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之坑

坑多债多浑身是洞,想看填坑请先大声朗读ID
野生的作品粉
不混圈,请勿CP掐架
微博请戳下方

吃很多CP,杂食,混乱邪恶
不爱炖肉,关注谨慎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2

章十二


从比比西河顺流而下,中间搭乘马车,这近一个月的旅程并不孤独,巴比伦的惨状陆陆续续的通过各式各样的渠道传到韦伯的耳朵里,虽然不敢保证每个消息都是真实并正确的,但有一点可以确定。

危险永远和机遇并行,而现在西里西亚需要盟友,需要一个可以陪伴在皇帝身边的人。

这点显然不止韦伯一个人想到,就在马上要到达西里西亚的时候,他收到了王妃言辞恳切的信,信纸和蜡封装点的非常精美,完全符合王妃殿下一贯的品味,但信里所透露的内容却让人非常担忧。

这是一封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真心话的信件,王妃从头到尾叙述了西里西亚现在的艰难(当然韦伯相信这中间绝对掺杂着大量的水分)和未来“可以预见的艰...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10

章十


巴比伦无愧于它“空中之城”的名号,韦伯竭尽全力不让自己露出对这个城市的惊叹和羡慕。它与父亲告诉他的一样、与自己梦中,不,甚至要比自己梦中更为恢弘、耀眼。金碧辉煌的宫殿在城门口就清晰可见,韦伯从马车里探出头一眼望去是空无一人的街道。这种强烈的对比让他心生疑惑,“首都没有人住吗?”他看着坐在对面的主教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一路上会这样空旷?人呢?”

“如您所见,这条路的确是没有行人的,您左手边开始一路上都是各个公国或者是其他国家的领馆,还包含法院等诸多行政设施,那里,”言峰绮礼侧过身子指着另一边比皇宫矮一些的红色屋顶,“那就是教会,一般人除了重要的事情之外是不太会轻易跑到这...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9

章九


火焰瞬间炸开,带着火热的石头和树枝在空中形成一条长长的火链朝着那些人身上撞去。所有人都跳了起来,尖叫着四散逃开,韦伯也跟着装作被吓到的样子跑到了离马匹最近的树后面。

树枝带着火星将周围地面烧的通红,火焰在风的作用下愈演愈烈,有人开始冲进火场灭火,但韦伯不会给他们继续下去的机会。他指挥着火链朝着堆放着物品的地方飞过去,试图将所有的东西烧掉,但那位披着斗篷的先生却在那时候有了新的动作。

他伸出了手,火焰瞬间被压制了下来,周围的空气仿佛一下子有了重量,把韦伯压的喘不过气来,他捂住喉咙却被那个人一把从树后面拽了出来,“看看,看看……这里竟然有个小魔法师。”那冰冷却充满恶意的...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8

章八


韦伯觉得他的思路完全停顿了,伊斯坎达尔的话伴随着母亲死前的景象一遍遍在他脑袋里重复,满地的鲜血和可怕的血腥气让他陷入了可怕的梦魇之中。

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更加无法想象这一切是真的。

他试图否认伊斯坎达尔所说的每一个字,但对方认真的表情却已经让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碎了,他曾经学过的所有东西在现在显得完全没有用处,甚至连最基本的应答的能力都彻底丧失了。他不相信这一切、不相信伊斯坎达尔那所谓的坦白。如果要他相信这些,就等于否定了过去的一切,多久等于否定了自己这么多时间以来的信任。

伊斯坎达尔对于现在的韦伯来说已经不只是一个老师,更多的是如同心灵支柱一般的存在,他捂住嘴发出...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7

章七


魔法师重重的甩上门,他身上散发出的熊熊怒火让韦伯很是诧异,虽然他也知道接下来的行为不太好,但依旧放下手里的书偷偷的跟了上去。

但马上他就后悔了。

楼下俨然成了一个战场。

无数水银化为的利刃如同骤雨一般朝着另一边的骑士飞去,按照这种密集度,如果对方逃避不及时的话极有可能被扎成一个马蜂窝,只是那个骑士也不是个普通人。他动作极为迅疾的一闪而过,在花丛中失去了踪影。

韦伯扒着后面的柱子屏息凝气远远看着那边,只听到非常轻微的叮叮叮叮的几下响动,再见到的只有掉在地上重新化为一滩液体的水银。魔法师退了半步打了一个响指,就在水银开始往他那边流动的时候,一杆红色的枪出现在了他的脖...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6

应该说,韦伯·维尔维特是个极为好运的人,日后所有的史学家都不约而同的这样认为。在大部分研究这段岁月的著作中,他们将他称为被女神亲吻的人,是极为难得的同时拥有才气、能力和幸运、在乱世中始终保持自我的人。

当然日后的情况,现在的韦伯·维尔维特并不知道,对于成为魔法师的弟子,他更觉得有一种背叛了伊斯坎达尔的错觉。这种念头实际上是非常愚蠢和无聊的,他自己也很清楚,可就是无法避免这样继续想下去。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无法接受有一个人突然冒出来说要教自己,哪怕对方是最著名的魔法师、哪怕他是时钟塔的水银,也是如此。

韦伯不觉得自己在魔法上会有什么天赋,那种力量与其说是神赐予的宝物,...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5

章五


就如同伊斯坎达尔预料的那样,苏菲果然在几天后派人来“请”他。女大公派来的人客气、礼貌的用疏远的口气邀请他重新回到大公府,陪伴陛下几天。

这个“几”字说的相当微妙,到底是几天,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一切都没有说清楚,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要将自己扣留在这里。这种将自己扣为人质的感觉让韦伯极为不爽。

但他无从选择,贸然违抗王妃的命令是非常不明智的,在这个城市她拥有绝对控制全局的能力,如果不想尸体在护城河边上被发现,最好还是听话一点。韦伯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复杂的心态,祈祷能够与那位6岁的陛下相处和谐。

苏菲对他还算亲切,虽然这种尊重并不多,但韦伯已经知...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4

章四


算起来这是韦伯第二次出远门,上一次他离开培拉的时候还相当年幼,漫长的旅程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是个极大的负担,大公夫人温柔地抱着他,让他躺在自己的膝盖上,母亲的手抚摸过他的脸庞,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候是多么的幸福。

一阵冷风掠过,韦伯回过神才发现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马车中,开启的窗子不断灌进冷风,让他情不自禁地拉紧了披风。伊斯坎达尔并没有和他一起乘坐马车,那位先生显然更加偏爱于骑马,享受那种风驰电掣一般的速度。

韦伯不擅长骑马,事实上他不擅长任何体育运动,这点伊斯坎达尔早就知道,但大公心理上的厌恶完全无法阻挡那位先生要让他学一些运动的决心,在最近的教学当中,他就数度尝试着教会...

[帝韦伯][枪教授]帝国伟业3

章三


帝国历429年3月12日,乌鲁克发生了一件足以震动整个大陆的事件,成为了在日后史学家笔下拉开大陆动荡史的序幕。

乌鲁克王吉尔伽美什遇刺身亡,他的挚友,同时也是帝国宰相的恩奇都留下遗书承认自己是幕后主使,自尽身亡。三皇子,年仅六岁的科多曼继承了帝位,被后世称为大流士三世,朝政被皇妃苏菲及国舅拜苏所掌握。

这则消息一瞬间席卷全大陆,韦伯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在这半年的历练中,他要比以前成熟了很多,虽然在很多事情上想法还带几分天真,但伊斯坎达尔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个学生相当擅长举一反三,可能他并不是最适合统治的人,但却是一个极好的治国人才。这份心思活动了一下却马上被他抛诸脑后...

———— 1 2 3 4 5 ————
©无尽之坑 | Powered by LOFTER