧可以看清楚上面写的一切。

“……你说你快死了?”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作为一个妖魔他并不太懂人类医生是如何诊断病人的,但在他眼里仙水忍很健康,完全都没有他所说的身患绝症的样子。

“是的,医生预计我没有多久可以活的了,” 仙水的表情变得非常微妙,树开始猜测接下来可能会出现哪个人格,但忍却并没有如同他意料之中的产生出更多的恐惧或者愤怒,反而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回忆起来腹部的确有段时间疼得很厉害,但那时候我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现在想起来可能正好是一也最为疯狂的时候,所以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医生说发现的太晚,哪...

[替身天使][小早川志绪X两堂沙都香]与加西亚·马尔克斯在一起

花菜坐在椅子上,怔怔地看着高高的窗户,几只鸽子从窗边一闪而过,那轻微的叫声稍微让她稍微回过了点神。

她最近总是这么恍惚,医生说她因为事故失去了记忆,但花菜总觉得有些奇怪,自己身上有很多地方让人想不明白,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脸好像不应该是这个样子,而且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她忘记了。

没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她最近总做梦,医生说这是记忆有可能复苏的征兆,但在花菜的记忆中出现的好像并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人,梦中有个人在喊名字。

“志绪、志绪!小早川……志绪。”

那并不是自己,花菜非常清楚这点,她试图摸清楚那个人是谁,但身边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愿意和自己交谈,甚至她有一种错觉,好像大家并不...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 番外下

我尊敬的陛下:


得知您受伤的消息,我十分焦虑。听密特里奈斯说您的伤势并不严重,这让我略微放下了些心。出于对您的了解,我并不准备劝说您暂停征战,在我看来您是属于战场、属于追随您的士兵、属于这片大地的男人,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地方,您不可能停止继续前进的脚步,但我依旧在这里恳请您,请无论如何注意自己的健康。

另,前几天在亚历山大里亚发现了言峰绮礼的行踪,只是考虑到对方的强劲实力并没有继续追踪下去,记得您以前告诉过我吉尔伽美什出了海,那时候您那若有所思的样子可是知道他去的去向?

对于那位主祭——真是奇妙,教会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剥夺这个人作为神职人员...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 番外上

至吾王的信——埃尔梅罗二世信件摘录

直到现在,在经过无数次讨论之后,诸位在历史方面都有所专长的学者们依旧无法对征服王及贤相埃尔梅罗二世之间的关系作出确切的判断。虽然有无数艺术家试图用自己的手复原他们俩的关系,但笔者犹嫌无法彻底表现出两个人之间显而易见的羁绊。

本书摘录了埃尔梅罗二世与伊斯坎达尔之间近10封来回书信并摘录了宰相先生所写的日记若干,将之重新整理、命名、制作成册,以期可以让读者对两人之间关系有个更为全面直观的了解。


编者按


至我尊敬的王:...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22 完

章二十二


这场耗时六年的战争从巴勒斯打到巴吉拉蒂,伊斯坎达尔率领着大军所向披靡,改变了整个大陆的版图,曾有人一度认为那个男人可能真的会就这样继续着他的征途,但在帝国历442年1月23日,韦伯却突然收到了皇帝陛下的信。

这是极为少见的情况,因为在这六年多来,伊斯坎达尔和他之间虽然书信不断,但却从未有过皇帝先写给他的例子,这让宰相颇为不安,而这种不安则在他发现,对方要他马上启程前往培拉的那一刻,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一个月前还在大马士革的伊斯坎达尔会突然跑去培拉,那个地方不但与他接下来的征程毫无关系,而且在近几年里十分平静。如果说伊斯坎达尔是准备取道培拉攻打邻...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21

章二十一


韦伯靠在门边低头不语,这里安静得可怕,没有人、没有声音甚至没有杀气,外面的战火滔天竟一丝一毫都没有传到这里,就仿佛是两个世界。

隔绝生死、阻断一切。

他知道门里那位年轻的皇帝准备做什么,他并非没有办法阻拦,但对里面的那个人来说,阻止反而是一种侮辱,多高贵的君主最后都是如此。

天空的另一边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空气中的魔力元素瞬间被抽空,哪怕相隔这么远韦伯依旧可以感觉到那澎湃的魔力及中间包含着的压倒性的力量。

那才是吉尔伽美什的力量,才是那个傲视一切的君主真正王牌。

韦伯发出一声哀鸣,他从未见过这样强大的魔力,在这种压倒性的力量下,别说是一支军队,就是这个城市都...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9

章十九


帝国历435年1月10日

席卷整个乌鲁克的战争正式爆发了,反叛军在去年11月迅速攻占培拉、萨迪斯之后略加休整,在第二年一开年就兵分两路朝着萨迪斯周边所有公国袭去。叛军的速度极快,等巴比伦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又占领了几座城池。

科多曼陛下恼怒于自己臣子的无能却也无能为力,但乌鲁克的国情让身为皇帝的他也无法掌握其他公国的兵力,没有足够的兵力根本无法阻止叛军,而手中有兵的芬恩却突然病倒了。

他的病并非有人使用了某种下作手段,而是出于他的悲痛。迪卢木多·奥迪纳的死不光带走了费奥纳骑士团的一半人马,更让这个事后终于明白过来的伟大佣兵团团长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8

章十八


韦伯并没有继续在伊斯坎达尔身边停留,而是星夜与密特里奈斯一起回到了他应该在的地方,这消失的一天一夜虽然引来了一些小骚动,但总算在那个巧舌如簧的子爵手中被顺利解决。

虽然不确定那个男人到底为什么执意要留在这里,但有一点韦伯很清楚,密特里奈斯的存在极有可能是伊斯坎达尔留下的一个暗棋,也许是在自己赢的时候扭转全局、也许是在自己输的时候保护自己……

无论哪一种韦伯都不喜欢,对于胜负的衡量标准,他和其他人看法不同,最终的目标也大相径庭,这点恐怕连伊斯坎达尔都不能明白。况且他也很清楚在打仗这方面他和那个人相差的实在是太多了。

打仗需要懂的东西,他基本都还停留在书本上的一些看...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7

章十七


接下来的几个月非常平静,韦伯手中的权利开始不断增加,在别人眼中看起来这位年轻的培拉大公深受皇帝信赖,是一等一的宠臣。但越是这样他的头脑就越是清醒,伊斯坎达尔曾经教过自己越是爬得高越是摔得重,越到后面就越要小心谨慎。

言峰绮礼表现得非常太平,他无声无息的住在城外,按照探子的回复他这段时间以来甚至没有出过门,这种深居简出让韦伯不得不认真重新考虑吉尔伽美什到底躲在了哪里,在这位年轻大公眼中金光闪闪的王者才是他必须第一认真应付的对象,但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地实在太过突然,以至于将他所有的计划全盘打乱。

那是帝国历434年11月16日,接近隆冬的一个早上。

当天韦伯如同平时一...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6

章十六


皇帝勉强接受了这个建议,虽然在韦伯看来这种退让更多是因为发现有了更为妥当的办法才选择暂时停步,但总算是让两人之间已经出现裂痕的君臣关系有了一丝喘息的空间,同时也让事情有进一步变化的空间。

已经逐渐掌握权力的皇帝现在手中不乏可以轻松差遣的棋子,韦伯也乐得不参与母子之间残酷的斗争,但这种不参与并不等于可以置身事外,况且王妃手头的筹码远远多余皇帝。巴古阿死后不到十二小时,那位夫人就得到了消息,虽然在经过皇帝的刻意扭曲和中间层层传话,他杀变成了自杀,但那位夫人凭着百试百灵的女性直觉,马上将这件事情定了性,在无限接近事实的揣测下,她最终决定主动出击,而这也正好撞在皇帝布下的重...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5

章十五


萨迪斯大公及子爵在婚礼结束之后的第三天就离开了首都,这样干净利落的退场很难不让人联想些什么,韦伯如此、王妃殿下更是如此。那位夫人凭着女性特有的第六感已经感觉到了巴比伦上空风向正在逐渐转移。

她很清楚自己需要采取行动,但却有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让她极为烦恼。

皇帝该怎么办?

在苏菲王妃的计划中,科多曼陛下应该是作为一个傀儡,不声不响的任她操纵,但现在那个才十岁的皇帝就已经展现出了足以让人惊叹的政治才华,如果他真的具有皇室血统倒也就罢了,她可以大大方方的放开手做个同样可以得到一切的皇太后,但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先皇吉尔伽美什的。

放任这个孩子继续做皇帝的话,说不定哪天...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4

章十四


自己是怎么回到宫里的,韦伯已经彻底忘记了,他可以记得的是抱着那两杆枪恍恍惚惚走了一路,在半途好像被谁拉上了马车,然后昏昏沉沉的被带进自己的房间,接着就是一场大病。在梦中肯尼斯的叫声、火光还有迪卢木多手中的枪尖、地面上的血如同梦魇一般在他脑海里片刻不离,那一个接一个的画面让他感到恐惧。

但最终梦总有到尽头的时候,清醒是迟早的事情。

当韦伯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皇帝靠在一边的椅子上打着盹,他看起来十分疲倦,眼下浮着淡淡的黑眼圈。乍一看到他的时候,年轻的大公心思十分复杂,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人,甚至连和他说话的心情都没有。在踏足政治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很清楚自己迟...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3

章十三


接下来的日子韦伯过的相当忙碌,作为宫廷中最年轻的生力军,他不止是皇帝陛下的侍读还担任着书记的职务,成天上上下下地跑,而晚上作为魔法师肯尼斯·艾尔梅洛伊先生的学生他还要读完魔法师指定必须阅读的书目。这样的忙碌并没有让他觉得疲惫不堪,反而让他愈发感觉到自身的不足。

在后世的研究中都极喜欢用海绵来形容韦伯·威尔维特这一时期的状态,大部分人认为他能够有日后那样的功绩极大的原因是通过这三年来的学习,这点韦伯也在自己的日记中做了相似的记录。

他的刻苦和认真让肯尼斯先生相当诧异,这个脾气性格都不能说很好的魔法师一度认为这个半调子学生极有可能会死在那次...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2

章十二


从比比西河顺流而下,中间搭乘马车,这近一个月的旅程并不孤独,巴比伦的惨状陆陆续续的通过各式各样的渠道传到韦伯的耳朵里,虽然不敢保证每个消息都是真实并正确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

危险永远和机遇并行,而现在西里西亚需要盟友,需要一个可以陪伴在皇帝身边的人。

这点显然不止韦伯一个人想到,就在马上要到达西里西亚的时候,他收到了王妃言辞恳切的信,信纸和蜡封装点的非常精美,完全符合王妃殿下一贯的品味,但信里所透露的内容却让人非常担忧。

这是一封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真心话的信件,王妃从头到尾叙述了西里西亚现在的艰难(当然韦伯相信这中间绝对掺杂着大量的水分)和未来“可以预见的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